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白洁小说——胯下接电话的人妻

好在这时候,包间的门再次打开,慕自新一身深色的西服,蓝色领带,大步走了进来。

慕晴立即扔下慕写意迎了上去,一手挽着慕自新的胳膊,亲亲热热地叫了一声“爸爸,你来了。”

说着还示威般地往慕写意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种父女情深的戏码,只要慕写意在场,是必定要上演的。

这么多年,慕写意都已经麻木了,父爱这种东西,她从来就没有奢望过。

等到慕自新和慕步元说完了话,又和霍老爷子打了招呼,慕写意才低低地叫了一声“爸爸”。

慕自新似乎这才发现慕写意的存在,他对着她点点头,便走到史芸身边坐下了。

“写意,你也坐。”还是慕步元留意到慕写意一直站在他旁边不远处,对着她慈祥地一笑。

慕写意点点头,远远地在一张红木椅上坐下了。

 

时间快到六点了,包间里陆陆续续进来一些客人,慕步元和季淑珍亲自起身去招呼。

慕晴也像花蝴蝶一般在人群里穿梭,爷爷奶奶伯伯叔叔叫个不停,几个客人都赞道:“慕老爷子还真是养了个好孙女啊,长得漂亮嘴又甜。”

慕写意安静地坐在角落,来的客人她基本都不认识,她在美国上的大学,回国才两三个月。

一个小眼睛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他先是对着慕步元道了恭喜,接着便走到到了史芸旁边。

史芸瞪他一眼,“怎么才来,说了让你早点的。”

史家祥搓搓手,“姑妈,路上堵车,我也没办法。”

史芸给他使了个眼色,压低声音道:“她在那边,你自己想办法接触去。”

“我跟你说,这事你可得上心点,她手里有慕大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每年的红利都有一两千万,你要是娶了她,这辈子就什么都不愁了,到时候,还能进慕大的董事会。”

史家祥的眼睛顺着她姑妈眼神的方向往角落里看了一眼,慕写意坐在那里,半低着头,只能看到她的侧脸,即便如此,也着实叫史家祥惊艳了一把。

他眼睛一亮,“这就是慕家大小姐?”

“还真是漂亮,就冲这脸蛋,没有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我也愿意啊。”

史芸白他一眼,“得了,你就这点出息,漂亮女人算什么,只要有钱,还怕没女人,你能搞定她,以后多少女人都随你玩。”

“知道了,姑妈,你就看我的吧。”史家祥拍拍史芸的胳膊,甩了甩头,踌躇满志地向慕写意走了过去。

低着头的慕写意看到一双锃亮的黑色男士皮鞋停在自己的面前。

她抬起头,一个油头粉面的小眼睛男人正笑眯眯地看着她:“慕小姐好,我是晴儿的表哥史家祥。”

男人将一只手伸到慕写意跟前。

慕写意站起身,伸手礼貌地轻轻一触,然后飞快地收回了手,“你好。”

这下史家祥将慕写意当面看了个清清楚楚。

她肌肤白皙如玉,眉眼却又十分漆黑,一双大眼水波流转,鼻尖微翘,红唇小巧而又水润,勾得人心里痒痒的。

史家祥眼都直了,他半张着嘴,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和姑妈的约定,露出一个自认风流倜傥的笑容,对着慕写意道:“没想到慕小姐这么漂亮,真是幸会幸会。”

慕写意瞟一眼他的嘴角,那里亮晶晶的,疑似有口水流出来了。

“失陪。”慕写意越过史家祥往门口的方向走,服务员殷勤地替她打开了包间的门。

慕写意快步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史芸出身不高,会有这样的侄子也不奇怪,不过只要一想到那男人色眯眯的一双眼,还有他嘴角的哈喇子,慕写意就觉得一阵恶心。

还是在洗手间呆上一会儿,快开席了再过去吧,对着那个男人,她的午饭都要出来了。

在隔间里解决了问题,慕写意正在洗手台前洗手,穿着火红礼服的慕晴走了进来。

包间里就有洗手间,慕写意之所以跑到外面只是想透透气,慕晴也舍近求远,显然是冲着她来的。

慕写意洗完手,就要转身离开,慕晴突然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

“站住,你这个心机女!”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么费力地讨好的爷爷就是为了他手里的股份!”

“慕写意,你还真贪心,你都抢了我们慕家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了,还不知足!”

“我和慕明到现在还一点股份都没有!我们都是爸爸的孩子,凭什么就你一个人有股份?”

