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公gong在厨房,玩弄放荡人妇系列

王小天一边触摸着她水润的肌肤,一边克制着自己体内的火热,慢慢进入了状态,开始为她治疗。

整个治疗过程完成后,唐紫嫣逐渐清醒,看到王小天带着茧子的手还在自己的皮肤上按摩着,脸上立刻飞上两朵红云。

她一把将他的手推开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你……你干什么呀?”

王小天拿开自己的手,装出一副深沉的样子说道:“唐小姐,你感觉刚才你是不是有一种浑身轻松的感觉?”

唐紫嫣听到他的话脸色更加的绯红,坐起身一碰到他火烫的皮肤,立刻将脸转了过去。

她过了

小说文学

半饷才不好意思的开口道:“以后叫我紫嫣就可以了。”

王小天看到已经不怎么讨厌自己的唐紫嫣,心里立刻升起了一抹成就感。

他立刻走到落地窗前缓缓开口说道:“其实世界上的男人并非都坏,只是你刚好没有碰到对感情专一的那一个罢了!”

唐紫嫣站起身缓缓开口道:“其实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我一直走不出那个阴影。”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已经叫下人给你准备了衣服,一会儿你去把衣服换上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她说完之后快速的走进自己的房间过了好半天也没有出来。

“王先生,这是小姐叫我为你准备的衣服,你试一下合不合适?”

一道娇俏的声音响起,手捧着衣服的下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王小天拿起衣服洗了一个澡,终于感觉到浑身轻松了不少,体内的燥热也暂时消停了下来。

晚饭时候,唐紫嫣一边扒着碗中的饭一边开口说道:“小天,明天我爸妈给我安排了一场相亲,可是我心里总是有些慎得慌,要不……”

“紫嫣,你现在已经康复了,你对我都已经不反感了,说不定明天来相亲的比我还要帅气,你绝对不会反感他的。”

王小天知道唐梦嫣想说什么,还没等说完他就开口打断了。

“我们……我们以后可以做最要好的朋友吗?”唐紫嫣过了半饷不自然的开口问道。

“当然可以,我和志远是朋友,你当然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这是我的手机号码。”

王小天说完将记有手机号码的纸片推到唐紫嫣的面前。

唐紫嫣抬起水眸,有些娇羞地开口道:“晚上再给我做一次催眠可以吗?”

王小天点点头:“当然可以,你吃完饭去洗个澡,在房间里等我。”

他这句话不过是随口说说,但听在唐紫嫣的耳中却是另外一番滋味。

她有些娇羞的放下碗筷走上旋转楼梯,她此刻已经对眼前的这个农村小伙子芳心暗许,只奈何自己大家闺秀不便开口。

王小天吃完饭上楼走进唐紫烟的房间,她也已经洗好澡,趴在了床上。

王小天知道对方心里的想法,他并没有对她实行催眠,而是慢慢的开始为她按摩背部。

“小天,如果我已经爱上你怎么办?”唐紫嫣有些娇羞的开口问道。

“紫嫣,我只是一个农村的男人,不要在我身上抱任何希望,只要我们埋藏这份美好便好。”

两个人最终还是没有戳破窗户纸,王小天只是在按摩后抱了一下她,但也足以让唐紫嫣回味的了。

隔日清晨,唐紫嫣依依不舍的送走王小天,临走时还娇羞的开口道:“以后有什么事情我可以打电话约你吗!”

“当然可以,我现在要回村,你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王小天说完之后便踏上了回家的车,经过两个小时的奔波后终于回到了村子。

刚一走进院子,立刻就听到自己家里面热闹的声音,都是村里面的七姑八婆的。

“秀娥,你们家小天真是了不起,不仅在城里面有大老板朋友,还让那个刘队长和王明贵当场出丑。”

同村胖婶这声音从屋里飘来,声音里面带着无限的恭维。

“可不是嘛!你有这样的儿子真有福气,以后给你们家小天说说给我们家二宝也在城里找个工作如何?”刘婶跟着附和道。

林秀娥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两位婶子,我们家小天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不如你们自己和他说去吧!”

