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岳的下面好紧好爽

“家里出事了是吗?快走!先去医院!”梁正武似乎比余飞还急,这倒是让余飞稍稍有些感动。

“你不能跟我去医院。”余飞现在多少了解了云州形势的复杂和敌人的奸诈凶狠,所以为了不暴露目标,他一边开车,一边严肃地道:“我把车开到医院门口下车,你自己押着这两人去警局。”

梁正武沉思片刻,也不多说,点头道:“好,有什么困难及时给我电话。”

“嗯。”余飞应了一声,脚下油门一踩到底,车子轰鸣着如离弦之箭,横冲直撞地飞了出去,吓得过往车辆惊呼连连。

好在余飞是云州人,知道第一医院所在地,所以没走什么弯路,一路疯狂疾奔后很快到了医院门口。

没等车子停稳,他就一脚踹开车门,如一道飓风般冲出去,在路人惊讶的目光中,以几乎难以置信的速度冲进医院,这可比奥运跑步冠军牛太多了。

医院,抢救室门口,兰欣欣焦急地等待着,一边是等抢救室里正在抢救的人,一边是等余飞。

今天是周六,她休息不用上班,于是就想着去看望余飞一家。

可当她到余飞家时,看到了她终生都无法忘记的一幕。太惨了,惨得当场就将她吓傻,最后反应过来时才赶紧叫救护车,现在二老都在急救室里抢救着。

“欣欣,怎么回事?”这时,余飞终于急匆匆而来。

“余飞哥!”兰欣欣看到余飞终于出现,一时控制不住,“哇”一声哭开了。

余飞几步冲到兰欣欣跟前,一把抓住她的双肩,急问:“出什么事了?”

“呜呜……,你们的新家被人砸了,老爹和姜妈被人打得面目全非,快不行了啊……,呜哇……。”兰欣欣一边哭,一边说着刚才自己见到的可怕场景。

余飞猛然攥紧拳头,眼里杀气爆射,整个人释放出来的寒气连周围空气的温度都降了几分。

谁会对老爹和姜妈下这样的毒手?

不用多问,这事肯定和马龙有关,因为余飞一回来得罪的就是马龙。

他小看马龙了,没想到这么短时间里,这帮孙子就找到自己的新家,展开了疯狂的报复。

当然,报复不只他马龙一个人会。

“欣欣,麻烦你在这里守着,我去去就来。”余飞带着滔天的杀气,转身就要走。

兰欣欣一把将他拉住,哭着道:“余飞哥,我知道你要去找那些混蛋报仇,但现在你必须守在这里,万一老爹和姜妈有过什么三长两短,他们想见你最后一面……。”后面的话她说不下去了,因为她不希望有那个万一。

余飞停住脚步,想想兰欣欣的话有道理,于是强压下心中的愤怒,和兰欣欣一起守在急救室门口。

十分钟后,急救室的门推开,余飞和兰欣欣飞快站起来,紧张地看向从里面推出来的人,生怕那个“万一”的情况出现。

出来的是老爹,姜妈还在急救室里。

“老爹。”余飞几步冲上去。

一个医生拦住他问:“你是患者家属吗?”

“我是他儿子,这是我老爹,医生,我老爹没事吧?”余飞紧张地问,他这一生,很少有这么紧张过。

“这位老人家经过我们林主任的抢救,已经抢救过来了。”医生回道。

余飞松了一口气,感激地道:“谢谢医生。”

“不用谢,要谢等下你谢我们林主任吧,要不是她啊,你老爹的情况可就真危险了。”医生接话道,突然话锋一转,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不过,另一位老人家可就有些严重了,脑部被严重烧伤,恐怕……。”

余飞的心瞬间又紧张起来,恳求的语气道:“医生,求你们一定要救活她老人家,求你们了。”

余飞的声音有些哽咽,铁骨铮铮的铁血战士,第一次求人。

医生安慰道:“放心吧,我们林主任正在抢救,她可是部队医院转业来的手术专家,相信她一定会有办法的。不过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毕竟伤得太重了,万一……。”

这医生也不敢把话说满,事先打一下预防针,让家属有个心里准备。

“我懂,谢谢医生了。”余飞感激地道,随即便跟着几个医生,将老爹推进一个单人间病房。

病床上,医生都走后,老爹抓住余飞的手,虽然脸上和眼睛都缠着纱布,但依然挡不住他的老泪纵横。

“飞,小飞……。”老爹努力地张开嘴,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声音。

“老爹,我在,我在呢。”余飞忍着心中的悲愤,颤抖着声音回应道:“老爹,告诉我,是谁干的?”

