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宝贝乖女水真多小芳

凤青璃知道若是以后在这个村子里住下去,少不得要跟这些人打交道,不满足她们的好奇心,她们会一直打听,于是也就编了一个故事说道:“我家里之前是开铺子的,得罪了官家家道中落了,没办法才到了这一步!”

“啧啧,俺就说么,一看就不像咱们乡下人,可怜的孩子,你会种地不?”刘氏又问道。

凤青璃点点头,“以前学过一些,应该差不多!”

凤青璃这次说的是真话,因为打算退役后归农,所以专门去上农林的培训班,只是没有想到,在现代没有用上,到了这古代,倒能排上用场了!

“会种地就好,不然以后你咋养活你们两人呢,你那个大哥跟大嫂,俺看着别指望了,那两口子心黑的很,要不然黑老头不会死也要跟他们分家!”刘氏叹气道。

袁氏也叹了口气。

几个婆娘正说着话,就听见前面黑大根的院子里传出了吵吵声,有村里的孩子过来传话,“不得了了,袁爷爷跟黑大根干起来了,快去看看吧!”

袁氏一听,赶紧起身,“这又是咋了?”

“黑大根不肯出棺木钱,还嚷嚷着要卖阿耀媳妇呢!”那孩子指了指凤青璃。

凤青璃眸色一暗,正要起身,却被袁氏按下来,“孩子,你别去,俺去看看,你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待着!”

凤青璃知道袁氏是维护她,不过她既然承了黑老头的恩情,如今黑家的事情就是她的事情,她淡淡的笑道:“婶子,没事,我去看看!”

袁氏一怔,只得点头,与凤青璃一起前去。

刘氏在后面打量了凤青璃一眼,忍不住与同村的一个小媳妇说道:“俺看这姑娘别看年纪小,主意是很正的,也不怯场,是个见过大世面的!”

其余的女人见刘氏这么抬举凤青璃,也全都陪着笑,夸赞了凤青璃两句,但是看看黑家老二如今的情景,几个人心中又忍不住叹气。这样的姑娘,会留在这样的家庭里吗?黑老头精明了一辈子,怕是这次打错算盘了!

袁平安这会儿正追着黑大根打,花家的人在一旁拉偏仗,黑阿耀默默的站在一旁,小小的身子仿佛笼罩了一层阴云,这就是凤青璃到了黑家看到的情景。

“凤姐姐!”黑阿耀一看见凤青璃,就直觉的跑向她,将头埋在她的身前,小小的身子颤抖着。

凤青璃摸摸他的脑袋,这个可怜的孩子,这么小的年纪,竟然要面对这些!

“哎呀,天杀的,这头都破了,别打了!”袁氏一看袁平安的头都破了,赶紧上前将几人拉开。

花老大趁机又踹了袁氏两脚,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让你们多管闲事!”

凤青璃沉声喝道:“都住手!”

凤青璃人小,声音却大,气势也足,只是一声,众人全都愣住。

花老大跟花老三昨日里吃过凤青璃的亏,这会儿也不敢太过份,也就将袁平安与袁氏两夫妇放开。

袁平安的头破了,脸上都是血,袁氏也被踩了两脚,走路的时候有些不利落,身上几个脏脏的鞋印。

凤青璃望着袁平安与袁氏两夫妇伤成这样,眸色忍不住一暗,上前冷声说道:“黑老爹的丧事我全包了,我出银子!”

众人一愣。这小姑娘都被卖身了,哪里来的银子?

袁平安捂着脑袋上前说道:“阿耀媳妇,你别逞能,这丧事要不少银子呢,光棺木就要二两银,你哪里来钱?”

凤青璃对袁平安说道:“袁大叔,你跟婶子的恩情我凤青璃一定会铭记于心的,这个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我今日就进城想办法凑钱!”

袁平安幽幽的叹口气,如今闹也闹了,打也打了,黑大根是铁了心思不出钱,再耽搁下去,黑老头还不知道耽误到什么时候,如今也就只能去求里正秉持公道了,不过这姑娘的心是好的,肯自己承担!

