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啊叫的浪一些:宝贝乖女水真多小芳

《一》


9月,早晨的阳光,以冷丝丝的心情照耀着往日奔走的人们,淡黄色的薄雾轻拂着薄雾温暖着大地。


“终于找到了!!呵!”找那所学校有多难,我跑了好几个小时。她满心诚意地提着包,不停地向学校的新生们闹着玩。


好不容易走到目的地,那里已经排了长队了。看到这一情景的古稀的内心深处掉下了喜悦之情。一脸的活生生的神情,周围充满了深深的怨言,听得人伤心,听得人流泪


噗-


“不要只看着我的背影,太害怕了”,站在九旬面前的女学生突然转过头来用生硬的声音说。


女学生听到这话,歪着头。用尴尬的眼神看着古稀后,感到有些抱歉。“真的很抱歉。


古稀说道:“没关系,没关系。”


“好吧,你,我为什么这样?,并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做?”被一旁冷落的女生不断向两人证明自己的存在感。


可惜两人没有良心,有选择地忽略了。


太阳越高,阳光越强烈。洒在两个调皮的人身上,古稀的眼睛里好像有两束光,吸引了她的所有注意力……


真羡慕啊。古稀低头看着她们的背影。脸上带着微笑,轻声说。


等他回过神来,就不知不觉地在办完新生登记手续后,被一个默默无闻的热心姐姐领着去找那个没名气的宿舍。


她回过头,向四周扫视了一下,却没有看到这两个女孩的身影。心里有点儿乱,也没有办法。…

“只能这样了,萍水相逢的缘分,短暂的相识短暂的离别,没办法!”顾欣这样安慰着自己。

人最喜欢欺骗的人是自己,最容易原谅的也是自己;所以,善意的谎言是有存在的必要性的,在安慰他人时起码给了他一个原谅自己的理由不是吗?

太阳的光越来越亮,刺眼的光芒让顾欣有些想哭,回忆里不断地想起曾经孤单的自己,只有一个人,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将所有的情绪收敛起来,把所有的思绪放在面前人潮涌动的新生宿舍上——

六人间的宿舍里,家长们正积极地帮自家孩子整理着行李箱里的东西,嘴里不断地叮嘱着。几个女生被挤到一边各自拿着手机刷着自己喜欢的内容,左耳进右耳出,完全没有将他们的话听进去。

突然余光瞥见门口一个人孤孤单单地杵在那里的顾欣,眼里闪过一丝怜悯以及背后隐藏起来的优越感。那一刻开始,在这个宿舍其他五名女生的心目中,顾欣和她们不在同一个位置上,她比她们更低一等!

顾欣可没想到这些,眼神带着微微羡慕看着她们,顿了顿之后,走了进去;根据手上的入学资料找到了自己的床位,是右手边中间那个床位。

床上早已经被一箱箱行李占领了……

那个打扮得花枝招展贵妇模样的中年女人从厕所出来,看见床边的顾欣;眼神四处瞟了一眼没发现她的父母跟来,气势顿时起来,趾高气扬地喊着:“那个,同学,这个位置我女儿要了——她从小娇生惯养,可受不了厕所的味道!”

一时间,整个宿舍都安静下来,家长们一个个停下手上的动作,看了过来;眼神里流转着的满是揶揄,一副看好戏,无动于衷的样子……没有一个站出来为顾欣说一句公道话,心里其实是十分认同贵妇的话,要是自己的女儿被安排到靠近厕所的床位,自己也会和她一样!

没看到床位安排在另一排靠厕所的人家正一脸懊恼,责怪自己竟然没有想到这个办法,硬生生错失了时机。

顾欣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不公的事了,即使她内心里翻滚着熊熊烈火,也只能强行将这些情绪按压下去;诺诺地选择妥协。因为她知道再多的反抗在没有强大的支撑之下只会引来更大的折磨,弱小如她,犹如一颗随波逐流的水草,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这场战争还没打响,便以顾欣的退缩而终结。在众人嘲讽的目光下,她默默地拉着自己的行李挪到唯一一个空着的床位上。

《二》

晚自习的时候,顾欣又一次看到之前排队时遇到的两个女生;原来她们和我同一个班呀,真好!

