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寡妇的又紧又大

司雪梨抱着小孩快步进入灯光明亮的大厅,然后将他放在地毯上,跪地对他进行检查。

同时感叹这小男孩长的真帅啊,比那些童星好看多了,想必父母都是帅哥美女,基因真好。

“司雪梨,你竟然敢把庄小公子扔地上!”司依依抬指,尖声指责。

司雪梨充耳不闻,见小男孩脸上起的是一块块的红,她实在太熟悉这种病征,头也没抬:“这小孩的家长在吗,他是不是有过敏史?”

庄臣走到救下他儿子的女人跟前。

在她进来那一刻,有种陌生的熟悉感袭上他心头,令他有瞬间的心悸,仿佛回到多年前那一个女人夜夜相缠的夜晚。

庄臣眼眸压底,在郑助理开口替他回答前,抬手阻止,亲自回应:“他对狗过敏。”

……这声音,好熟悉。

司雪梨茫然抬头,只一眼,便被震慑到。

男人的容貌与他本人流露出来的贵族气质,让人惊艳。

由于她跪着,他又高,她仰着头望他,恰好他上方的灯光刺眼,在光晕的作用下,仿佛看到希腊神话里高大俊美的神。

但更让她震惊的是……

她家小宝也是对狗毛过敏!

不仅小宝,连她也是,医生说是遗传的,这也太巧合了吧!

司雪梨马上收起多余的心思,重新低头替小男孩处理:“那就好,我以为是1型糖尿发作。”

庄臣不由得多看一眼女人。

噢?

她不仅懂处理过敏,对1型糖尿也了解?

他视线向上扫。

她巴掌大的小脸五官很精致,不过惹目的是脸上的五指印。长发随意束起,简单的休闲服遮不住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司依依要疯了。

她见庄臣一直盯着司雪梨看,毫不管被扔在地上的儿子,也任由司雪梨胡乱将一些不知名的药涂在庄小公子的脸上。

司依依再度开声:“姐夫,我立刻叫专业的医生过来给庄小公子治疗,”然后恶狠狠的朝司雪梨开声:“司雪梨,马上把你的破东西收起来,要是庄小公子出什么问题,你死定了!”

不过很尴尬,现场并没有人理她。

连庄臣本人都没有喊停,似乎很相信司雪梨,任由她对庄小公子进行治疗,此情此景,怕是只有傻的,才会开声阻止。

其他司家人面面相觑,虽然很不甘让司雪梨在庄臣面前露了一手,可都只能忍气吞声。

司雪梨耐心重复擦药,见小男孩脖子和脸上的红印逐渐消除,她才松气:“暂时没问题了,你还是尽快带他去洗澡吧,万一再复发,就把这个给他涂上。”

司雪梨递出手中的药,见男人不动,她也懒得抬头看他,因为男人的个实在太高了,直接将药瓶往他手里塞去。

热。

碰到他的皮肤时,这是她第一印象。

炙热,滚烫得,就好像几年前那几个月,夜夜折磨她的那具滚烫的身体。

小说文学

司雪梨轻轻的摇头,都过去好几年了,那个恶梦怎么还不能放过她?

庄臣一走,司依依的怒火压抑不住,面容狰狞:“司雪梨,敢情你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吧,你知道爷爷生日庄臣会来,所以就特意在他面前刷一把存在感!我告诉你,像你这种肮脏的女人,庄臣他是不会要的!”

“我爸的遗物在哪?”司雪梨将包重新挎上身,要不是小男孩和她小宝多处相似她觉得有缘,她也不在这浪费那么长时间。

不知道小宝在家怎么样了。

司依依见司雪梨总用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对她,丝毫不把她放在眼里,大小姐脾气乍起,再也控制不住,出手猛的推了一把司雪梨……

……

司雪梨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

“雪梨,他们竟然打你?”陆勋见司雪梨一身狼狈。

不仅头发乱,衣袖还扯断一个,白皙的脸上还有五指印,瞬间,他眼底露出深深的心疼。

司雪梨摆摆手,不想说这问题,她看向房间门口:“小宝乖吗,有没有给你添麻烦?”