袁平安这边盘算着,凤青璃则对黑阿耀说道:“你带我去最近的城里!”

黑阿耀犹豫了一下说道:“风姐姐,咱们这里距离城市还远着呢,最近的就是凤来镇,走也要半天的!”

“那就去凤来镇,我就不信找不到钱!”凤青璃说道。

黑阿耀只得点点头。

事不宜迟,凤青璃一边拜托袁平安继续带着人挖坑,自己则带着黑阿耀徒步去镇子。

从黑根村到凤来镇大约有三十里地,若是赶马车也是很快的,但是走的话,普通人就要半天的时间,凤青璃算了算时辰,这一来一回就要一天,若是买不回棺木,黑老头又要在外面挺一天,所以她出了村子就将黑阿耀背在背上,没人的时候就施展轻功,向着镇子而去。

凤青璃脚下生风,原以为黑阿耀少不得要问东问西,却想不到黑阿耀一直沉默,一直乖乖的伏在凤青璃的背上。

靠近镇子,人逐渐的多起来,凤青璃也就将黑阿耀放下来,两个人一边走,凤青璃也就顺便问道:“你不好奇我为什么跑的这么快?”

黑阿耀摇摇头,“我知道风姐姐有本事!”

凤青璃弯了眼睛,魅惑一笑,“小子,别看年纪小,眼睛倒是很毒!”

黑阿耀苦涩一笑,低下头,尽量迈大步子走着。

凤青璃与他并肩走在一起,这才

小说文学

发觉他的布鞋早已经顶破了,两根脚趾露了出来,可能是因为走路多了,磨破皮,两只脚趾有血流出来。

“等等,还是我背你吧!”凤青璃说道,示意他再到她的背上来。

黑阿耀很瘦,很轻,五岁的孩子,也不过二十几斤沉,对凤青璃来说,并不负担。

黑阿耀犹豫了一下,以为凤青璃嫌他走路慢,他只得默默的爬到凤青璃的背上。

进了镇子,凤青璃看着人来人往,想赚钱的主意。

她有武功,想点歪主意弄点钱不成问题,可是如今她想踏踏实实的生活,再说她答应了黑老头要将黑阿耀抚养长大,总不能一直靠歪门邪道吧?可恨的是玄冗冥将她赶出冥王府的时候,除了身上这身衣裳什么也没有,不然当点银子也好!

就在凤青璃为怎么赚钱苦恼的时候,肚子忍不住咕咕叫起来。

昨晚上的黑馍很难下咽,早上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不饿才怪!

旁边一个三层食肆里人声鼎沸,一阵阵饭香味不断的飘出来。

凤青璃望望身旁的黑阿耀,见他的目光也一直在食肆里打转,他小声说道:“风姐姐,这是香醉楼,爹带着我来过这里打杂,要不我们进去看看有活做不?”

凤青璃轻轻一笑,忍不住魅惑的眨眨眼睛,“你瞧我像打杂刷碗的人?你是不是饿了?我们先去吃一顿再说!”

凤青璃说着,就要向里面闯。

“姐姐姐姐,我们没有钱,吃不起的!”阿耀赶紧拖着凤青璃不让她进去,面上很是倔强,“爹说进那地方吃饭的,可都是有钱人,几个菜就要一两银子,赶得上普通百姓一家人一年的花销!”

一般来说食肆是最能看出一个地区的发展情况的,不进去怎么瞧?偏偏这些话凤青璃还不能与黑阿耀挑明。

“那有人请我们吃不就行了?”凤青璃只得投降,让黑阿耀站在一边去,抬眸望向街面上,见一位风度翩翩的白衣公子走了过来,她缓步上前,轻扭腰身,行处如弱柳扶风,可是扭胯的幅度恰到好处,虽是一身布衣也难掩那魅惑妍丽之态,惹得那白衣公子一身眼睛都紧紧的盯着凤青璃。

黑阿耀站在一旁不相信的瞪大眼睛,这位姐姐是大白天的在大街上勾引男人吗?

