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好大好涨水好多别停:看到下面湿的污文段

当黄鹂成形时,天已千百年。


首先,黄莺为了塑造身体,找到了全身雪白的猫。


黄莺本来不是妖怪,所以它是一百年前才刚刚出生的婴儿。当他出生时,正好遇到一场千年风,一只白色的猫跑到婴儿跟前,


但是当他苏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不是肉体,而是寄居在枫叶上的英灵了。


风隐约说你是死人对那件事一点思念都没有,所以不想离开,所以选择了在不久前出现的枫树叶子上生活的路。别人都不喜欢寄宿。这树妖怎么那么高兴啊?莫非头疼不成?既然他们要,我横顺不要多事!于是我权衡利弊得失,说:"还是请你老人家好好照顾我。"并难为情地笑着说。


事实证明,冯老的确很喜欢人,他教给我修炼的方法,给我取了"叶莺"的名字。在爷爷的指导下,过了百年,一片红叶脱离枫树的怀抱,被风慢慢地吹落下来。落地的一刹那,17,8岁的小姑娘跑了个样子。


 

告别了枫叶的银杏,告别了叶黄莺,找到了白猫…


可是,世界这么大,找白猫也不容易,只要转一圈,黄鹂就会再回到这里。


"风爷爷?"


“哦,黄莺回来了吗?”怎么了?”


"对不起,丹枫爷爷,我想我一无所得。"


“是吗?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我找不到白猫。”


“好吧,除了找白猫你还学什么?”

      “嗯。。。也不是,怎么说呢?我看到了,知道了好多,都是我修炼时从未体验过的。”

      “这不就是了,你没有一无所获。孩子你记住,所有我们走过的路,吃过的苦,受过的难,都不是白白承受的,上帝是公平的,他给人灾难,是为了让我们更珍惜幸福。”

     “可是,我还是没有找到白猫啊!”

      “嗯,是吗?是你没有找到,还是从未用心发现它在哪里?”

      “嗯?什么?”

      “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又怎么会对此地有那么多的眷恋?哈哈,小姑娘,你还是从未审视过自己 啊!”

     “啊?枫爷爷什么意思啊?枫爷爷?”

    叶莺看着睡着了的枫殷,脑袋一团乱麻,什么意思嘛!

  离开枫殷,叶莺进入了树后面的那个小茅屋,此时的它,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已经很破旧了。但一走到此地,叶莺就感到一阵的亲切。这曾经是她的家呀。虽然对于小时,她没有任何的记忆,但是总有一个镜头,在她的脑海里回应。那是一个年轻的少妇,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少妇坐在一条长椅上,她抱着婴儿,嘴里 哼唱着歌谣来哄她入睡。。。。。。

    叶莺擦了一把眼泪,继续向里走。忽然,一个浅粉色的垫子引起了她的注意。“咦~怎么那么的眼熟啊?”叶莺自言自语道。她弯下了腰,拿起了那个垫子,熟悉的感觉传来,让她不仅打了一个寒颤,她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忽然冲出了房间,像大树跑去。。。。。。

     “枫爷爷,枫爷爷。”她一边大声呼喊着,一边锤打着枫树。

     “哎哎哎,你这丫头又怎么了?还让不让妖睡觉了。”枫树爷爷睁开惺忪的双眼,不耐烦的对着叶莺恐道,但当看到夜莺一脸的泪痕时不仅一怔,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你进那所小茅房屋了,想起了什么吗?”

    叶莺一听,反而是哭的更大声了:“既然枫爷爷已经知道了叶莺就是那白猫,又为何让我去找?”

    “哈哈,原来如此,你果真是知道了什么,想起来了些什么?那叶莺告诉爷爷,在你的眼中,白猫是个什么形象呢?”

    “白,白猫,我,我不知道”叶莺此刻已经有些发颤了,她所痛恨的白猫竟然就是她自己。那,那个死去的孩童呢?难不成竟是她自己杀了那孩童?“爷爷,是不是我才是那个杀人凶手呢?”