碰巧她们也看到了顾欣,活泼开朗的女孩一把拉过自己的朋友兴冲冲地朝顾欣走来,“哎呀~真有缘,我们竟然同一个班呢……”

   同行的女生白了她一眼,眼里闪着认真的光芒,伸出右手,“你好,我叫陈琳,她叫陈诗颖,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

顾欣内心有些惊讶得不知所措,这是第一次有人和她说很高兴认识她,她忍耐住激动,缓缓伸出颤抖的双手握住陈琳温暖的手心;“我叫顾欣,很高兴能认识你们…”

她其实真的很羡慕她们之间的友情,心里感叹了无数遍如果能成为她们的朋友,将会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呀!

看着举目望去皆是陌生的同学,顾欣努力说服自己这是一个新的开始新的起点,要学会踏出自己的自我保护圈,她的世界才会迎来阳光的温暖和明亮……特别是当她发自内心地问自己想不想成为她们的朋友时,心底深处回应她的是——很想很想!

于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顾欣为了能融入她们,尽全力地去了解一些她们之间会聊起的话题,争取每一个机会在她们面前刷着存在感,在她们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时,第一时间帮忙想办法……就这样,经过她一系列的努力,她感觉她们之间距离缩短了。

很快,期中考试到了。

顾欣这次发挥得很好,成绩是她能通过自己努力争取到的东西,也是唯一能改变她命运的武器,她不会轻易放弃!

当班主任用仿佛发现一颗巨大的宝石一般的眼神看着顾欣,口吻激动地宣布顾欣是这次期中考试成绩全年级第一的好消息时;全场几乎震动。一双双含着诧异、羡慕、嫉妒的目光注视着她,寒芒刺背的感觉瞬间让她极度不适,脊背发凉。

神色恍惚间,已经到了课间时间;直到陈琳和陈诗颖走到她座位旁,陈诗颖假装埋怨道:“顾欣,真有你的呀;没想到,平时一声不响地,关键时候一鸣惊人呀···以后我们的作业有救了~”说着边拉着陈琳的胳臂摇啊摇,眨着眼调皮地看向她。

陈琳无奈摇头,随后转向顾欣,正色道:“顾欣,正如诗颖所说的,以后我们在学习上遇到问题,真的要麻烦你帮忙了···实际上我们的中考成绩并没有达到这所学校的招生标准,但因为我们家就在学校附近,有降分录取的名额······”

“嗯嗯···所以我们两个想过了,按照我们的水平,果然走普通生直接靠成绩参加高考的话,我们有可能考不上大学;所以我们两个打算高二的时候,我转音乐生,陈琳转艺术生······”陈琳话还没说就被陈诗颖抢过话头。

陈诗颖轻松毫不在意地说出口的消息却给了顾欣当头一棒的震惊和不可置信,对她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坏得不能再坏的消息了,说明她们之后要分开,不能再在同一班了。

其实这一刻她真的很想很想不顾一切地站起来说她也要跟她们一起转,但是···现实不容许她任性。想到自己的爸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重组家庭,把她扔给奶奶,每月只给几百块的抚养费;想到奶奶无力抚养她,厚着脸皮带她一起住进了堂叔家······她没资格任性!

忍着马上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以及内心不断翻滚的苦楚与令人心痛不已的绝望感,装作面色平静无波的样子;“好呀······以后你们学习上遇到什么难题尽管来问我好啦,能帮到你们我也很高兴。”

《三》

顾欣浑浑噩噩回到宿舍,宿舍里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了;当然这份紧张只是单单针对她而已。她装作没看见一般,直径地走回自己的床位;因为她已经习惯了这个宿舍对她的排挤,习惯了默不作声的沉默以对,习惯了······