凤青璃慢慢的走到白衣公子的面前,眼睛一眨,甜笑着问道,“这位公子可以请我去吃个饭吗?”

那白衣公子一愣,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大方开放的姑娘家呢,他忙不迭的点头,跟着凤青璃进了香醉楼。

“阿耀,进来!”凤青璃见黑阿耀没有跟着进来,淡淡的回身喊道。

黑阿耀站在门外摇摇头,就是不肯进门。

风姐姐在大街上这么勾引男人,若是被村里的老人看见了,得要把风姐姐浸猪笼,他才不要吃这样的饭菜呢!

凤青璃回去,一把将黑阿耀拎了,带着那白衣公子上了大厅里找了个座位坐下来。

有小二立刻上前招呼,一见凤青璃与黑阿耀的打扮,忍不住皱皱眉,但是一见那打扮富贵的白衣公子,脸上还是堆满了恭敬的笑容,“这位公子,今日想吃点什么?”

白衣公子看了一眼凤青璃,自认为潇洒的一把打开折扇说道:“看这位姑娘想吃什么!”

凤青璃也不客气,看了看墙上挂着的红牌菜单,轻轻一笑:“上几个你们店里的招牌菜!”

小二赶紧应着去了厨房。

黑阿耀紧紧的咬着唇坐在一旁,一句话也不说。

“小娘子家住哪里?叫什么名字?”白衣公子笑眯眯的问道。

凤青璃淡淡的一笑:“我叫做凤青璃,就住在附近的村子里,公子呢?”

那公子赶紧报上姓名,说了一会儿话,饭菜也就上来。

凤青璃看着那四个菜,抬眸问小二,“这就是你们店里的招牌菜?”

小二的神情颇为自豪,立刻指着那四个菜挨个介绍道:“自然,这四喜丸子、烤鸭、卤鸡还有粉蒸牛肉,每一个都是咱们香醉楼的招牌菜!”

凤青璃挨个的尝了几口淡笑道:“丸子酱油放少了,颜色浅不说,还不入味;烤鸭火候差一点;鸡用的是老母鸡,煮的也太老了;还有那粉蒸牛肉的粉,用的是小麦粉吧?”

凤青璃的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到在场的每个客人的耳朵中,有几个要进来吃饭的客人,一听这话,立刻转身走了。

小二一怔,突然恍然大悟:“得,你是来砸场子的?好家伙,你也不问问这是谁的店,可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砸场子说不上,只是你们的菜真的做的很差!”凤青璃轻轻的用筷子点着桌子。

一旁的白衣公子赶紧从钱袋里摸出半两银子放在桌上,忍不住劝道:“不好吃我们就去别家,不吃就是了!”

话虽然这么说,这半两银子,他有些心疼,但是一想到传说中香醉楼的幕后东家,他只是小门小户,可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谁叫他今天见色起意自找上门的麻烦呢!

“那可不行,这么难吃的菜为什么还要花钱?”凤青璃小手一伸一缩,那银子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到了她的衣兜中,她笑眯眯的说道,“不过既然你拿出来了,也不好收回去,我帮你免了这顿饭钱,这银子就是我的了!”

那白衣公子发懵的看着她行云流水的动作,没见过抢钱还能抢的这么姿态优美、魅惑人心、理所当然的!

小二见银子进了凤青璃的钱兜,眼睛立刻瞪大了,“好啊,你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是哪里,竟然敢吃霸王餐?”

小二立刻让人去喊掌柜。

“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点,听说东家今日要到咱们香醉楼巡查,你们也知道东家这个人喜欢乔装打扮,说不定人早就到了,你们若是有个差池正好撞上,就连我也保不住你们!”香醉楼热火朝天的厨房中,掌柜腆着大肚子正大声训着话,就见店里的小二急匆匆的跑了来。

“掌柜的,掌柜的不好了!”小二大声喊道。

“说了东家会微服私访,你大声嚷嚷什么?不想干了?”掌柜的抬手作势就要打人。

小二赶紧捂着脑袋,一边说道:“掌柜的,有人来踢场子!”

