三级片金瓶梅无删减全文阅读

“金贼这是要撤了吗?”

“应该是要撤了......都在拆营垒了,不撤他们金晚上睡哪儿?”

“快看,已经有大队的金贼开出他们的大营了!”

“哦,这是拐子马队护着大车队,应该是在转运粮草辎重吧?”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金贼真要走了!”

“那咱们打胜了?”

“应该是胜了!”

“谢天谢地!”

“这都没打过瘾呢,怎么就走了呢?”

“一定是金贼瞧见咱们的开封府城有金汤之固,知道不能得手,所以知难而退了!”

“枢密相公所言极是,开封之固,全赖枢密相公指挥有方,调度有法!”

“开封之捷,全仗枢密相公运筹帷幄,用兵如神!”

“枢密相公真乃当今之姜子牙、张子房也!”

靖康元年九月十五日的开封府城北,景阳门城楼之上,一次原本该是走个过场的重臣城头督战,现在已经变成了李纲吹捧大会了。

而这些登上开封府城头的大臣们之所以会放下重臣体面,当着李纲的面拍起马屁,则是因为登上开封府城北景阳门城楼高处的这些大臣,通过手里的千里镜,看见二十里开外那座占地广阔的大营中的金兵,正在拔营启程。

很显然,这金兵就是要走了!

虽然开封保卫战根本没打过瘾,金贼连开封府城外的护城河都没填平。

而且除了开封府城北和城东、城西的一小块区域之外,开封府城外的其它区域都看不到金贼影子。

甚至开封府城的大部分城门、水门,每天都还能照常开启。客商和各种物资都能和往常一样进出开封府城......大部分的开封市民,大概都没有感觉到战争的来临。

但是金贼现在真的在从开封府城外撤兵啊!

二三十万金贼气势汹汹而来,在固若金汤的开封府城外呆了半个月,连开封府的毫毛都没伤着,就夹着尾巴跑路了。

而金贼一跑路,开封府保卫战的胜负就分出来了,胜利者毫无疑问是大宋!

而在赵楷率兵出击后主持开封府防务的李纲,当然就是此战最大的功臣了。

虽然保卫开封府的战斗一点都不激烈,金贼明显没有尽全力,只是在反复试探开封府城的防御,寻找可以突破的弱点。

而宋军这边,也死死的攥着王炸没甩出去。

在十几天的时间中,双方交战的规模,始终控制在3000人以下——也就是说,双方的几十万大军都在当拉拉队,只有极少数战士真正上阵参加了战斗。

而这些战斗的结果,毫无例外都是宋军获胜!这个“获胜率”可是百分之一百啊!

这说明开封城防无懈可击,金贼的二三十万大军最后找不到下手的机会,这才不得已而退兵。

此乃不战(大战)而退人之兵啊!

李纲立了“不战而退人之兵”的大功,等官家回了开封府,怎么都该提拔

文学

他当大相公了吧?

所以这马屁得赶紧拍起来啊!

在众人的一片吹捧声中,李纲自己也有点飘飘欲仙了。当不当大相公他是不在乎的,但是青史留名的事儿他还是很想要的。想到这里,李纲就给今儿第一次登上景阳门城楼督战的几个秘书省和国史院(国史院归秘书省管辖)的官员递了个眼色——你们一定要好好写历史啊!

可就在他给这几个写历史的官打眼色的时候,却扫到了两张表情相当沉重的面孔——这两张面孔的主人,分别是亲征行营行军参议官陈规和亲征行营诸军都统制韩世忠!

这两位可不是小角色!

开封府的城防可以修到现在这种程度,都是陈规的功劳——这家伙虽然不是进士出身,只是明法科出身,属于文官界的“三等官”,但是他却是个自学成才的筑城专家,而且还精通机关术和火器制造!

所以他在亲征行营中负责的事情就越来越多,不仅管筑城,而且还负责打造梢砲、毒烟火球和猛火油罐。官职当然也升得飞快,刚来的时候不过是个京官级别的县令。现在已经升到了朝臣,还加了直龙图阁的阁职。

韩世忠当然就更重要了,他可是赵楷钦定的中兴四名将之中唯二的“实体名将”之一。

那个高太尉已经进入“延迟死亡”状态,而赵不破则是赵楷

文学

的“马甲”,都不是“实体人物”。而韩世忠和何灌才是真实存在的名将!

而赵楷给韩世忠这位“实体名将”的待遇也是极高的,现在已经官拜武胜军节度使,行营诸军都统制——行营诸军都统制的差遣和行营使、行营行军参议官一样,员额都不止一人,而是根据需要设定。而韩世忠的都统制,则是专门节制开封府城内以及附近诸军的!

