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五人伦好爽,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大床上,激情到一半,南宫绝突然抽身而起。

“南宫、先生?”王珂儿不满足的撑起了身子,疑惑的看着南宫绝。

而南宫绝已经下了床,他拿起一旁的白色浴袍披在了身上,嘴角勾起了一抹随意的弧度:“还想要继续吗?”

“嗯……”王珂儿羞怯的低下头,光着的身子坐了起来,直接爬到了南宫绝的身边,贴在他的身上。

“今天有别人在,下一次再和你玩尽兴。”

“别、别人在?!”王珂儿一下精神了,她左右环绕了一下卧房,并看不到任何人:“南宫、先生……有谁在啊?”

南宫绝推开她,站了起身,直步朝窗帘走了过去,他的表情很冷淡,停在了窗帘面前,大手一挥,刷的一下将窗帘拉开。

风浅汐站在那儿,身上被绳子紧绑,嘴巴上贴着胶布,红着眼眶,脸上全是眼泪,看起来憔悴不堪。

床上的王珂儿

也望了过来……在看到窗帘后的人时,瞬间脸色大变:“浅、浅汐!!”她僵硬的喊着,下一秒立马用被子遮住光着的身子。

“怎么哭了?是绳子绑的你太疼了吗?”南宫绝带着冷笑说着,手放在她的腰间上,一直抚摸着到了她背后。

浅汐没有反抗,她脑子完全是空洞的,眼神也涣散无光,不知道该看向哪里去……

随着他的抚弄,身上的绳子一点点松开,然后落到了地上。

“看你哭的,你可是我南宫家的太太啊,怎么能够哭成这样呢?”南宫绝抬起手,用手指擦了擦她脸上的泪水。

冷哼一声,大手毫不留情的撕开了她嘴巴上的胶布。

“呃……”那么用力的撕开,让她的嘴巴周围瞬间疼的红了,也发出了疼痛的闷哼声。黑眸闪所着泪光,她瞳孔慢慢有了一些焦距。

“南宫、绝!”浅汐嘶哑的喊出眼前男人的名字。

“哼呵,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姐妹重聚了。”南宫绝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冷冽的说完这句话,转身朝房间的门外走去。

肩膀上还残留着他大掌温热,想起这一双手刚刚才抚摸过别的女人,她竟有种打心底眼里发出来的厌恶作呕感。

‘啪’南宫绝已经走出了房间,顺带关上了房门。

一下整个屋子安静了,风浅汐站在原地,而王珂儿整个僵硬在床上,双手抓着被单将脑袋埋得死死的。

“珂儿……”她嘶哑的喊道,一步步的朝床边走过去,她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刚刚看到的都是假的,听到的也是假的。

王珂儿没有回应,只是把脑袋垂的更低。

“珂儿,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在医院的事情,我已经没有再继续

小说文学

深究下去,为什么你现在要做这种事情?为什么你要和我的老公上床?为什么你要说那些话?!”浅汐越说越激动,除了绝望,更多的是伤痛,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利齿,在啃食着自己的血肉。

王珂儿抬起了头,一点点对上了风浅汐的眸子,她的眼眶里,也含上了眼泪:“浅汐,你听我说……不是你看到的这样……你听我,解释。你要相信我!”

“相信你?相信你刚刚说的那些都是开玩笑的,相信你是被迫和南宫绝上床的。王珂儿,我们姐妹一场,你还想要我怎么相信你?!”

“我……”她皱起了眉头,在沉默少许后,眼里的眼泪像是变戏法一样消失了,再度抬起眸子时,变得有些尖锐:“算了,既然事到如今,我说什么都没有用了。那好吧,我摊牌。我就是很喜欢南宫绝。就是自愿和他上床。”

“他是我老公!你是我姐妹!怎么可以这样!”浅汐咆哮了出来。

“呵,姐妹??风浅汐,你和顾小言都是千金大小姐,而我只是一个穷人,你们根本就没有看得起我过!你们什么时候把我当过姐妹?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多讨厌你吗?每一次和你姐妹相称的时候,我都从心里感觉到想吐!”

风浅汐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不敢相信,这个人还是曾经认识的王珂儿:“我没想到,你竟然会这样想,王珂儿,你真的枉费我和小言对你的一片真心!”