“什么?有人踢场子?可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也不打听打听这香醉楼是谁的产业!走,瞧瞧去!”掌柜的大声喊道,带着小二立刻到了前面大厅。

桌上的菜被凤青璃吃了个七零八落,虽然与她做的味道差的太远,但是起码比昨日的黑窝头跟咸菜好吃多了!

“你怎么不吃?”凤青璃将那大丸子放在阿耀的碗里。

阿耀咬着唇,低着头,不肯说话也不肯吃。

“赶紧吃,一会儿怕是要吃不成了!”凤青璃插了丸子堵住了他的嘴巴。

阿耀只得闷着头吃起来。

一边,另外一位小二带着掌柜气势汹汹的赶来。

那先前的白衣公子一见香醉楼的掌柜来了,神情就有些紧张,站起身来就想开溜。

凤青璃也不拦着他,反正半两银子已经到手了!

黑阿耀见那白衣公子吓跑了,倒是开口说话了,“姐姐,这香醉楼的幕后老板惹不得,咱们赶紧走吧!”

“为什么惹不得?难道是皇亲国戚不成?”凤青璃一勾唇。

此刻三楼最尊贵的雅间里,一位五官俊美白净面皮的朱衣男子凭窗而坐,百无聊赖的望着窗外的景致,听到楼下的争执声后,忍不住皱皱眉。

“这个马掌柜真是不开眼,知道公子要来巡查,竟然还能出这样的篓子,公子,小的这就去教训马掌柜!”一旁的随从赶紧说道。

玄冗翼回眸,咪咪那双丹凤眼道:“反正闲来无事,去瞧瞧热闹也好!”

随从赶紧将玄冗翼请到栏杆前。

玄冗翼一看到凤青璃,只是一眼,他就愣住!这不是六哥的小妾么?怎么到了长寒城这样的不毛之地了?

 

身后随从就要下去。

“长宁,先看看!”玄冗翼伸出修长的手臂来拦住他,低声说道。

长宁只得站住,与玄冗翼一起站在楼上瞧热闹。

“是谁要砸场子?”马掌柜那超重的身形踩得楼板晃晃的,气势汹汹的到了凤青璃的面前。

凤青璃面不改色的抬眸,“砸场子算不上,只是你们的菜真的有问题,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难吃的菜,还自称自己是什么长寒城第一酒楼,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掌柜的一看吃的那七七八八的菜,冷哼了一声:“说难吃还吃成这样,我看你就是存心来找茬的!”

那掌柜的气势太猛,吓得黑阿耀躲在了凤青璃的身后。

凤青璃则面不改色的敲着桌面,“有的菜是厚积薄发,一开始味道一般,可是越吃越香,听说这香醉楼是长寒城的第一酒楼,我还以为吃完以后会有惊喜,谁知道是我高估你们了!”

一番话气得马掌柜差点晕过去。

“废话少说,你赶紧付了着顿饭的银子,如果不肯,二两,去叫邢捕头来,就说有人敢在咱们香醉楼吃霸王餐!”掌柜的大声喝道。

掌柜的与凤青璃这一吵闹,引得不少食客都望向这边,凤青璃见时候差不多了,也就笑道:“掌柜的莫要生气,如果我做的菜比你们食肆的难吃,这顿饭我付十倍的银子!”

掌柜的冷哼一声,“银子我们不要了,我们要抓你去见官,还当真以为咱们香醉楼是吃素的不成?”

凤青璃点点头,“好!”

掌柜的黑着脸,让伙计带着凤青璃去厨房。

黑阿耀担心的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

楼上,玄冗翼懒懒的勾唇一笑:“看来这小公主是被六哥逼得走投无路了,竟然到这里来混吃混喝了!”

