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把腿张来开让男人桶——刺激的乱亲

“野鸡是野鸡,可是如果有人想要我当凤凰,我也可以是凤凰。米小姐这是嫉妒?”

将那些药丸送进了嘴里,麦可卿又伸手去拿那杯水。可是那杯水被米洁茜紧紧握住,她拿了两下,都没抢过来。

“米小姐生气了?”

米洁茜脸色难看,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她。握着水杯的手突然一松,想着那杯子掉在地上,最好能砸碎她的脚。可麦可卿却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在水杯脱手那一刻,稳稳的接住了。

“谢谢米小姐。”

就着水吃了药,又重新把水杯还给了米洁茜。“米小姐如果能看好卓先生,那我也不会在这里了。卓先生可不像这水杯,是谁都能抓得住的。”

回头看了一眼依旧高傲的男人,又冲着米洁茜挑衅的笑笑。“我倒是想要走,可是你看,卓先生不让呢。现在我又病着,身体又有些虚弱,卓先生是心疼吧。”

米洁茜眼里全是憎恨,压低了嗓子恶狠狠的说了一句:“你是在跟我炫耀?”

她不可置否的笑笑,“这是事实。他想要留着谁,谁就能当上那凤凰。米小姐觉得呢?”

米洁茜面色不改,笑得柔媚。将那喝空的水杯塞到了麦可卿的手里,错过她的身子,摇曳着自己的腰肢,晃到卓皓霆的跟前。

 

“霆,麦小姐生病了,咱们是主她是客,不能就这么不管不是?女人比男人要细心一些,照顾的也周全。不如这样,我留下来照顾她,你看?”

卓皓霆似笑非笑的看了看站在那一边的麦可卿,冷冷道:“不必了,这里自然会有人照顾她。你先回去。”

米洁茜没想到,卓皓霆竟然为了一个小姐要赶自己走。压着心头的惊怒,又放柔了本就甜腻的声音。

“霆,这孤男寡女的,不太方便呢。我在这里,也好有个照应不是?”米洁茜的身子轻轻依在他的胸膛上,一脸甜笑,晃得麦可卿心口微涩。

“再说,今天是我的生日,你答应了要陪我的啊。我们一去看看那些玫瑰,现在应该开的很美了吧。”

“滚!”

一声低沉含着怒气,让米洁茜有些惧怕起来。白着小脸咬了咬牙,意味不明的看了麦可卿一眼。

出了别墅的米洁茜,不甘心的跺了跺脚。她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戏耍过,也从来没有想过刚刚进了卓皓霆的地方,就会被撵出来。

要不是问了里头的佣人,她甚至连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她有脸蛋有身材,到底是哪里比不上那个女人!

仔细想想,她跟这卓皓霆的时间虽然算不得长,可也不能算短了。缠在他身边的那些个女人她见的也多了,可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给她这样的危机感

小说文学

米洁茜回头看啦看身后的那栋别墅,恨恨的捏紧了拳头。就在客厅里,还有刚才的那些,她能肯定,卓皓霆对麦可卿绝不像以前对那些女人一样,那种感觉是说不出来的特别。

卓皓霆在意麦可卿,对麦可卿是上了心的。

这个女人,不能留!

从米洁茜离开之后,麦可卿又变得有些慌张无措起来,手里头的那支空杯子被她攥来攥去,她突然变得紧张,觉得这个房间里的空气瞬间的稀薄起来,整个人都难以呼吸。

卓皓霆一句话都没说,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自己找了五年的女人。与五年前相比,她的样子像是根本就没变过,可是,又相比五年前,更加的吸引人了一些。

轻抬起一只手,不可一世的对麦可卿下了命令。

“过来。”

麦可卿摇了摇脑袋,突然有些害怕。“不要,我头晕,不舒服。”

她没敢抬头,微低着脑袋,素净的小脸只让人瞧见了那尖尖的下巴。

“过来!”卓皓霆的耐心向来不多,带了些严厉的又说了一遍。

麦可卿却还是摇头,不知道是摇的太用力了,还是那药性起了作用,她只觉得一颗脑袋昏沉沉,快要扛不住的感觉。

隐隐约约的,她好像听见卓皓霆又说了什么,眼前一黑,带着那杯子就倒了下去。

卓皓霆还抬着的那只手顿了顿,这才慌张的跑过去抱起了她。杯子被摔碎,他细心的看了看,好在没有割伤她。

轻柔的抱回床上,有些惊慌她的突然晕倒。喊了佣人给医生打了电话,片刻不离的在旁边守着。

佣人看见了地上的碎玻璃,打了扫把过来扫干净。碎玻璃相碰撞的细碎声音,惹得他又是一阵低怒。

“再给我弄出一点儿声响立刻给我滚蛋!”