看到她受伤,看到她无家可归,她甚至可以去求南宫绝,愿意陪着姐妹一起流落街头,却没有想到,却换来了这样的对待。

王珂儿毫不顾忌的甩开了被子,从床头拿起了衣服不紧不慢的穿了起来:“风浅汐,你别再假惺惺了。别怪我抢你老公,是你自己没本事。怪不得别人,哼呵。”

她已经绝望了,对眼前的‘姐妹’无法再抱有期待,剩下的只有痛心而已:“所以你在南宫绝面前辱骂我?呵……编造一句句谎言有意思吗?”

“当然有意思。这样南宫先生可以更加讨厌你喽,而且,也全算不上谎言啊,你本来就勾引过我男朋友。”

“我没有!”

“还记得一年前,我曾交往过一个男朋友,他和我分手的那天,说他喜欢你。呵,如果不是你勾引的他,又怎么会这样呢?一报还一报,今天南宫先生会和我在一起,是你以前做下的孽!风浅汐,是你自己贱!你根本就是一个垃圾!”

风浅汐皱起了眉头,王珂儿以前的那个男朋友,她根本就没有过几次交集,又何谈勾引?

“王珂儿,难道我们以前的姐妹情都是假的吗?”

“呸!风浅汐,如果你真的在乎以前的姐妹情的话,那你就把南宫先生让给我。”王珂儿说完,整理好了衣服,也朝外面走去。

浅汐一个人站在那儿,泪水迷乱了她的眼睛,如果在医院的时候,她为珂儿和南宫绝的事情痛心,那么此时她已然痛到死心。

南宫绝,你故意把珂儿找来做这些事,让我看,为什么,你要如此无情?为什么你要如此对我。

珂儿……我从没有想过,我们的姐妹情谊,竟然这么脆弱,竟然这么虚幻……

哭干了眼泪,心如同断肠,她一步步走出走出了房间,眼睛睁着感觉好痛,不知道是不是累多了,眼睛都哭酸了。

她一个人慢慢走出了房间,脚步停在了二楼的扶梯往下看,只见王珂儿和南宫绝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两个人像是在聊着一些什么,那场景是那么的融洽。

“浅汐,你还在上面做什么?赶紧下来啊,南宫先生说一会儿该吃饭了。”王珂儿一扫刚刚那恶劣的态度,嘴角勾起了笑容。

风浅汐淡淡的从楼上走下去,黑眸紧紧的盯着这两个人,她怒火早已经被

小说文学

伤痛给掩盖:“南宫绝,你到底还想怎么样?你觉得你刚刚做的还不够吗?还要继续吗?”

蓝眸这才瞥向了她,眼里只有无数的冰冷:“浅汐,是你跪着求我,说你的好姐妹没有地方住,求我把她留下来的呀,难道你忘了吗?”

“……”她无话可说。

“对了,今天出去见朋友,见的开心吗?在那个公园外面,深情拥抱的场面可真令人感动呢!”南宫绝眼里闪过狠利。

浅汐一下呆住了,他……他看到了?所以才故意要这样报复她,解释,她该怎么解释?骗了他,和炎诺天见面。根本也无法解释。

王珂儿只是微笑,往南宫绝的身边蹭了蹭,毫不避讳有她这一个正式太太在这儿:“南宫先生,我饿了。刚刚好累呀,可以吃饭了吗?”

“当然。”

两个人站了起身,朝餐厅走去。

风浅汐站在沙发那儿,看着亲昵的两人,一种恶心感从胸口涌出,珂儿,是你把电话给了诺天,你计划的这一切。为什么你要做到这么决绝?

比起别人的成双成对,她一个人走到了餐桌前,冷眼扫了一眼亲密的南宫绝和王珂儿,她差点忍不住把这一桌子的饭菜都掀了,可是,她还是忍住了。

坐了下去,一个人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南宫先生,这个菜真的好美味啊,您也尝尝。”王珂儿不停的给南宫绝夹菜。

她的眸子瞥了过去,南宫绝真的把那些夹过来的菜吃了,天啊,她的朋友再和她的老公秀恩爱?