“公主?冥王爷?公子,难道那位姑娘就是被冥王府发卖的公主小妾?”长宁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玄冗翼点点头,“今天果真有好戏瞧,走,咱们去厨房!”

长宁赶紧应着。

厨房里,凤青璃先看过所有的调料与配料。

香醉楼既然为长寒城有名的酒楼,这调料与配料应该是最全的,可是那调料也只有油盐酱油醋糖而已,至于蔬菜,按理说现在春天,应该是蔬菜最丰富的时候,可是却只有葱姜蒜、油菜、菠菜、辣椒、瓠子,角落精致的木盒中有些芹菜与豌豆,看起来应该是从别的地方运来的,十分的珍贵,其余的全是肉,猪肉牛肉、鸡鸭鹅鱼,没有海鲜。

那掌柜的看着凤青璃只围着那些菜逛来逛去,冷声笑道:“瞧你的打扮,这些东西怕是见都没见过吧?小姑娘,以后可不要大言不惭!”

凤青璃淡淡的一笑,一指那辣椒说道:“那我就做个最简单的煎酿辣椒吧!”

掌柜的一愣,这辣椒一般也就炒制,煎酿辣椒,还真的没有听说过呢!

凤青璃手臂一挥,迅速的切了一块肥瘦相间的猪肉下来放在菜板上,迅速的切成片之后又切成丝,剁剁的剁起来,两把菜刀迅速的落下来,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又快又美,不像是在剁肉,倒像是在跳舞,引得那些伙计与厨师全都瞧傻了眼。

这刀工,没有十几年可是练不出来的!

“阿耀,将辣椒洗了去蒂!”凤青璃一边迅速的在肉馅里加上葱蒜与调料,一边吩咐黑阿耀。

黑阿耀赶紧应了一声,上前洗了辣椒去掉辣椒蒂放在一旁。

将辣椒一片用刀切开,凤青璃将肉塞在了辣椒里,一旁,油锅已经热好了,迅速的下锅,有肉的那一面朝下。

刺啦一声,油发出响声,一会儿也有味道传出。

“哇,好香啊!”有人忍不住赞道。

掌柜的也瞧傻眼,这辣椒还能这么做?

最后一步,加上各式调料熬好之后出锅,因为这个朝代没有淀粉,也就勉为其难的用面粉勾芡了一下,看起来油亮油亮的,很能引起人的食欲。

“掌柜的,尝尝吧!”凤青璃笑着,将辣椒端到掌柜的面前。

掌柜的早就被那香味引得流口水,这会儿也顾不上凤青璃是来砸场子的,立刻下手拎了一个放在嘴里,也不嫌烫嘴,一边呼哈着一边嚼着,待嚼了两口之后,眼睛一下子瞪大。

他做食肆这么多年,可从来没有尝过这么可口的菜市,那猪肉的香味与辣椒的清气混合的恰到好处,既不油腻也不寡淡,真是配搭的恰如好处!

“老吕,你来尝尝!”掌柜的又让香醉楼的大厨试菜。

那大厨上前,尝了一个之后也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透过厨房打开的窗户,玄冗翼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一双眼睛对着那盘煎酿辣椒使劲,一定很好吃吧?可不能让这些人全都吃了!

“长宁,快去!”玄冗翼回身踹了长宁一脚。

长宁自然了解自家主子,赶紧跑了进去,在掌柜的耳边低声说了什么,那掌柜的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上前一把将那盘辣椒从几位厨师的手里抢出来,还好,还有一个!

长宁赶紧端着辣椒跑出屋外。

玄冗翼拎起来就咬了一口,顿时一股鲜香味入口,十分的美味。

掌柜的跟了出来,点头哈腰的,“东家,这小娘子厨艺不错,光这道煎酿辣椒就能成为咱们香醉楼的招牌菜!”