    “呵呵,孩子你不必紧张,虽然在你的眼里,那个白猫是杀人凶手,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你是白猫,但你并不是一个杀人凶手,相反的,你还救了他们一家。”

   “爷爷,这是真的吗?”叶莺一脸不可置信的抬起头。

   “是呀,叶莺,数百年前,你还是一只小白猫。最喜欢做的便是趴在我的树干上歇息。我成精的那一日,你阴差阳错地吸取了我的一些灵力。然后便疯了一样的向小茅屋跑去。叼起了那个仍在襁褓中的孩子便向门外跑去。他们是凡人,看不见将要来临的灾难,但我确是知道,因为我成精所带来的巨大威力,震碎了旁边的一棵树,那棵树,正要向着小茅屋砸去。我也知道以小木屋的承受能力,如果那棵树砸下去,那里面的人必死无疑。然而你叼起的孩子救了他们。他们因为拼尽全力的去追你,反而躲过了那次的灾难。然而不幸的是,你却因此被那些人类打死,出于愧疚,我收了你的灵魂,我本以为你会很恨那些人类,然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醒来后的你却把自己当成了那个婴儿。我不知道这一切对你来说算不算是残忍,但我却知道你对那家人确实有着很深的情谊,这便是你的前世,那个成妖之前的白猫。她并不是一个恶毒的,为了成精而害人的妖精,她的心底善良,不亚于任何的人类。”

     叶莺静静的听完枫爷爷的叙述,楞楞地说道:“这么说,其实那个孩童无事,对吧?”

     “是呀,那孩童平安无事,”

    “啊?那为何爷爷要我去寻白猫?”

    “如若不然,你又怎会同意离开老夫,离开这茅屋,去看看这大千世界呢?”枫爷爷笑道,“叶莺,你听着,促发你向上的不应该是仇恨,而是信念 ,是理想,是你的那颗对美好事物不断追求的心。现在,明白一切的你,对未来又是如何打算呢?”

    “我,我想出去看看。”

    “哈哈,看来老夫的努力没有白费啊”。。。。。。

     叶莺终于冲破了心中的阴霾,离开了将近形成执念的茅屋。

      叶莺再也没有见过白猫,因为她本身就是一只白猫。

      从此,叶莺走遍了大江南北。。。。。。

当黄鹂成形时,天已千百年。


首先,黄莺为了塑造身体,找到了全身雪白的猫。


黄莺本来不是妖怪,所以它是一百年前才刚刚出生的婴儿。当他出生时,正好遇到一场千年风,一只白色的猫跑到婴儿跟前,


但是当他苏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不是肉体,而是寄居在枫叶上的英灵了。


风隐约说你是死人对那件事一点思念都没有,所以不想离开,所以选择了在不久前出现的枫树叶子上生活的路。别人都不喜欢寄宿。这树妖怎么那么高兴啊?莫非头疼不成?既然他们要,我横顺不要多事!于是我权衡利弊得失,说:"还是请你老人家好好照顾我。"并难为情地笑着说。


事实证明,冯老的确很喜欢人,他教给我修炼的方法,给我取了"叶莺"的名字。在爷爷的指导下,过了百年,一片红叶脱离枫树的怀抱,被风慢慢地吹落下来。落地的一刹那,17,8岁的小姑娘跑了个样子。


告别了枫叶的银杏,告别了叶黄莺,找到了白猫

小说文学


可是,世界这么大,找白猫也不容易,只要转一圈,黄鹂就会再回到这里。


"风爷爷?"


“哦,黄莺回来了吗?”怎么了?”


"对不起,丹枫爷爷,我想我一无所得。"


“是吗?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我找不到白猫。”


“好吧,除了找白猫你还学什么?”

      “嗯。。。也不是,怎么说呢?我看到了,知道了好多,都是我修炼时从未体验过的。”

      “这不就是了,你没有一无所获。孩子你记住,所有我们走过的路,吃过的苦,受过的难,都不是白白承受的,上帝是公平的,他给人灾难,是为了让我们更珍惜幸福。”

     “可是,我还是没有找到白猫啊!”

      “嗯,是吗?是你没有找到,还是从未用心发现它在哪里?”

      “嗯?什么?”

      “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又怎么会对此地有那么多的眷恋?哈哈,小姑娘,你还是从未审视过自己 啊!”