“妈,我回来了。”王小天推开门走了进去开口道,对着一屋子恭维的人点了点头。

在他看来这些村民的故意接近和恭维在农村都是属于正常现象,如果今天自己真的蹲了监狱,那这些人就是落井下石的。

他没有再去理会一屋子的人,而是转身走进了王田军的房间:“爸,我有件事情要和你商量。”

王田军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有多大能耐,但听到村子里面那些吹捧的声音心里面也高兴了不少。

他将旱烟放在桌上开口道:“小天,其他的事情咱们先不说,你先给我解释一下你和婉莹的事情。”

王小天一听这话立刻伸手挠挠头:“爸,这件事情没什么好解释的,我和她真的没什么。”

“没什么?人家一个大姑娘都拖着行李,跑到咱家来了这还能没什么吗?”王田军显然不相信。

“爸,徐婉莹不过是想让我教她医术,不过就我这点三脚猫功夫我肯定会拒绝她的了。”

王小天开口解释道,他说什么也不会收一个徒弟,毕竟药材市场站的就是独特。

王田军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道:“徐婉莹的确是个好姑娘,我相信你小子也没这福气。”

王小天不理会自己老爸的打击,立刻开口道:“我想在村里承包一片土地来种植药材,您看如何?”

王田军听到他的话后立刻开口反对道:“小天,种植药材不仅仅要很高的成本,而且人工培植也是讲究技术的。”

“爸,你就放心吧!所有的技术我在监狱里面都已经学到了,现在只待承包土地就可以开始了。”

王田军此刻也是相信自己儿子的本领的,立刻开口道:“我明天去找村长,看看能不能承包靠北边的那片地。”

王田军随后和王小天商量一下,就准备了一些礼物向着村长家而去。

村长家住在村尾,从王小天家的方向去还要穿过村子中央。

他走在村子里面,却是发现周围的村民看向自己的时候,眼神里面都是浓浓的敬佩之色。

村里的媒婆李婶看到王小天,立刻上前拉住他的手高兴道:“小天,没想到你蹲了几年监狱,还学了不少本事 ,还真是因祸得福。”

王小天当然知道李婶是村里最会说话的人,而且把金钱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这次主动来找自己聊天肯定没什么好事儿。

不过他可不敢惹这人,要不然在村子里面天天叨叨的他能恶心死,“那就是一些不起眼的小事,不提也罢。”

“小天,瞧你这岁数也不小了,我娘家有个侄女长得可标致水灵了,改天我约你们两个见个面,要是合适就早些把婚姻大事解决了。”

李婶说这句话的时候,还不忘记朝文王田军投去讨好的目光。

“哟!李婶,你娘家的侄女可真多呀!你昨天跟我哥也是这么说的,敢情你娘家都只生女儿呀?”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娇俏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所有的人都不禁转头朝声音的来源看去。

村长的女儿秦小玉正站在不远处,亭亭玉立的模样甚是可爱,现在已经18岁的她完全长成了一个水灵的大姑娘。

李婶听到秦小玉的话后,一张老脸一阵青一阵白半响没说出话来,过了半天才开口道:“我还有些事,这件事情回头咱们细聊。”

她说完之后灰头土脸的转身离开了,扭动的屁股在同年的老太婆里显得格外风骚。

秦小玉看到李婶走后,一脸高兴的开口道:“小天哥哥,原本想过去找你聊两句,可听村里面的人说你去城里了。”

“噢!我也是今天刚回来,秦叔在家吗?”王小天点了点头开口问道。

“我爸刚去村里开会了,随我进屋坐一会,我爸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

秦小玉一边说着一边在前面带路,漂亮的大眼睛时不时看向王小天。

来到村长家,王小天将礼物放在桌子上便随意坐了下来。

秦小玉立刻倒了两杯茶开口道:“王叔,你们请喝茶,我爸应该就快回来了。”

没聊几句天,一道开门的声音传来,村长秦汉走进了屋子。

王小天立刻客气的说道:“秦伯,你上村里开会去呀?最近有没有听到什么好政策?”