玄冗翼也是吃惊,他是皇族,宫里的山珍海味什么没有吃过,可是这煎酿辣椒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道菜的口味就算是做御菜也绰绰有余!

凤青璃之前就看到一个人影在窗外晃动,如今见那掌柜的又急匆匆的跑了出去,她便知道有正主在外面,所以她也不着急,与黑阿耀在一旁等着。

玄冗翼犹豫了一下,低声对那掌柜的说了什么,掌柜的赶紧点头。

掌柜的回到了厨房,态度上立马对凤青璃恭敬了不少,笑眯眯的说道:“这位姑娘,咱们东家有请!”

凤青璃知道正主来了,淡淡一笑,带着黑阿耀跟着掌柜的去了上房。

上房中,玄冗翼望着凤青璃进来淡淡一笑:“姑娘好手艺!”

凤青璃打量了玄冗翼一眼,见他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年纪,相貌堂堂,一身朱衣显得十分的风流潇洒。她倒没有想到这香醉楼的东家会这么年轻!

玄冗翼心里有些紧张,他怕凤青璃将他认出来,毕竟曾经在大殿之上有过一面之缘,不过当时这位小公主,似乎眼中只有六哥玄冗冥才对!

“多谢东家夸奖!”凤青璃勾唇一笑,“我除了煎酿辣椒,还会做许多种菜,可惜今日我还有重要的事情在身,不能一一演示,若是下次有机会,东家再品尝我的菜!”

玄冗翼扬眉,果然,这个凤青璃没有将他认出来,他也就放心,笑道:“我相信姑娘的手艺,不知道姑娘可愿意留在香醉楼做大厨?工钱么,可以跟现在的吕师傅一样,一个月一两银子,你看如何?”

黑阿耀在一旁突然瞪大了眼睛,一个月一两银子?他们村里最能干的壮劳力一个月也不过三钱银子,这……

凤青璃淡淡的摇摇头,“东家,我志不在此,若是东家看中我这煎酿辣椒,你可以与我谈一笔生意!”

玄冗翼觉着有些好笑,他心里总不能将现在精明的凤青璃与之前那个迷糊公主还有突然变性在大街上穿着红衣招摇的女子联系起来。

明明是一个人的脸,却像是面对三个人,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姑娘说来听听!”玄冗翼装作十分感兴趣的模样。

“这个煎酿辣椒的做法我可以卖给你,只要二两银子,至于以后么,若是有机会,我们可以继续合作!”凤青璃说道。

玄冗翼微微的犹豫。

凤青璃立刻起身,“看情景,东家是不肯花二两银子买这个菜了,既然如此,我也不为难东家,如今我的菜比东家食肆的菜好吃,我们的饭钱不用付了,至于这道煎酿辣椒,不知道别的食肆赶不赶兴趣……”

凤青璃起身就要走。

“姑娘慢着,这是二两银子,你可以拿走,配方你写下来,只是你要保证,这个菜只准我们香醉楼有!”玄冗翼喊住凤青璃。

凤青璃点点头。目前要做的是,先让黑老头入土为安再说!

从香醉楼出来,黑阿耀还有些恍惚,不敢相信。

“走吧,我们去买棺木!”凤青璃扯了他一把。

黑阿耀默默的跟着,走了许久,突然问道:“凤姐姐,你真的不去

小说文学

香醉楼做大厨?爹之前说过,如果我能长大以后能做香醉楼的大厨,他就是死也能瞑目的!”

凤青璃呵呵的笑起来,“只不过是一个香醉楼的大厨,你小子也太没志向了,先将你爹葬了,我会尽快想法子赚钱的,到时候你去学堂读书,考状元,这才是正路!”

黑阿耀不吭声了,去学堂,村里只有寇老爷的孙子才能去学堂呢,他连想都不敢想!