“小宝很乖,跟你一样,”陆勋顺她的意,忍着没有追问:“不仅吃了饭,还喝了两碗鱼汤,对了,打针的时候也很乖,说把能量注进去,长大就像小小兔一样。”

司雪梨听完,很是欣慰。

小小兔,是美少女战士里月野兔的女儿。

小宝总说她是月野兔,所以她自己是小小兔。

“没拿到爸爸的遗物,”司雪梨随即叹气一声,见陆勋眼里全是担心但又强忍不问,她不忍,遂主动交代:“司依依还把我当成仇人一样打。”

“司家人都是疯的!”陆勋啐骂!

“嗯,我也很疯的,”司雪梨笑着说,然后抬手十指乱动假装魔鬼要吃他,嘴里还自带配音:“哇!我要吃人了!”

她承认,生了小宝之后,她变的幼稚许多。

下一秒,她双手腕被陆勋抓住。

司雪梨一愣,看向他。

气氛变了。

她察觉不妥,想收回手,但他握的很紧,她没法逃开。

陆勋喉结上下滚动,盯着她的眼底都是火,他知道有些话不适合说,但他压不住:“被你吃掉,我很乐意。”

这句话暧昧满满,司雪梨侧开头,不敢看他。

陆勋受不住,她娇羞的面容在他看来无疑是催化剂,他缓缓低头,唇朝她靠近……

从她怀孕起他就守在她身边,如今小宝都四岁了,整整五年的时间。

就算是石头也会被他打动,对不对?

可是,却在最后半厘米,司雪梨的脸朝旁边一侧,他的吻落空,轻擦她的耳垂而过。

司雪梨苦涩,道歉:“对不起。”

真的很对不起。

她知道陆勋这些年对她的付出,也知道他的心意。

她好多次都想试着接受他,多么好一个男人啊,明明是她占了便宜。

但每次当他的吻落下,她内心就全是抗拒,就像刚才,身体先替她拒绝。

“傻啊,”陆勋很有风度的放开她,抬手摸摸鼻尖:“不用道歉的。”

这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

“陆勋,要不你……”

“司雪梨!”陆勋像是料到她会说什么,大声打断:“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你不能叫我走,不能阻止我继续喜欢……小宝!”

为了不让气氛尴尬下去,陆勋将最后的你字,改成小宝。

小宝是最好的缓和剂。

司雪梨笑了,自知也劝不了他,点头:“好。”

取遗物的事先放一边,这两天司雪梨都专注找工作的事,稳定的收入对于她来说非常重要,这样才能肩付小宝的医药费。

司雪梨上午又面试了两家医院,都不是很满意,因为需要工作的时间很长。

陆勋笑话她说天下只有一份活少钱多离家近的工作,可她已经放弃了,答案是当他女朋友。

司雪梨听了很无奈,不过她真的不想放弃和小宝的相处时间。

可做护理的,哪能朝九晚五可言,有事一个电话就要走人,她都想改行

小说文学

了。

“妈咪妈咪。”

穿着粉红色公主裙的小女娃从房间里屁颠屁颠的跑出,女娃生的十分漂亮可爱,眼睛大大,睫毛长长,皮肤白里透出粉红。

精致的就像个洋娃娃,童音一出,简直想让人狠狠的亲上十口。

司雪梨在外面奔走的疲累,在见到小宝时一下子消散。

她蹲下,以平等的姿态对话:“哇,可爱的小公主已经打扮好了对吗?”

被夸奖的小女娃不好意思极了,她搂司雪梨的脖子,将脸埋在她的肩膀,羞羞的答:“对呀。”

“好,那等妈咪换一件衣服,咱们一块出去吃大餐咯!”司雪梨高兴的回应。

今天的行程是先去吃儿童大餐,然后再去室内游乐场玩。

一路上小宝兴致很高,趴在窗户上充满好奇的看世界,司雪梨跟她一块看,两个脑袋挤向窗户。

司雪梨感叹,几年没回来,这座城市已经陌生得她快要认不出。

不过这样更好,那就让一切重新开始。

司雪梨想着,低头亲了亲小宝的脑袋,怀里的小家伙,是她一生的勇气。

当她和小宝到了餐厅,发现原本应该热闹无比的餐厅,毕竟这间餐厅是本市最著名的儿童餐厅,想吃都得提前三天预定,但此时十分寂静,一个客人也没有。

不对,是里头只有一桌客人,但光影绰绰,她看不清。

“你好,我预定了。”司雪梨出示自己的预定信息。

经理诧异,但确定日期,时间都没误,自知是自己这边出了错,开口:“小姐,今天餐厅有人包场,我帮你改成明天吧。”