秦汉已看到王田军,立刻笑了笑回头对王小天道:“现在国家大力扶持种养殖这一块,我也打算在我们村搞一个示范点。”

“这主意好,我今天和我爸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件事情的。”王小天立刻逮准机会开口。

“难道你们也听说了这些事情吗?小天,看不出你还挺关心这一块的。”

村长有些夸赞的说道,然后转头对自己的女儿开口道:“小玉,你去炒两个菜,我和你王叔叔好好的喝两杯。”

“好勒!我这就去。”秦小玉回答完便转身走进了厨房。

秦汉开口道:“小天 ,你打算做哪一方面的投资?现在搞养殖这一块我们这里的水源显然不够好,种植这一块又都是山地,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王小天听完村长的话立刻开口道:“秦伯,其实种植这一块我们这里的地形的确不好,如果只要用心的去开发还是很还是可以的。”

王田军随口接话道:“秦老哥,小天今天就是想来租用村里面的一批土地用来种植,你看这件

事情……”

“不错呀!有这样的想法是好事,不过村里的这么多土地,只有香怡家的土地面积和位置都比较好,我这边是没什么问题,不过你们得和她商量一下。”

秦汉说这句话的时候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王小天,村里面那些谣言他早就听说了。

王小天立刻开口说道:“这个事情没有问题,你这边只需出一张租用合同,具体的事情我和香怡商量。”

“爸,菜已经炒好了你让小天哥他们过来喝酒吧!”田小玉的声音从隔壁堂屋传来。

秦汉立刻客气的开口道:“咱们先吃饭,弄合同的事情好说,你要是弄好了将来就是附近几个村的示范点。”

从村长家回来,已经是晚上了,王小军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拿着几根灵阳草坐起身研究了起来。

心里想着,这灵阳草除了壮阳的功效在其他方面应该还有用途。

想事情想得入迷的他,随手将一根灵阳草放在嘴巴里面咀嚼起来。

过了不到五分钟,才发现自己这个无意的举动已经引起浑身的不满。

血气方刚的他已经有了反应,感受着体内的燥热,他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拿了两件衣服便开门走了出去。

现在只有到河对岸洗个冷水澡,才可以缓解自己身体里面散发的热火。

刚走到河边一串银铃般的

小说文学

笑声映入了他的耳朵,随即娇笑的谈话声响起。

“小玉,你的身材真好,看来是该嫁人了。”邻村刘婶的女儿,刘翠花坐在岸边开口夸赞道。

秦小玉一边脱下外套一边娇羞的说道:“嫁人也要看人品的嘛!又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嫁。”

王小天听到两个女人的谈话声,立刻闪身躲在大杨树的后面。

刘翠花开口调侃道:“小玉,我是知道你的心事的,不过王小天真的不适合你,他还蹲过监狱,难道你不介意吗?”

“人只要能够改过自新,曾经犯过错又怎么样?反正我就是喜欢他。”

“翠花,你爸叫你回去,隔壁村提亲的媒婆来了,你自己回来拿个主意吧!”

刘翠花转头对秦小玉开口道:“小玉,你自己洗吧!我妈叫我,我就先回去了。”

秦小玉点了点头,立刻将身上的衣服脱掉,只穿了一条极短的短裤和小衣。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猛然发现杨树后面仿佛有一双灼热的目光盯着她,于是警惕的转头朝杨树看去。

王小天一时躲避不及被秦小玉抓了个正着,一脸尴尬的笑了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太阳资讯网--新鲜、资讯第一门户 » 我和公gong在厨房,玩弄放荡人妇系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