慕写意挣脱慕晴的手,叹了口气:“慕晴,你讲点道理好吗?股份是我母亲的遗产,并不是慕家给我的。”

“这其中有百分之十是我外公给我母亲的嫁妆,是来自于秦家,另外百分之五是我母亲结婚的时候慕家给的聘礼。”

“那又怎样?你要是心里真的为这个家着想,为了爸爸着想,你就该把手里的股份交出来,奶奶都说了,你一个女孩子,不适合拿着慕家这么多股份,将来我弟弟慕明才是继承慕大集团的人!”

慕写意摇摇头,“股份的事不光牵涉到我,与秦家也有关联,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毕竟,母亲的遗产外公也有份继承,他老人家虽然全部给了我,我却不能不给秦家一个交代。”

“哼,慕写意,你就是花言巧语,说来说去,你就是不想交出手里的股份。”慕晴冷笑一声。

“随便你怎么想,这件事情我和你也

小说文学

说不着,我母亲的遗产跟你也没有半点关系。”慕写意不想再和慕晴纠缠下去,说完转身就走。

“慕写意,你这个贱人,你是讽刺我妈妈出身不高,没有财产给我吗?”慕晴的怒火一下子就上来了,史芸出身贫寒,家里的亲戚也都是出生在贫民区,史芸无论学识修养还有家庭背景和慕写意的母亲秦思幽相比都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也是打小慕晴就疯狂嫉妒慕写意的原因。

凭什么秦家人一个个就高高在上,而她家的亲戚一个个都出身低微,上不得台面。

“你少在我面前装高贵!”慕晴越想越气,对着慕写意的后背狠狠地一推。

慕写意猝不及防,一下子就被慕晴推到在地。

慕晴居高临下地看着慕写意,眼里闪过一丝恨意,“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你母亲那么高贵优雅又怎么样,爸爸还不是不要她,娶了我妈!”

“说到底,你妈是被爸爸抛弃的破鞋。”

慕写意跪坐在地上,左边膝盖处传来一阵刺痛,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蹭破皮了。

她自十六岁起回到慕家和慕家人住在一起,为了家庭和睦,一向是委屈求全,史芸和慕晴母女做了不知多少过分的事情,她都忍了,现在慕晴居然说她的母亲是破鞋?

慕写意手一撑从地上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慕晴,“慕晴,你怎么说我,我都可以不和你计较,但是你不该侮辱我母亲。”

“因为你妈妈的介入,才导致了父亲和母亲的离婚,你妈才是让人不耻的小三,而你,就是你妈做小三和我爸爸出轨的证明!”

慕晴的身份要是放到古代,身上定要背着奸生子的符号,只不过,现在社会,没人会这么说罢了。

这下又戳中了慕晴的痛点,当年慕自新并不想离婚,无奈秦思幽铁了心,起诉离婚的时候,慕晴的确就是作为慕自新出轨的铁证,因为这个铁证,法院才判断慕自新为过错方,并给了秦思幽一大笔赔偿。

慕晴气的尖叫一声,扬起巴掌就往慕写意脸上扇。

慕写意怎么可能被她打到,头一偏,躲了过去。

她冷冷地看着慕晴道:“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往我母亲身上泼脏水,不然,我不会轻易放过你!”

她转身从洗手间里走了出去。

慕写意这幅高贵冷艳的样子越发刺激到慕晴,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在慕写意面前吃过亏?

在家里有史芸帮着,她们母女总是联合起来欺负慕写意,父亲对于这些事,总是像没看到一样,越发助长了她们母女的气焰。

今天被慕写意在言语上占了上风,她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

慕晴跟着慕写意赶了出来,慕写意脚步很快,已经走到了拐角的地方,外面就是走廊。

她干脆一伸手,再次狠狠地往慕写意的背后推去,这一下力气之大,估计慕写意一定会狠狠地摔个跟头。

眼看她的手就要触到慕写意的后背,慕写意听到她的脚步声也已经回过了头。

这时,从斜刺里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慕晴的手腕,将她狠狠地往旁边一甩。

慕晴一下子被甩了出去,撞在了旁边的墙壁上,将她的肩膀撞得生痛。

慕晴龇牙咧嘴地揉着肩膀,愤怒地看向那个把她甩开的人。

这是一个十分帅气的男子,一身合体的银灰色西服穿在身上,身材修长,足足高出慕晴一个头。

此时他唇角微微翘起,对着她露出一抹鄙夷的笑。

“你是谁?凭什么多管闲事?”慕晴愤愤不平地道。

冯子鸣一笑,“我是谁你管不着,不过我这个人最喜欢打抱不平,如果还能顺便英雄救美那就更好了。”

他转向慕写意的方向,有些调皮地对她眨了眨眼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太阳资讯网--新鲜、资讯第一门户 » 少妇白洁小说——胯下接电话的人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