虽然他已经猜到和马龙有关,但还是要老爹确认一下。

“……马……龙。”老爹艰难地吐出两个字。

果然是那个混蛋。

“彪,……彪……哥……。”老爹又说出一个名字。

“彪哥是谁?”余飞急问。

“是,是……。”老爹也说不上来,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喂,那谁,病人需要多休息,不能说太多的话。”这时,一个医生走进来提醒道。

“余飞哥,医生说得对,让老爹好好休息吧。”旁边的兰欣欣附和道。

“好。”余飞点头,朝老爹道:“老爹,你好好休息。放心,我不会放过他们的,不会,绝对不会。”每一个字吐出,都带着一丝杀气。

“病人家属,谁是病人家属。”突然,一个医

小说文学

生急匆匆而来。

余飞急忙迎上去:“医生,我是。”

“你是病人什么人?”医生问。

“我是他们的儿子,医生,怎么了?”余飞好像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你妈妈的情况不容乐观,这是病危通知书,请签个字吧。”医生说着,将病危通知书递了过去。

余飞心头一紧,一把将通知书拿过来,仔细地看了三遍,每看一遍,脸色就阴沉一分。

“医生,姜妈她,就真的没救了吗?”旁边的兰欣欣又忍不住呜咽出声:“求求你们救救她好不好,求你们了。她老人家太苦,太惨了!”

“放心,我们一定尽力的。”医生回应一声,朝余飞道:“先生,还有什么问题吗,没问题的话,请您签个字吧。”

“好,我签。”余飞接过笔,在家属签字那一栏签下了有生以来最沉重两个字——“余飞”。

签了病危通知书后,余飞和兰欣欣在急救室外又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姜妈才被从急救室里推了出来。

很幸运,在手术科林任主任亲自操刀下,姜妈算是保住了半条命,之所以是半条,因为她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还必须特护观察。

为防止被感染,姜妈被推出来时,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包括余飞在内,由特护医生直接推进无菌病房。

余飞只能远远地看到整个头部都被纱布包裹,只露出鼻孔和嘴巴的姜妈一眼,那凄惨的样子,让他心如刀绞的同时,眼眸里的杀意更浓。

“病人家属。”这时,刚才那个让余飞签病危通知书的医生又走了过来。

余飞迎上去,焦急地问:“医生,我姜妈情况怎样了?”

“还没脱离生命危险,需要进一步观察,不过命总算是暂时保住了。”这医生也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谢谢医生。”余飞感激地道。

“不用,要谢你就谢我们林主任吧,没有她的技术,我们是无能为力的。”医生又提到了那个林主任。

“好了,话不多说,我还有事,你赶紧去办理住院手术和缴纳费用,建议你多准备些钱,两位老人的治疗费用,尤其是你妈妈的费用,没有个上百万是不行的。”医生提醒道。

“什么?”后面的兰欣欣惊呼出声:“百,百万?”

百万对有钱人来说肯定不算多,但对余飞这样的家庭来说,别说一百万,就是一万块都难啊。

“好的医生,我知道了,谢谢。”余飞可比兰欣欣淡定多了。

送走医生,兰欣欣满是愁容地道:“余飞哥,你去哪弄一百万?我这些年的积蓄有十万,等下我全给你,可还是差九十万啊!”

余飞转身握住兰欣欣的小手,有几分动情地道:“欣欣,谢谢你。”、

兰欣欣被余飞握着小手,俏脸微红,但却并不挣扎,任由余飞握着,红着脸道:“不用客气,咱们什么关系啊,还用说谢吗。”

“也对。”余飞笑了下:“从小咱们就是好兄妹嘛。”

“兄妹?”兰欣欣一愣,脸上的红晕逐渐消失,心里微微有些不满,在余飞的心里,难道只是把自己当妹妹吗。

“好了,我该去办住院手续了。”余飞并没注意到兰欣欣的表情变化,放开她的小手,转身朝楼下缴费大厅而去。

经过急救室门口时,他发现几个医生将一个医生围在中间,正在谈论着什么。

余飞直接从这群医生旁边走过。

可他没走出去多远,后面一个带着惊喜的声音响起,在呼叫他的名字。

“余飞,余飞,等等……。”