佣人吓得一个哆嗦,差点扔掉了手里的家伙。为了不发出声音,只能伸手去捡那些玻璃渣子。抬起头来小心的看着这个别墅的主人,却见他小心的执着她的手,一脸温柔。

等医生过来看过之后,只是说她没休息好,又吃了药,这才导致的晕倒。卓皓霆的慌乱才被放下,又在床边守了一会儿,轻柔的喊着她的名字。

那一声声的温情,让人感觉是这么的不真实。

隔了好大一会儿,他才怕吵到她一样的放轻了步子,出了这间房间。

房门刚被关上,床上的麦可卿就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清明一片,她早就醒来了。继续假装昏睡,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卓皓霆。

印象中,卓皓霆好像喊了她的名字。那会儿她应该是在昏迷与清醒的临界点,模模糊糊,又好像真真切切。

她倒是想要相信,卓皓霆对自己是有这么一丝柔情的。只是他的性子向来就是这样,所以,他吝啬的不愿意表现出来。

就好像,只有在刚才,她才能听见他这么轻柔的喊自己的名字。

轻轻翻了个身,麦可卿有些犹豫了起来。有些人有些事就是这样,尘封的好好的,你就不会再去想,再去念。可是如果有了缺口,那些久违的情绪就像失了控的洪水,会让你溺死。

如果楠楠没有生病,如果她没有回到这个城市,如果她没有去找那份工作,如果,那天她没有遇见卓皓霆。

世上没有后悔药,如果有,她宁愿从一开始就不要遇见他,也就不会自己满心期待着孩子出生的时候,被他逼着去堕胎流产。

从回忆里清醒过来,麦可卿揪起被子胡乱的擦了擦脸边的泪水,这个别墅她曾经很熟悉,现在也同样的忘不了。

既然卓皓霆不在,她为什么不抓住机会逃跑呢?

想到楠楠,她的心口一阵阵的疼痛,这么小的孩子,正是需要妈妈呵护的时候。她一个人在手术室,一定会害怕的。

小心的拧开房门,偷偷猫出半个脑袋看了看,瞧见外头确实是没人看守,心里大大喊了一声好。

下了楼梯,经过客厅,只要跑出去,她就能够见到女儿。

蹑手蹑脚的下着楼梯,展露笑颜的望着几步之遥的客厅,却不料,只顾着逃跑的她撞上了一堵肉墙。

管不得其他的麦可卿,连人都没看清楚,低着头的就要往外头冲。还没来得及跑,拦腰就被人给抓了回去。

“想跑?”

冷酷至极的声音在耳畔边想起,吓得她忍不住的颤了颤。机械的回头,发现他撞上的肉墙,正是卓皓霆!

地上洒了一地的粥,还有一些甚至是洒到了他的鞋子上。粥上还冒着热气,显然很烫。他的脚,会不会被烫伤?

卓皓霆阴沉着脸色,将她的身子抵在冰冷的墙壁上,捏紧了她的下巴,那双黑眸,锐利的令人心惊。

“麦可卿,你想去哪儿?”

麦可卿喘息了两口,不自觉的舔了舔唇角,瞥见散漫了一地的粥,亮了亮眼眸,说:“我饿了,下来找吃的。”

他看了一眼他亲自守着佣人熬出来的粥,想着她还没吃东西,身子总是会撑不住的。如今她却想要跑,还打翻了他给她做的粥!

残忍的笑笑,更加逼近她,抬起手指轻轻擦了擦她刚刚舔过的嘴角。“这粥都洒了,你想吃也吃不到了,不如,我用别的东西喂饱你。”

不等麦可卿反应,他就这么将她重新拖回了房里,重重的关上了房门。麦可卿还没来得及逃跑,又被他压在了身下。

“卓皓霆你禽兽!你没有女人会死吗?那么多女人等着爬上你的床,你为什么不去找别人?”

他的脸上冷硬的不带一点儿温度,那双眼睛更是一片寒芒。他弯起唇角,却看不出一点儿笑意,有的,只是暴怒。

“你可以被别的男人上,为什么就不能让我上?别忘了,你的身份可还是我的老婆。你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享受,在我面前装得什么清纯!”

说完这句,他两手一扯,一声丝帛裂开的声音,身上那件刚才被纠缠已经有些变了形的衣裳就这么被他给撕碎了。

冷风灌入,带来一丝清明。麦可卿突然冷静了下来,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灼灼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卓皓霆,你现在不嫌我脏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太阳资讯网--新鲜、资讯第一门户 » 女人把腿张来开让男人桶——刺激的乱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