“妈咪……”

小宝拉了拉妈咪的手,声音里涌上委屈感,小小的脸蛋亦是,明天,她不要明天。

她期待了那么久的儿童大餐,陆叔叔走掉她已经很难过了。

司雪梨知道打击一个小孩的兴致是件多残忍的事。

好比她小时候就经常被人打击,母亲明明说好带她们三姐妹一块去游乐场的,结果等她睡醒,大姐司晨和二姐司依依已经被带走,唯独留下她。

她们还反咬一口说是她没按时起床,可明明是她们提前出发没告诉她。

“一句改成明天就了事?”司雪梨顿时对这家店没好感,做错事,一句对不起也没有。

经理耸肩:“那我也没办法,只能明天给你明天安排一桌,要的话就留下手机号。”

“过份了啊!”司雪梨怒骂,不道歉还摆出这施舍的态度是什么意思!

经理翻白眼,不在意。

“呜呜呜呜呜呜~”小宝察觉到妈咪被欺负,加上委屈感在发酵,小小的手揉着眼睛哭出声。

餐厅内。

庄臣听到外头的动静,问:“怎么回事?”

“我去问问。”

站在一旁的郑助理折身出去。

庄臣看着坐对面的儿子,压下不耐的心,问:“一碗面你要吃多久?”

已经一个小时了!

庄霆也是脾气大的主,他将筷子啪一声打在桌上,昂着小脑袋:“管家教导吃饭要细嚼慢咽,我只是在执行。”

两父子面对面坐着,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

庄霆十分完美的继承了庄臣的容貌,以及臭脾气。

“摔筷子也是管家教你的?”庄臣不悦渐浮于面。

他自是明白儿子用意,敢情是在报复给他安排管家教他行为举止的事,这小子有出息,才四岁,就懂得设局。

今天这个儿童餐厅,是庄霆前段时间提出,庄臣向来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可见庄霆难得向他提要求,便包场带他来吃。

“不,”庄霆是个一人做事一人当的主,毫不害怕对座压迫感极强大的男人,他承认:“这是我自己学的。”

庄臣眸一压:“你……”

“庄先生。”

郑助理及时回来,阻止了庄臣欲喷出的火气,他恭敬的回:“餐厅出错,将今天的预定号发出去。有个女人带孩子来吃饭,进不来,女孩正在哭。”

“放她们进来。”庄臣扔下擦手的白色餐巾。

普通的一个动作在他身上,却演绎出无比的矜贵优雅感。

“可是……”郑助理不敢,庄小公子还没吃完,就放别人进来?

“这顿饭结束了。”庄臣宣告,同时站起走人,他最后一丝耐心已经被庄霆耗尽。

庄霆听到这句话,气的小身板颤抖,他跳下椅子,抬手直指庄臣的背,大骂:“你这个坏人!你认你的工作当儿子吧,我没有你这样的爸爸!”

童稚的声音,是愤怒,是抓狂,亦有极大失望隐在其中,只是外人听不出来罢。

庄臣忍无可忍,转身看向四岁的儿子,见他竟敢用手指自己,身为父亲的威严受到挑战,眸一压,气势狂起,他快步走向庄霆。

整个餐厅,顿时有风雨欲来的压迫感。

餐厅外。

司雪梨还在和经理据理力争,她本来就不是惹事的人,但对方的态度实在太可恶了!

随意,无礼,完全不把顾客放在眼里!

反正这条信息就是铁锤,她占有理的一方,她一定得讨个公道,最起码让对方跟她道歉!

“哇!”

餐厅里头传出小男孩的惨叫声。

司雪梨震惊的看向屋内,妈呀,叫成这样,是被打得多重?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太阳资讯网--新鲜、资讯第一门户 »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寡妇的又紧又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