     “啊?枫爷爷什么意思啊?枫爷爷?”

    叶莺看着睡着了的枫殷,脑袋一团乱麻,什么意思嘛!

  离开枫殷,叶莺进入了树后面的那个小茅屋,此时的它,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已经很破旧了。但一走到此地,叶莺就感到一阵的亲切。这曾经是她的家呀。虽然对于小时,她没有任何的记忆,但是总有一个镜头,在她的脑海里回应。那是一个年轻的少妇,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少妇坐在一条长椅上,她抱着婴儿,嘴里 哼唱着歌谣来哄她入睡。。。。。。

    叶莺擦了一把眼泪,继续向里走。忽然,一个浅粉色的垫子引起了她的注意。“咦~怎么那么的眼熟啊?”叶莺自言自语道。她弯下了腰,拿起了那个垫子,熟悉的感觉传来,让她不仅打了一个寒颤,她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忽然冲出了房间,像大树跑去。。。。。。

     “枫爷爷,枫爷爷。”她一边大声呼喊着,一边锤打着枫树。

     “哎哎哎,你这丫头又怎么了?还让不让妖睡觉了。”枫树爷爷睁开惺忪的双眼,不耐烦的对着叶莺恐道,但当看到夜莺一脸的泪痕时不仅一怔,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你进那所小茅房屋了,想起了什么吗?”

    叶莺一听,反而是哭的更大声了:“既然枫爷爷已经知道了叶莺就是那白猫,又为何让我去找?”

    “哈哈,原来如此,你果真是知道了什么,想起来了些什么?那叶莺告诉爷爷,在你的眼中,白猫是个什么形象呢?”

    “白,白猫,我,我不知道”叶莺此刻已经有些发颤了,她所痛恨的白猫竟然就是她自己。那,那个死去的孩童呢?难不成竟是她自己杀了那孩童?“爷爷,是不是我才是那个杀人凶手呢?”

    “呵呵,孩子你不必紧张,虽然在你的眼里,那个白猫是杀人凶手,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你是白猫,但你并不是一个杀人凶手,相反的,你还救了他们一家。”

   “爷爷,这是真的吗?”叶莺一脸不可置信的抬起头。

   “是呀,叶莺,数百年前,你还是一只小白猫。最喜欢做的便是趴在我的树干上歇息。我成精的那一日,你阴差阳错地吸取了我的一些灵力。然后便疯了一样的向小茅屋跑去。叼起了那个仍在襁褓中的孩子便向门外跑去。他们是凡人,看不见将要来临的灾难,但我确是知道,因为我成精所带来的巨大威力,震碎了旁边的一棵树,那棵树,正要向着小茅屋砸去。我也知道以小木屋的承受能力,如果那棵树砸下去,那里面的人必死无疑。然而你叼起的孩子救了他们。他们因为拼尽全力的去追你,反而躲过了那次的灾难。然而不幸的是,你却因此被那些人类打死,出于愧疚,我收了你的灵魂,我本以为你会很恨那些人类,然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醒来后的你却把自己当成了那个婴儿。我不知道这一切对你来说算不算是残忍,但我却知道你对那家人确实有着很深的情谊,这便是你的前世,那个成妖之前的白猫。她并不是一个恶毒的,为了成精而害人的妖精,她的心底善良,不亚于任何的人类。”

     叶莺静静的听完枫爷爷的叙述,楞楞地说道:“这么说,其实那个孩童无事,对吧?”

     “是呀,那孩童平安无事,”

    “啊?那为何爷爷要我去寻白猫?”

    “如若不然,你又怎会同意离开老夫,离开这茅屋,去看看这大千世界呢?”枫爷爷笑道,“叶莺,你听着,促发你向上的不应该是仇恨,而是信念 ,是理想,是你的那颗对美好事物不断追求的心。现在,明白一切的你,对未来又是如何打算呢?”