二两银子,足够买棺木,剩下的银钱,凤青璃买了一些白面、锅碗瓢盆,还有两床棉被跟油布,装满了雇来的满满一马车。

“咱们回家!”凤青璃大声喊道,一下子充满了干劲。

黑阿耀点点头。

香醉楼中,长宁进了屋,将凤青璃离开之后的行踪与玄冗翼说了,低声说道:“爷,我咋瞧着这位小公主是打算在这穷乡僻壤落地生根了呢,连被子跟锅碗瓢盆都买了!”

玄冗翼皱皱眉,这个凤青璃的行为他还真的猜不透呢!

“长宁,咱们暂时在这里多住些日子吧,回去也是无聊!”玄冗翼说道。

长宁赶紧应着。

此刻黑根村,黑老爹的坟坑已经挖好了,可是却没有棺木,袁平安没法子,只得打算去请里正出面。

“爹,那黑家买来的媳妇不是说她会想法子呢?你为啥还要强出头?”袁平安的大儿子袁大狗有些不悦,如今袁平安被打破头,袁氏被踹了两脚,这闲事管的还不够?还要让里正为难?

袁大狗的媳妇抱着孙女也上前说道:“爹,俺知道你跟黑大爷亲近,可是如今黑家的事情真的很难说,黑大爷做的那事情不占理呢,黑花氏的娘家是凶悍了一些,可是赖以为生的地换了个女人回来,让谁谁不拼命?爹,如今咱们也算是做的仁至义尽了,别管了!”

袁二狗忍不住说道:“大哥大嫂,你们说的有道理,可是黑大爷活着的时候,也没少帮衬咱家,如今黑大爷还躺在外面呢,至少得帮着将人葬了吧?”

袁平安一拍大腿,“二狗说得对,做人不能忘本呢!”

袁大狗面色十分的难看,“爹这话是埋怨俺忘本了,如今二狗就要成亲,俺的压力有多大,爹知道吗?”

袁平安叹口气,正为难着,就听见村里有孩子在外面喊,“快来看快来看,阿耀媳妇发大财了!”

袁平安一怔,赶紧出了家门口,就见一辆马车缓缓的从村口而来,马车上放着一口棺木跟一些杂物,坐在最前面的正是凤青璃与阿耀,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赶着马车。村里的一些孩子围着马车大声的叫着,惹得村里的人全都伸出头来看。

黑根村甚少有马车出现,全村也就寇老爷家有一辆马车,村里人就算是去镇子里买东西,都是推着小推车去的,因为这马车雇佣一趟就是五十文,能买两斤白面好好的过个年了!

袁平安带着二狗赶紧上前,满脸的惊讶,“阿耀,姑娘,这是……”

黑阿耀让马车夫停了马车,赶紧大声说道:“袁叔,这是俺爹的棺木!”

有女人则紧紧的盯着马车上的那两床被子使劲,这么好的被子,也就只有嫁闺女的时候才舍得买呢,这阿耀的新媳妇儿真有钱!

袁平安上前摸着那棺木满意的点点头,“很厚实,阿耀,这买棺木的银子是哪里来的?”

黑阿耀刚要说,就听凤青璃说道:“袁叔,这个咱们以后再说,先将黑老爹入土为安吧!”

袁平安赶紧点点头,几个人一起回到了河边的小棚子,将黑老头的尸身换上刚做好的寿衣寿鞋之后,移到了棺木之中。

乡下的风俗,死人是第三天就下葬的,所以今晚上,凤青璃与阿耀还要守一晚上,但是因为有了棺木,至少不用跟尸体躺在一起那么恐怖。

黑寡妇正在黑大根的家里给自己闺女伺候月子,听说黑阿耀跟那买来的媳妇今日拉了一车的东西回家,也忍不住好奇,偷偷的夹杂在人群之中偷看,她看着那崭新的被子、锅碗瓢盆还有那半袋子白面,眼睛都绿了,回家就朝着黑大根大发脾气。

“那姑娘若是有钱,还能让人给卖了?那个人贩子卖人之前不将人身上打扫的干干净净?俺觉着一定是你那死鬼老爹事先塞给黑老二的钱,这下子好了,人家买了棺木,买了一堆的东西,赚了个孝名,你呢,你连累着俺家二花在月子里被人戳脊梁骨,说你不孝!”花寡妇朝着黑大根大声骂道。

黑大根赶紧解释道:“娘,你想多了,俺家有多少钱俺会不知道?俺爹的手里就那卖地的十两银子,绝对不会多的,阿耀手里怎么可能有钱?”