这份沉默要是在以前,她们还会洋洋得意地认为那是被她们排挤之后的懦弱表现;自从得知她的成绩之后,这份沉默在她们眼里就变成了无声的嘲讽和藐视!想到这样的结果,她们内心第一想法是不接受的;毕竟在她们看来,一个比她们还低一等的人竟然爬到她们头上来作威作福,任谁也高兴不起来。

“呦~~你们看,我们宿舍的大才女终于舍得回来了······”

见顾欣没反应,这下可把她的火气点着了;“不就是考了年级第一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到头来还不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孤儿!别以为你到城里来上学就没人知道了——”

顾欣:······

即使再怎么不高兴,她们也不能将顾欣怎样;只好憋住气,拿起自己的手机胡乱写一通顾欣的坏话发到她们建的群里。

期中考试之后,很快就要入冬了。

微凉的天气让还一直穿着夏装的顾欣冻得直哆嗦;背包里只有两件冬天穿的羽绒服,适合秋季的衣服却一件都没有。寄居在堂叔家的这十几年来,她没有拥有过一件属于自己的衣服,全部都是捡堂姐剩下的衣服来穿;每月几百块的抚养费被奶奶收起来给自己当学费。以前在家附近上学不用住宿,还可以和奶奶睡同一床被子,但是现在······想到马上要到来的冬天,顾欣心里一阵焦虑,不知道没有棉被的自己该怎么熬过寒冬?

不知什么时候,关于顾欣家境困难,连棉被都买不起的消息传遍整个班级。这一天陈诗颖气势汹汹地跑到顾欣面前,“顾欣,你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不把我们当朋友呀,你没有棉被怎么不跟我们说?没有棉被,你打算怎么过这个冬天??”

顾欣被她这一喊直接愣住了,大脑仅仅抓住了“朋友”两个字;瞬间一股暖流流遍全身,心里的欢喜犹如火山爆发了一般;直呆呆地看着陈诗颖,大脑高速运转之后像一只停止转动的风车。

得不到回答的陈诗颖更生气了,“你说话呀,你是不是傻了?我不管,今天晚上上完晚自习之后你必须跟我回我家住,反正我一个人住三楼也无聊得很。”说着没等顾欣答复,自顾自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反应过来后,顾欣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好,无奈地摇头,嘴角的笑意却始终压不下来。

下晚自习之后,陈诗颖便拉着陈琳来到顾欣的座位旁堵她,生怕她下一秒就要逃跑似的,左右夹击一人拉住一只手,三人一起借助不知从哪里借来的外宿学生卡大摇大摆地离开学校···

《四》

等到第二天一早,她们一起去学校的时候;一进教室大门就猝不及防接收到班级里大部分人异样的目光注视着顾欣。细问才知道原来是顾欣的宿舍那几个女生发现顾欣昨晚没有回宿舍,胡编乱造说她不知和谁到外面过夜了。

陈诗颖简直要气炸了,眼神冒火狠狠地瞪着那几个造谣的女生,如果不是被顾欣紧紧地拉住,她真恨不得上前打她们一顿。

为了不想让为自己出头的朋友失望,顾欣鼓起勇气朝班主任办公室走去;和班主任详细说了一下自己目前遇到的窘迫和昨晚不回宿舍的原因。

面对自己班里唯一的金疙瘩,班主任当然不想她因为没有棉被过冬从而影响到学习成绩;毫不犹豫地同意了顾欣的外宿请求,并且和顾欣一起回到教室帮她澄清了谣言。

接下来的日子是顾欣一生中印象最深也是最美好的时光!她可以名正言顺地跟着她们一起下晚自习一起回家了!!

有时候下晚自习出校门时,她们会趁着校门口的书店还开这时去租几本书回去看,洗完澡躺到床上边看边讨论着书中的人物剧情,聊聊最近发生的事和一些杂七杂八的幻想。早上早早起床,一起到学校边上的小街买一些班里住宿同学嘱咐买的早餐;一人一大袋地提着进去。

一段时间之后,陈诗颖的妈妈发现了顾欣,她并没有对此有意见,反而会早早起来给她们准备好早餐;让从来没有享受过母爱的顾欣感动得差点泪流满面。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过着;很快,高一的第一个学期就要过去了···她们要开始放寒假了!