    “我,我想出去看看。”

    “哈哈,看来老夫的努力没有白费啊”。。。。。。

     叶莺终于冲破了心中的阴霾,离开了将近形成执念的茅屋。

      叶莺再也没有见过白猫,因为她本身就是一只白猫。

      从此,叶莺走遍了大江南北。。。。。。

当黄鹂成形时,天已千百年。


首先,黄莺为了塑造身体,找到了全身雪白的猫。


黄莺本来不是妖怪,所以它是一百年前才刚刚出生的婴儿。当他出生时,正好遇到一场千年风,一只白色的猫跑到婴儿跟前,


但是当他苏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不是肉体,而是寄居在枫叶上的英灵了。


风隐约说你是死人对那件事一点思念都没有,所以不想离开,所以选择了在不久前出现的枫树叶子上生活的路。别人都不喜欢寄宿。这树妖怎么那么高兴啊?莫非头疼不成?既然他们要,我横顺不要多事!于是我权衡利弊得失,说:"还是请你老人家好好照顾我。"并难为情地笑着说。


事实证明,冯老的确很喜欢人,他教给我修炼的方法,给我取了"叶莺"的名字。在爷爷的指导下,过了百年,一片红叶脱离枫树的怀抱,被风慢慢地吹落下来。落地的一刹那,17,8岁的小姑娘跑了个样子。


告别了枫叶的银杏,告别了叶黄莺,找到了白猫…


可是,世界这么大,找白猫也不容易,只要转一圈,黄鹂就会再回到这里。


"风爷爷?"


“哦,黄莺回来了吗?”怎么了?”


"对不起,丹枫爷爷,我想我一无所得。"


“是吗?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我找不到白猫。”


“好吧,除了找白猫你还学什么?”

      “嗯。。。也不是,怎么说呢?我看到了,知道了好多,都是我修炼时从未体验过的。”

      “这不就是了,你没有一无所获。孩子你记住,所有我们走过的路,吃过的苦,受过的难,都不是白白承受的,上帝是公平的,他给人灾难,是为了让我们更珍惜幸福。”

     “可是,我还是没有找到白猫啊!”

      “嗯,是吗?是你没有找到,还是从未用心发现它在哪里?”

      “嗯?什么?”

      “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又怎么会对此地有那么多的眷恋?哈哈,小姑娘,你还是从未审视过自己 啊!”

     “啊?枫爷爷什么意思啊?枫爷爷?”

    叶莺看着睡着了的枫殷,脑袋一团乱麻,什么意思嘛!

  离开枫殷,叶莺进入了树后面的那个小茅屋,此时的它,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已经很破旧了。但一走到此地,叶莺就感到一阵的亲切。这曾经是她的家呀。虽然对于小时,她没有任何的记忆,但是总有一个镜头,在她的脑海里回应。那是一个年轻的少妇,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少妇坐在一条长椅上,她抱着婴儿,嘴里 哼唱着歌谣来哄她入睡。。。。。。

    叶莺擦了一把眼泪,继续向里走。忽然,一个浅粉色的垫子引起了她的注意。“咦~怎么那么的眼熟啊?”叶莺自言自语道。她弯下了腰,拿起了那个垫子,熟悉的感觉传来,让她不仅打了一个寒颤,她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忽然冲出了房间,像大树跑去。。。。。。

     “枫爷爷,枫爷爷。”她一边大声呼喊着,一边锤打着枫树。

     “哎哎哎,你这丫头又怎么了?还让不让妖睡觉了。”枫树爷爷睁开惺忪的双眼,不耐烦的对着叶莺恐道,但当看到夜莺一脸的泪痕时不仅一怔,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你进那所小茅房屋了,想起了什么吗?”

    叶莺一听,反而是哭的更大声了:“既然枫爷爷已经知道了叶莺就是那白猫,又为何让我去找?”

    “哈哈,原来如此,你果真是知道了什么,想起来了些什么?那叶莺告诉爷爷,在你的眼中,白猫是个什么形象呢?”

    “白,白猫,我,我不知道”叶莺此刻已经有些发颤了,她所痛恨的白猫竟然就是她自己。那,那个死去的孩童呢?难不成竟是她自己杀了那孩童?“爷爷,是不是我才是那个杀人凶手呢?”