余飞豁然停住脚步,带着惊讶的表情转过身,瞳孔里,一个身高目测一米七八,身材曼妙婀娜的医生急匆匆朝她奔过来。

“余飞,真,真是你!”在后面一群医生诧异的目光中,高挑婀娜的医生几步来到余飞面前,眼里掩饰不住久别重逢的惊喜。

“你……。”余飞的表情却是惊愕的,难以置信的。

“是我啊,林可婷,不认识了吗?”医生一把扯下嘴上的口罩,一张熟悉的精致俏脸出现在余飞的瞳孔里,只是俏脸有些苍白和疲惫之色。

林可婷,余飞当初所在部队的部队医院技术最好,最年轻的手术专家,凭借其超过的医术屡次立功,年纪轻轻就获得了上尉的军衔,在部队里可以说是前途无量。

余飞无法想象,她竟然放弃大好前途,跑到云州这么一个三线城市的医院来做医生,什么情况?

“林医生,你不是在部队医院吗,怎么……?”余飞满脸的疑惑和不解。

“我……。”林可婷正要说什么,突然,身子一歪,眼前一黑,人朝旁边倒去。

“小心。”余飞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冲上去,拦腰抱住林可婷的小蛮腰,急问:“林医生,你怎么了,没事吧?”

“主任,林主任。”后面一群医生急叫着冲上来。

尤其是几个男医生,看到余飞搂着他们心中女神的小蛮腰,心里直冒火,叫得最凶。

有人嚷嚷道:“肯定是太累了,昨晚上做了两场手术,今天又接着做,是谁也抗住不啊。”

“别嚷嚷了,快扶林主任去休息,吊营养盐水。”

“大家别慌,我,我没事。”林可婷靠在余飞的怀里,张开苍白的嘴唇,微弱的声音说着,手却抓着余飞的衣服,生怕飞走了一般。

“余飞,很高兴在这里遇见你,我……,我有话……有话……。”林可婷望着余飞,有气无力地道。

“主任,有话您等下再说吧,现在您需要休息啊。”旁边的同事们苦劝道。

“是啊,主任。”其他人纷纷附和,都担心地盯着林可婷。

“大家说得对,你快去休息吧,有话以后再说。”余飞也很担心林可婷的情况,强行将她推给医生们,并嘱咐道:“好好休息。”

“余飞,我没事……。”林可婷想挣扎,但她现在太疲劳了,根本没什么力气,在一帮医生们的簇拥下,她被送去了休息室。

看着林可婷离去,余飞终于明白,原来救了老爹和姜妈的林主任就是她啊,也幸亏有她在,否则,老爹和姜妈,尤其是姜妈,可能就……。他不敢去想象这样的后果。

“余飞哥,你们认识啊。”兰欣欣从后面冒出来,酸酸的语气问。

余飞点了下头:“以前在部队认识的,她曾是名军医,我和她算是战友吧。”

“军医怎么跑云州这种偏远城市来?”兰欣欣很奇怪。

余飞苦笑,兰欣欣问他,他问谁去,他还想知道原因呢。

两人说话间,身后传来一股浓郁的香水味。

余飞熟悉这种香水味,以前做卧底时有闻到过,卡文克莱的浓香水,国际上的知名品牌,身上只需喷一点,一米外都能闻到,一些所谓上流人士和富家公子哥特别钟爱这种香水,同时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能用这种香水的人,一般非富即贵。

只见一个穿着燕尾服,打扮得花枝招展孔雀男手捧一大束鲜红的玫瑰花,从两人身边擦身而过。

“哟,宗少,又来给我们林主任送花啊。”恰好一个女医生从对面走过来,看到手捧鲜花的孔雀男,眼睛一亮,半开玩笑的口吻道。

“哎呦,这不是欧医生吗,你好你好。”孔雀男急忙热情招呼:“那个,可婷在办公室吗?”

“她还真不在。”欧医生回道。

“啊,那她又去哪忙了?”宗少急了。

“宗少,您别急啊,现在你机会可是来了哦。”欧医生微微一笑:“告诉你,咱们林主任因为太劳累,病倒了,现在休息室呢,这个时候正是你表现的好机会哦,你懂的。”

宗少先是一愣,随即便是大喜:“谢谢欧医生,我懂了,我懂了。”

“懂了就赶紧去吧。”欧医生暧昧地笑道:“好好表现哦。”

“是是是,欧医生,有机会我一定好好感谢你。”宗少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离去。

余飞在后面看着孔雀男兴奋离去的背影,眉头皱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太阳资讯网--新鲜、资讯第一门户 »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岳的下面好紧好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