就在顾欣沉浸在周围的美好中时,平静的湖面迎来了一场飓风,将她拥有的所有一切通通摧毁殆尽。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陈诗颖的妈妈不再给我们准备早餐了,脸色在看到顾欣时也没有了以往的和颜悦色。顾欣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尝试问陈诗颖,她的回答是可能是因为更年期提前了;就这样,不懂人情世故的顾欣将这一切疑问统统压下,不再理会。

直到有一天,她妈妈早早起来堵在楼梯口,在看到顾欣时,表情严肃地对她说:“你已经在我家住得太久了,我不想每天一大早给你们准备早餐,希望你听懂我的话,不要再来我家了!”

顾欣当时是懵的,她没想到自己给陈诗颖家带来那么大的麻烦,她跟陈诗颖说了声抱歉,并表示自己以后要回宿舍住。

陈诗颖拉住顾欣的手哀求道:“还有一天就考完期末考试放假了,你就跟我回去再多住一个晚上好不好?”

顾欣受不了她哀求的眼神,心一软,选择了妥协。

没想到当她妈妈再次看到顾欣后,彻底爆发了,指着顾欣大骂她没脸没皮,死皮赖脸地赖在她家·······

当时顾欣感觉自己的心在那一瞬间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心痛得说不出话来;任由陈诗颖和她妈妈吵起来,然后拉着她火速逃离现场。

跑到学校门口,她们没有心情再买早餐,而是径自走向另一旁的操场边上坐了下来···

沉默了好久好久,顾欣一直仰着头防止眼眶里的泪水滑落下来被陈诗颖发现,直到陈诗颖收敛起平时洋溢的笑容,认真且严肃,语气沉重地对着天空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一刻顾欣清楚地明白了,她们之间的友谊在这一声对不起中走向了终点——


《一》


9月,早晨的阳光,以冷丝丝的心情照耀着往日奔走的人们,淡黄色的薄雾轻拂着薄雾温暖着大地。


“终于找到了!!呵!”找那所学校有多难,我跑了好几个小时。她满心诚意地提着包,不停地向学校的新生们闹着玩。


好不容易走到目的地,那里已经排了长队了。看到这一情景的古稀的内心深处掉下了喜悦之情。一脸的活生生的神情,周围充满了深深的怨言,听得人伤心,听得人流泪


噗-


“不要只看着我的背影,太害怕了”,站在九旬面前的女学生突然转过头来用生硬的声音说。


女学生听到这话,歪着头。用尴尬的眼神看着古稀后,感到有些抱歉。“真的很抱歉。


古稀说道:“没关系,没关系。”


“好吧,你,我为什么这样?,并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做?”被一旁冷落的女生不断向两人证明自己的存在感。


可惜两人没有良心,有选择地忽略了。


太阳越高,阳光越强烈。洒在两个调皮的人身上,古稀的眼睛里好像有两束光,吸引了她的所有注意力……


真羡慕啊。古稀低头看着她们的背影。脸上带着微笑,轻声说。


等他回过神来,就不知不觉地在办完新生登记手续后,被一个默默无闻的热心姐姐领着去找那个没名气的宿舍。


她回过头,向四周扫视了一下,却没有看到这两个女孩的身影。心里有点儿乱,也没有办法。…

“只能这样了,萍水相逢的缘分,短暂的相识短暂的离别,没办法!”顾欣这样安慰着自己。

人最喜欢欺骗的人是自己,最容易原谅的也是自己;所以,善意的谎言是有存在的必要性的,在安慰他人时起码给了他一个原谅自己的理由不是吗?