    “呵呵,孩子你不必紧张,虽然在你的眼里,那个白猫是杀人凶手,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你是白猫,但你并不是一个杀人凶手,相反的,你还救了他们一家。”

   “爷爷,这是真的吗?”叶莺一脸不可置信的抬起头。

   “是呀,叶莺,数百年前,你还是一只小白猫。最喜欢做的便是趴在我的树干上歇息。我成精的那一日,你阴差阳错地吸取了我的一些灵力。然后便疯了一样的向小茅屋跑去。叼起了那个仍在襁褓中的孩子便向门外跑去。他们是凡人,看不见将要来临的灾难,但我确是知道,因为我成精所带来的巨大威力,震碎了旁边的一棵树,那棵树,正要向着小茅屋砸去。我也知道以小木屋的承受能力,如果那棵树砸下去,那里面的人必死无疑。然而你叼起的孩子救了他们。他们因为拼尽全力的去追你,反而躲过了那次的灾难。然而不幸的是,你却因此被那些人类打死,出于愧疚,我收了你的灵魂,我本以为你会很恨那些人类,然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醒来后的你却把自己当成了那个婴儿。我不知道这一切对你来说算不算是残忍,但我却知道你对那家人确实有着很深的情谊,这便是你的前世,那个成妖之前的白猫。她并不是一个恶毒的,为了成精而害人的妖精,她的心底善良,不亚于任何的人类。”

     叶莺静静的听完枫爷爷的叙述,楞楞地说道:“这么说,其实那个孩童无事,对吧?”

     “是呀,那孩童平安无事,”

    “啊?那为何爷爷要我去寻白猫?”

    “如若不然,你又怎会同意离开老夫,离开这茅屋,去看看这大千世界呢?”枫爷爷笑道,“叶莺,你听着,促发你向上的不应该是仇恨,而是信念 ,是理想,是你的那颗对美好事物不断追求的心。现在,明白一切的你,对未来又是如何打算呢?”

    “我,我想出去看看。”

    “哈哈,看来老夫的努力没有白费啊”。。。。。。

     叶莺终于冲破了心中的阴霾,离开了将近形成执念的茅屋。

      叶莺再也没有见过白猫,因为她本身就是一只白猫。

      从此,叶莺走遍了大江南北。。。。。。

当黄鹂成形时,天已千百年。


首先,黄莺为了塑造身体,找到了全身雪白的猫。


黄莺本来不是妖怪,所以它是一百年前才刚刚出生的婴儿。当他出生时,正好遇到一场千年风,一只白色的猫跑到婴儿跟前,


但是当他苏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不是肉体,而是寄居在枫叶上的英灵了。


风隐约说你是死人对那件事一点思念都没有,所以不想离开,所以选择了在不久前出现的枫树叶子上生活的路。别人都不喜欢寄宿。这树妖怎么那么高兴啊?莫非头疼不成?既然他们要,我横顺不要多事!于是我权衡利弊得失,说:"还是请你老人家好好照顾我。"并难为情地笑着说。


事实证明,冯老的确很喜欢人,他教给我修炼的方法,给我取了"叶莺"的名字。在爷爷的指导下,过了百年,一片红叶脱离枫树的怀抱,被风慢慢地吹落下来。落地的一刹那,17,8岁的小姑娘跑了个样子。


告别了枫叶的银杏,告别了叶黄莺,找到了白猫…


可是,世界这么大,找白猫也不容易,只要转一圈,黄鹂就会再回到这里。


"风爷爷?"


“哦,黄莺回来了吗?”怎么了?”


"对不起,丹枫爷爷,我想我一无所得。"


“是吗?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我找不到白猫。”


“好吧,除了找白猫你还学什么?”

      “嗯。。。也不是,怎么说呢?我看到了,知道了好多,都是我修炼时从未体验过的。”

      “这不就是了,你没有一无所获。孩子你记住,所有我们走过的路,吃过的苦,受过的难,都不是白白承受的,上帝是公平的,他给人灾难,是为了让我们更珍惜幸福。”

     “可是,我还是没有找到白猫啊!”

      “嗯,是吗?是你没有找到,还是从未用心发现它在哪里?”

      “嗯?什么?”

      “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又怎么会对此地有那么多的眷恋?哈哈,小姑娘,你还是从未审视过自己 啊!”

     “啊?枫爷爷什么意思啊?枫爷爷?”

    叶莺看着睡着了的枫殷,脑袋一团乱麻,什么意思嘛!