拿着筷子的手忍不住颤抖,刚想要说话。

王珂儿夹了一块菜放到了浅汐的碗里:“我只顾着给南宫先生夹菜,都忘了给你夹了,浅汐,可别怪我啊。”

风浅汐的话哽在了喉咙里,轻笑了一下:“我怪不怪你,你还在乎吗?”

“浅汐,怎么这么说呢?好歹我们那么多年的姐妹啊,赶紧吃吧,别等菜凉了。”

风浅汐不在理会,只想吃完眼不见为净,刚刚把才吞了下去,吃了几口米饭后,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身体开始发痒,手背上隐隐的浮现一些红斑。

立马丢下了筷子站了起来。

“你在做什么?连吃饭都不会吃了吗?”南宫绝冷声呵斥道。

浅汐蹭了蹭身子,痒死了,怎么回事,现在这种样子,好像是有些过敏了……她明明没有吃什么过敏的东西啊。眼睛扫着桌子上的菜……

“哎呀,浅汐,你怎么了?”王珂儿无辜的眨着眼睛。

也就在此时,黑眸落到了王珂儿给她夹过来的那盘菜上,有枸杞!那是用枸杞炒的菜,呵,王珂儿明明知道她对枸杞过敏,却偏偏夹那个菜给她。

“呵……我怎么了,你还不清楚吗?珂儿,你真的太过分了!”

“浅汐,你说什么呢?我不知道呀。”

看着吵架的两个人,南宫绝放下了餐具:“风浅汐,你父母没有教过你饭桌上不要大吵大闹吗?哼,你不是千金小姐吗?怎么变得这么没规没矩!”

风浅汐咬住牙,连南宫绝都护着别人,她还有什么立足的余地?推开椅子:“你们慢慢吃。”说完她立马转身跑上楼。

回了自己的卧房,她赶紧把门锁了起来,立马冲去了浴室,脱掉衣服开始洗澡,痒的她难受,皮肤上隐隐浮现了一些红色的斑点,还好吃了一块,要不然会更加厉害,估计得全身都是这种过敏的红斑。

狠狠的抓着,指甲时不时会抓破皮肤,她心里的痛,只能够用身体上的疼痛来弥补。

洗完澡,一个人站在阳台边,看着天色越来越黑,嫁过来南宫家多少天了?好像十指也数的清吧,可她却像是在这数日里,经历了半生的沧桑。

‘叩叩叩’突然有人来敲门。

“谁?”

“夫人,是我。”

风浅汐打开房门,看着门口的女佣:“有事吗?”

“夫人,王小姐要洗澡,可是没有干净的衣服,主人让我来您这拿件干净的衣服过去给王小姐穿。”

她的脸瞬间呆滞了,南宫绝,你一定是故意的人过来拿衣服的!她越是逃避姐妹背叛的事实,你便越是让她去看,好狠!

“拿吧。”浅汐大方的侧过身子。

“好的,谢谢夫人。说起来夫人的这个朋友可真漂亮呢,也讨人喜欢。和主人也聊得来,看来今晚要在房间里聊通宵了呢。”女佣一边在立柜里拿衣服一边说的。

像是刻意的讽刺一样,也在隐性的告诉她今晚南宫绝和王珂儿在一个房间睡觉。不知道女佣说着话,是不是别人教的,要看她落魄的样子。

“是吗?告诉王小姐,别聊的太晚了。和别人老公晚上单独相处太久,会被大家笑话的,你是不是呢?”风浅汐微笑的对女佣说道。

女佣有点傻,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愣了好一会儿才尴尬的说道:“呵呵,是,是,夫人,那我先出去了,您早点休息。”

而另一个房间里,王珂儿从女佣那儿拿过了换洗的衣服,听到女佣转过来的话,气不打一处来,哼,风浅汐,你倒挺会忍的!

眸光望向了浴室,南宫绝正在里面洗澡,想着她便露出了笑容,算了,南宫先生晚上和谁在一起,谁才是胜者,浅汐,不管你怎么挣扎,你还是输家。

王珂儿兴高采烈的在卧室里走来走去。随手拿起南宫绝桌子上的书打算看看,这样彼此才有共同话题。可刚拿起书,就发现书下盖着一条项链。

“项链?”疑惑的放下书,拿起项链打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太阳资讯网--新鲜、资讯第一门户 » 我被五人伦好爽,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