太阳的光越来越亮,刺眼的光芒让顾欣有些想哭,回忆里不断地想起曾经孤单的自己,只有一个人,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将所有的情绪收敛起来,把所有的思绪放在面前人潮涌动的新生宿舍上——

六人间的宿舍里,家长们正积极地帮自家孩子整理着行李箱里的东西,嘴里不断地叮嘱着。几个女生被挤到一边各自拿着手机刷着自己喜欢的内容,左耳进右耳出,完全没有将他们的话听进去。

突然余光瞥见门口一个人孤孤单单地杵在那里的顾欣,眼里闪过一丝怜悯以及背后隐藏起来的优越感。那一刻开始,在这个宿舍其他五名女生的心目中,顾欣和她们不在同一个位置上,她比她们更低一等!

顾欣可没想到这些,眼神带着微微羡慕看着她们,顿了顿之后,走了进去;根据手上的入学资料找到了自己的床位,是右手边中间那个床位。

床上早已经被一箱箱行李占领了……

那个打扮得花枝招展贵妇模样的中年女人从厕所出来,看见床边的顾欣;眼神四处瞟了一眼没发现她的父母跟来,气势顿时起来,趾高气扬地喊着:“那个,同学,这个位置我女儿要了——她从小娇生惯养,可受不了厕所的味道!”

一时间,整个宿舍都安静下来,家长们一个个停下手上的动作,看了过来;眼神里流转着的满是揶揄,一副看好戏,无动于衷的样子……没有一个站出来为顾欣说一句公道话,心里其实是十分认同贵妇的话,要是自己的女儿被安排到靠近厕所的床位,自己也会和她一样!

没看到床位安排在另一排靠厕所的人家正一脸懊恼,责怪自己竟然没有想到这个办法,硬生生错失了时机。

顾欣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不公的事了,即使她内心里翻滚着熊熊烈火,也只能强行将这些情绪按压下去;诺诺地选择妥协。因为她知道再多的反抗在没有强大的支撑之下只会引来更大的折磨,弱小如她,犹如一颗随波逐流的水草,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这场战争还没打响,便以顾欣的退缩而终结。在众人嘲讽的目光下,她默默地拉着自己的行李挪到唯一一个空着的床位上。

《二》

晚自习的时候,顾欣又一次看到之前排队时遇到的两个女生;原来她们和我同一个班呀,真好!

碰巧她们也看到了顾欣,活泼开朗的女孩一把拉过自己的朋友兴冲冲地朝顾欣走来,“哎呀~真有缘,我们竟然同一个班呢……”

同行的女生白了她一眼,眼里闪着认真的光芒,伸出右手,“你好,我叫陈琳,她叫陈诗颖,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

顾欣内心有些惊讶得不知所措,这是第一次有人和她说很高兴认识她,她忍耐住激动,缓缓伸出颤抖的双手握住陈琳温暖的手心;“我叫顾欣,很高兴能认识你们…”

她其实真的很羡慕她们之间的友情,心里感叹了无数遍如果能成为她们的朋友,将会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呀!

看着举目望去皆是陌生的同学,顾欣努力说服自己这是一个新的开始新的起点,要学会踏出自己的自我保护圈,她的世界才会迎来阳光的温暖和明亮……特别是当她发自内心地问自己想不想成为她们的朋友时,心底深处回应她的是——很想很想!

于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顾欣为了能融入她们,尽全力地去了解一些她们之间会聊起的话题,争取每一个机会在她们面前刷着存在感,在她们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时,第一时间帮忙想办法……就这样,经过她一系列的努力,她感觉她们之间距离缩短了。

很快,期中考试到了。

顾欣这次发挥得很好,成绩是她能通过自己努力争取到的东西,也是唯一能改变她命运的武器,她不会轻易放弃!