“元则,良臣,”李纲是知道陈规、韩世忠两人的本事,于是就开口询问道,“二位觉得金贼是真的退了,还是在诈退?”

真退和诈退?

陈规和韩世忠听见这话,就忍不住微微苦笑。

这位主持开封府城防的枢密相公、亲征行营使的军事水平真的有点堪忧啊!

“枢密相公,”陈规道,“下官以为金贼只是在移营,他们如果要退兵,就不会拆掉营地周围的那些木栅栏了,一把火烧了不省事儿?”

对啊!

开封府周围缺木头,别处又不缺,干嘛把木栅栏拔了带走?这玩意多沉呢?

韩世忠道:“正在开拔的金贼在向东行......末将如果没有猜错,他们要移营到五丈河边!”

“什么?移营到五丈河边?”李纲一愣,眉头顿时就皱起来了,“他们想干什么?”

韩世忠皱着眉头道:“他们想用二三十万人的大营切断五丈河,然后再逼向汴河......从而迫使我们在汴河和五丈河之间与之野战。”

李纲听了韩世忠的分析,顿时就紧张起来了。

汴河可是开封府的生命线啊!

汴河是直通东南的水上交通主干道,每年要输送几百万石财货入开封府!

如果汴河水运被金贼切断,那开封府之战就不用打了......开封府的脖子都让人卡死了,那还怎么打?

李纲又看了看陈规,陈规也点了点头,道:“开封府有金汤之固,根本不怕金贼强攻......但是开封府城中人口过多,军民相加接近百万,每日的消耗极为惊人,如果没有东南六路漕运补给,不出三个月,开封府的供应就会出问题了,所以五丈河才是开封之战得失之关键!

这个关键咱们能看到,金贼又怎会不知?所以开封之战还没打赢,甚至还未真正开始打呢!”

李纲皱起眉头,心里有点小郁闷,原本以为能青史留名了......现在一看,原来这个青史由谁来写还没定呢!

“有把握吗?”李纲有点不确定的看着陈规和韩世忠。

“有!”陈规显得胸有成竹,“如果在一马平川的原野上开战,咱们的确没有把握,但是多了一条五丈之河,咱们就有把握了!”

韩世忠也点点头,笑着道:“五丈河虽然不宽,但却足以行舟,金贼再勇猛,还能用他们的铁浮屠冲咱们的战船吗?”

李纲想了想,又问:“金贼有砲啊!”

陈规闻言大笑了起来:“正因为金贼有砲,咱们才有机会打赢这一战啊!”

韩世忠也笑道:“枢密相公放心,金贼的砲打不过咱们的砲......他们可差远了!”

差远了?

李纲有点怀疑的看着陈规。

陈规笑着一指景阳门附近的一座马面墩台,“枢密相公,那座马面墩台上就有六架梢砲,您可以移步前往一观,便知此战的把握了!”

......

金兵大营,一处还没有拆除的望台之上,完颜吴乞买正抱着胳膊,远远的看着由大批拐子马兵护送的车队驶离大营,向着东南方向隆隆而去。

这些车队所运输的并不是粮草,而是拆卸之后的梢砲!

为了攻打开封府,金兵从几个月前就开始在大名府打造梢砲了。当金兵大军抵达开封府城外后,又用粘罕派人送来的木料造了二三百架梢砲。现在金军拥有的梢砲数量已经多达五六百架!

这些梢砲,就是完颜吴乞买的把握!

五六百架梢砲如果在五丈河边上摆开,那可就是弹如雨下了!宋人的战船又不是铁打的,怎么可能顶得住?况且梢砲不仅可以发射泥弹、石弹,还可以发射火球弹......烧都能把宋人的战船都烧了!

只要打退了宋人的战船,区区五六丈宽的五丈河水面,怎么可能挡得住大金天兵的步伐?

而大金的二三十万大军只要过了五丈河,那么汴河可就在大金天兵的刀口底下了......都不需要过河,用梢砲和弓箭,就能把汴河给断了。

没有了汴河水运补给,喏大的开封府还能维持几日?

一想到开封府即将落入自己手中,完颜吴乞买的心情就大好,正要痛快的大呼上几声,就听见背后一阵楼梯响动,然后就是儿子蒲鲁虎的声音:“爹爹,哨马来报,南人的水路大军,正沿着五丈河开出开封府城!”

喜欢大宋有种请大家收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太阳资讯网--新鲜、资讯第一门户 » 三级片金瓶梅无删减全文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