  离开枫殷,叶莺进入了树后面的那个小茅屋,此时的它,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已经很破旧了。但一走到此地,叶莺就感到一阵的亲切。这曾经是她的家呀。虽然对于小时,她没有任何的记忆,但是总有一个镜头,在她的脑海里回应。那是一个年轻的少妇,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少妇坐在一条长椅上,她抱着婴儿,嘴里 哼唱着歌谣来哄她入睡。。。。。。

    叶莺擦了一把眼泪,继续向里走。忽然,一个浅粉色的垫子引起了她的注意。“咦~怎么那么的眼熟啊?”叶莺自言自语道。她弯下了腰,拿起了那个垫子,熟悉的感觉传来,让她不仅打了一个寒颤,她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忽然冲出了房间,像大树跑去。。。。。。

     “枫爷爷,枫爷爷。”她一边大声呼喊着,一边锤打着枫树。

     “哎哎哎,你这丫头又怎么了?还让不让妖睡觉了。”枫树爷爷睁开惺忪的双眼,不耐烦的对着叶莺恐道,但当看到夜莺一脸的泪痕时不仅一怔,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你进那所小茅房屋了,想起了什么吗?”

    叶莺一听,反而是哭的更大声了:“既然枫爷爷已经知道了叶莺就是那白猫,又为何让我去找?”

    “哈哈,原来如此,你果真是知道了什么,想起来了些什么?那叶莺告诉爷爷,在你的眼中,白猫是个什么形象呢

小说文学

?”

    “白,白猫,我,我不知道”叶莺此刻已经有些发颤了,她所痛恨的白猫竟然就是她自己。那,那个死去的孩童呢?难不成竟是她自己杀了那孩童?“爷爷,是不是我才是那个杀人凶手呢?”

    “呵呵,孩子你不必紧张,虽然在你的眼里,那个白猫是杀人凶手,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你是白猫,但你并不是一个杀人凶手,相反的,你还救了他们一家。”

   “爷爷,这是真的吗?”叶莺一脸不可置信的抬起头。

   “是呀,叶莺,数百年前,你还是一只小白猫。最喜欢做的便是趴在我的树干上歇息。我成精的那一日,你阴差阳错地吸取了我的一些灵力。然后便疯了一样的向小茅屋跑去。叼起了那个仍在襁褓中的孩子便向门外跑去。他们是凡人,看不见将要来临的灾难,但我确是知道,因为我成精所带来的巨大威力,震碎了旁边的一棵树,那棵树,正要向着小茅屋砸去。我也知道以小木屋的承受能力,如果那棵树砸下去,那里面的人必死无疑。然而你叼起的孩子救了他们。他们因为拼尽全力的去追你,反而躲过了那次的灾难。然而不幸的是,你却因此被那些人类打死,出于愧疚,我收了你的灵魂,我本以为你会很恨那些人类,然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醒来后的你却把自己当成了那个婴儿。我不知道这一切对你来说算不算是残忍,但我却知道你对那家人确实有着很深的情谊,这便是你的前世,那个成妖之前的白猫。她并不是一个恶毒的,为了成精而害人的妖精,她的心底善良,不亚于任何的人类。”

     叶莺静静的听完枫爷爷的叙述,楞楞地说道:“这么说,其实那个孩童无事,对吧?”

     “是呀,那孩童平安无事,”

    “啊?那为何爷爷要我去寻白猫?”

    “如若不然,你又怎会同意离开老夫,离开这茅屋,去看看这大千世界呢?”枫爷爷笑道,“叶莺,你听着,促发你向上的不应该是仇恨,而是信念 ,是理想,是你的那颗对美好事物不断追求的心。现在,明白一切的你,对未来又是如何打算呢?”

    “我,我想出去看看。”

    “哈哈,看来老夫的努力没有白费啊”。。。。。。

     叶莺终于冲破了心中的阴霾,离开了将近形成执念的茅屋。

      叶莺再也没有见过白猫,因为她本身就是一只白猫。

      从此,叶莺走遍了大江南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太阳资讯网--新鲜、资讯第一门户 » 宝贝好大好涨水好多别停:看到下面湿的污文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