当班主任用仿佛发现一颗巨大的宝石一般的眼神看着顾欣,口吻激动地宣布顾欣是这次期中考试成绩全年级第一的好消息时;全场几乎震动。一双双含着诧异、羡慕、嫉妒的目光注视着她,寒芒刺背的感觉瞬间让她极度不适,脊背发凉。

神色恍惚间,已经到了课间时间;直到陈琳和陈诗颖走到她座位旁,陈诗颖假装埋怨道:“顾欣,真有你的呀;没想到,平时一声不响地,关键时候一鸣惊人呀···以后我们的作业有救了~”说着边拉着陈琳的胳臂摇啊摇,眨着眼调皮地看向她。

陈琳无奈摇头,随后转向顾欣,正色道:“顾欣,正如诗颖所说的,以后我们在学习上遇到问题,真的要麻烦你帮忙了···实际上我们的中考成绩并没有达到这所学校的招生标准,但因为我们家

小说文学

就在学校附近,有降分录取的名额······”

“嗯嗯···所以我们两个想过了,按照我们的水平,果然走普通生直接靠成绩参加高考的话,我们有可能考不上大学;所以我们两个打算高二的时候,我转音乐生,陈琳转艺术生······”陈琳话还没说就被陈诗颖抢过话头。

陈诗颖轻松毫不在意地说出口的消息却给了顾欣当头一棒的震惊和不可置信,对她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坏得不能再坏的消息了,说明她们之后要分开,不能再在同一班了。

其实这一刻她真的很想很想不顾一切地站起来说她也要跟她们一起转,但是···现实不容许她任性。想到自己的爸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重组家庭,把她扔给奶奶,每月只给几百块的抚养费;想到奶奶无力抚养她,厚着脸皮带她一起住进了堂叔家······她没资格任性!

忍着马上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以及内心不断翻滚的苦楚与令人心痛不已的绝望感,装作面色平静无波的样子;“好呀······以后你们学习上遇到什么难题尽管来问我好啦,能帮到你们我也很高兴。”

《三》

顾欣浑浑噩噩回到宿舍,宿舍里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了;当然这份紧张只是单单针对她而已。她装作没看见一般,直径地走回自己的床位;因为她已经习惯了这个宿舍对她的排挤,习惯了默不作声的沉默以对,习惯了······

这份沉默要是在以前,她们还会洋洋得意地认为那是被她们排挤之后的懦弱表现;自从得知她的成绩之后,这份沉默在她们眼里就变成了无声的嘲讽和藐视!想到这样的结果,她们内心第一想法是不接受的;毕竟在她们看来,一个比她们还低一等的人竟然爬到她们头上来作威作福,任谁也高兴不起来。

“呦~~你们看,我们宿舍的大才女终于舍得回来了······”

见顾欣没反应,这下可把她的火气点着了;“不就是考了年级第一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到头来还不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孤儿!别以为你到城里来上学就没人知道了——”

顾欣:······

即使再怎么不高兴,她们也不能将顾欣怎样;只好憋住气,拿起自己的手机胡乱写一通顾欣的坏话发到她们建的群里。

期中考试之后,很快就要入冬了。

微凉的天气让还一直穿着夏装的顾欣冻得直哆嗦;背包里只有两件冬天穿的羽绒服,适合秋季的衣服却一件都没有。寄居在堂叔家的这十几年来,她没有拥有过一件属于自己的衣服,全部都是捡堂姐剩下的衣服来穿;每月几百块的抚养费被奶奶收起来给自己当学费。以前在家附近上学不用住宿,还可以和奶奶睡同一床被子,但是现在······想到马上要到来的冬天,顾欣心里一阵焦虑,不知道没有棉被的自己该怎么熬过寒冬?

不知什么时候,关于顾欣家境困难,连棉被都买不起的消息传遍整个班级。

小说文学

这一天陈诗颖气势汹汹地跑到顾欣面前,“顾欣,你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不把我们当朋友呀,你没有棉被怎么不跟我们说?没有棉被,你打算怎么过这个冬天??”