花寡妇不信,指着黑阿耀茅棚的方向质问道:“那你说,这么多银子是哪来的?难道是抢的不成?”

黑大根哪里搞的明白,村里的人更是搞不明白,一下子,凤青璃就成为黑根村茶余饭后谈论的焦点,再加上那小模样,更是引得村里的年轻人蠢蠢欲动。

凤青璃却顾不上这些,她现在只想着赶紧将黑老爹葬了,然后将那茅棚收拾一下,好歹有个落脚的地方,然后重新规划她的人生。

傍晚,袁平安又来了,他看着凤青璃买回了锅,从自家拿了一些砖胚来,打算帮着砌一个灶台。

黑阿耀也上前帮忙。

凤青璃谢过袁平安之后,拿着那半袋子白面去了袁平安家。

袁平安家就在黑老大的隔壁,却不挨着,中间隔着村里的一条小道。

这会儿天色晚了,袁氏正准备做完饭,她拿出一些地瓜干子来,准备蒸蒸吃。

“婶子!”凤青璃进了门,笑着跟袁氏打招呼。

袁氏赶紧从灶前起身,上前说道:“姑娘,你咋来了?俺家跟二狗不是在你家?”

凤青璃笑道:“袁叔跟袁二哥正帮着我家砌灶台呢,我这有一些白面我拿来给婶子做些吃食。”

袁氏看了看凤青璃手里的面袋子,赶紧说道:“这么金贵的东西,你快自己留着吧,今晚上做了你跟阿耀的饭了,虽然不是啥好东西,还是地瓜面加玉米面的馍,可是总比饿肚子强!”

凤青璃看了一眼单独放出来的几个馍馍,再看一旁的地瓜干子,她这才知道那黑的不像话的馍馍已经是袁家最好的东西了,自己家都不舍得吃的!

“婶子,你别管,你帮我烧火吧,我来做!”凤青璃立刻说道,找了和面的盆,将一半的白面倒在里面。

“你这孩子,这白面你好不容易得来的,还是留着明日给黑大哥供奉,你……”袁氏赶紧拦着。

这样多的白面,就是过年也不舍得的!

“婶子,没事,我家还有呢!”凤青璃坚持道,静了手开始和面。

袁氏只得在旁看着,十分的心疼。

凤青璃看见地里有些小葱,也就说道:“婶子,这些葱能吃不?”

袁氏赶紧去拔了两棵,“自家种的,有什么不能吃的,一会儿做出馍来,你就着吃!”

凤青璃笑笑,活好面,又切了那葱,做了葱油饼,一个个的贴在锅里。

袁氏瞧得愣愣的,这是什么吃饭?

“娘,做的啥这么香?”在屋里看孩子的大狗媳妇出来,耸着鼻子问道。

袁氏赶紧说道:“是凤姑娘,借了咱家的锅做点吃食,她家的灶台,你爹不是正在砌么!”

大狗媳妇一听,立刻上前,就见那锅里的饼子烤的金黄金黄的,白白的,上面还有葱花,只是一眼,口水就流了出来了。

凤青璃正要让大狗媳妇尝一个,那大狗媳妇伸手就从锅里捞出来一个,也不嫌烫,一面两只手来回的倒着,一边说道:“阿耀媳妇,俺给俺家妮子拿个,顺便帮你尝尝味道!”

袁氏赶紧上前,一把从她手里夺下来说道:“这是人家的吃食,你这是干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太阳资讯网--新鲜、资讯第一门户 » 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宝贝乖女水真多小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