顾欣被她这一喊直接愣住了,大脑仅仅抓住了“朋友”两个字;瞬间一股暖流流遍全身,心里的欢喜犹如火山爆发了一般;直呆呆地看着陈诗颖,大脑高速运转之后像一只停止转动的风车。

得不到回答的陈诗颖更生气了,“你说话呀,你是不是傻了?我不管,今天晚上上完晚自习之后你必须跟我回我家住,反正我一个人住三楼也无聊得很。”说着没等顾欣答复,自顾自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反应过来后,顾欣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好,无奈地摇头,嘴角的笑意却始终压不下来。

下晚自习之后,陈诗颖便拉着陈琳来到顾欣的座位旁堵她,生怕她下一秒就要逃跑似的,左右夹击一人拉住一只手,三人一起借助不知从哪里借来的外宿学生卡大摇大摆地离开学校···

《四》

等到第二天一早,她们一起去学校的时候;一进教室大门就猝不及防接收到班级里大部分人异样的目光注视着顾欣。细问才知道原来是顾欣的宿舍那几个女生发现顾欣昨晚没有回宿舍,胡编乱造说她不知和谁到外面过夜了。

陈诗颖简直要气炸了,眼神冒火狠狠地瞪着那几个造谣的女生,如果不是被顾欣紧紧地拉住,她真恨不得上前打她们一顿。

为了不想让为自己出头的朋友失望,顾欣鼓起勇气朝班主任办公室走去;和班主任详细说了一下自己目前遇到的窘迫和昨晚不回宿舍的原因。

面对自己班里唯一的金疙瘩,班主任当然不想她因为没有棉被过冬从而影响到学习成绩;毫不犹豫地同意了顾欣的外宿请求,并且和顾欣一起回到教室帮她澄清了谣言。

接下来的日子是顾欣一生中印象最深也是最美好的时光!她可以名正言顺地跟着她们一起下晚自习一起回家了!!

有时候下晚自习出校门时,她们会趁着校门口的书店还开这时去租几本书回去看,洗完澡躺到床上边看边讨论着书中的人物剧情,聊聊最近发生的事和一些杂七杂八的幻想。早上早早起床,一起到学校边上的小街买一些班里住宿同学嘱咐买的早餐;一人一大袋地提着进去。

一段时间之后,陈诗颖的妈妈发现了顾欣,她并没有对此有意见,反而会早早起来给她们准备好早餐;让从来没有享受过母爱的顾欣感动得差点泪流满面。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过着;很快,高一的第一个学期就要过去了···她们要开始放寒假了!

就在顾欣沉浸在周围的美好中时,平静的湖面迎来了一场飓风,将她拥有的所有一切通通摧毁殆尽。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陈诗颖的妈妈不再给我们准备早餐了,脸色在看到顾欣时也没有了以往的和颜悦色。顾欣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尝试问陈诗颖,她的回答是可能是因为更年期提前了;就这样,不懂人情世故的顾欣将这一切疑问统统压下,不再理会。

直到有一天,她妈妈早早起来堵在楼梯口,在看到顾欣时,表情严肃地对她说:“你已经在我家住得太久了,我不想每天一大早给你们准备早餐,希望你听懂我的话,不要再来我家了!”

顾欣当时是懵的,她没想到自己给陈诗颖家带来那么大的麻烦,她跟陈诗颖说了声抱歉,并表示自己以后要回宿舍住。

陈诗颖拉住顾欣的手哀求道:“还有一天就考完期末考试放假了,你就跟我回去再多住一个晚上好不好?”

顾欣受不了她哀求的眼神,心一软,选择了妥协。

没想到当她妈妈再次看到顾欣后,彻底爆发了,指着顾欣大骂她没脸没皮,死皮赖脸地赖在她家·······

当时顾欣感觉自己的心在那一瞬间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心痛得说不出话来;任由陈诗颖和她妈妈吵起来,然后拉着她火速逃离现场。

跑到学校门口,她们没有心情再买早餐,而是径自走向另一旁的操场边上坐了下来···

沉默了好久好久,顾欣一直仰着头防止眼眶里的泪水滑落下来被陈诗颖发现,直到陈诗颖收敛起平时洋溢的笑容,认真且严肃,语气沉重地对着天空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一刻顾欣清楚地明白了,她们之间的友谊在这一声对不起中走向了终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太阳资讯网--新鲜、资讯第一门户 » 叫啊叫的浪一些:宝贝乖女水真多小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