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尺寸大什么体验;新白洁性荡生活

洛情川惊愕,他的指骤然敏捷的滑入她衣襟内。

她又羞又怒的惊叫,抬起眸用力瞪着他。

“有意见?”

咬着下唇,洛情川怒喝:“无耻,放开你的手!”

“再收货之前检验一下,难道不应该?”

呃!

听到他的话,洛洛情川竟无言以对。

莫云澜的动作停住,奇怪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问:“死,是不是很好玩?”

洛情川不知道他想说什么,所以不敢轻易回答。

“不说?还是说不出来?”

“我不知道。”

莫云澜嘴角一抿,冷冷哼道:“不知道?如果你真这么喜欢跟死亡玩,不如我们来玩玩生不如死的游戏,如何?”

莫名的寒意爬上洛情川背脊,他的眼很邪,很冷,透着一股淡淡的邪妄。

“不……”

话音未落,他不满意皱眉,重重的捏住她稚嫩小手,惹来她情不自禁的低吟一声。

他修长的指尖往她锁骨点下去。

浑身颤栗,洛情川苍白无色的小脸顿时晕开了一抹微微的红潮。

这样白里羞红的她,让莫云澜身体忽然热了起来。

他放开手,按住她两手,沉重的身体压了上去。

“不可以这样……”

洛情川奋力挣扎,在他以为她不敢反抗中,她狠狠的踢向他某个邪恶位置。

趁他愣住一秒间,洛情川娇弱身子一滚,竟意外的挣脱开他。她受惊的立刻跑到他对面,紧张得胸口剧烈地起伏。

莫云澜微讶地眯眼。

他盯着猎物的眼神很犀利,看着就让人不安。

“你、你不要过来。”

“你知道我们现在在哪里吗?”挑了挑眉,莫云澜从容反问她。

在哪里?

想了想,洛情川忽然记起来她本是想被海水淹没的……

是这个男人把她从海里捞上来的吗?

回忆起他刚才说的话,她忽然有些懂了。

生不如死的游戏,就是那个意思吗?

在警告着她没有他的允许,她想死都不行吗!

她一呆,男人的气息在靠近。

无路可逃,莫云澜轻松就抓到了小女人。

浑身上下只着了一条浴巾,相当于赤果的身躯把她用力压在墙上。

两人相贴的位置,是暧昧到一触即发的危险。

洛情川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她身上也只着了单薄睡衣,夏天的睡衣是纸片得很的……

“还想死吗?这是船上,你要是想的话我帮你?”纤腰上的大手缓缓游走,轻佻而诱情的动作在她哆嗦美好身子里徜徉。

洛情川吓得都不敢回话,只有死死的抓住自己衣角。

“你、你先放开我,我、我们有话好好说。”她小脸一片羞红。

莫云澜低低的笑,微微退开身躯。说不定他真的会兽性大发把她吃掉。

“想解释什么吗?”

扭捏动了下僵硬的身子,洛情川想了想,忽然抬起欣喜的小脸说道:“我们约好的时间还没有到不是吗?”

“恩?所以?”

“所以我现在还是自由的,对不对?”

莫云澜慵懒靠在墙上,朝她扫过来一眼,极淡的点头。

“你……你可不可以带我回去。”

“你有地方可去?”

他一句话,堵死了她所有退路。

望见她窘迫的楚楚可怜小样子,莫云澜眯起了狭长的眼,极淡的说:“我忘记了,你还有一个从小到大对你很仗义的朋友呢。”

“不!”洛情川浑身一震,猛的扑过来,一下把莫云澜压倒了墙上,小脸徒白的她死死盯着他:“我不许你伤害她!”

嘴角一勾,莫云澜冷冷低下眉眼:“你最好记住,你只是我打算买下来玩弄的奴,你还没有权利对我命令!”

洛情川在他强大的气势下止不住颤抖,但她小脸却仰得很坚定:“我知道,但我说了不许你伤害她!”

“你拿什么来补偿?”莫云澜一翻身,紧紧贴得密不可分的姿势,又让洛情川心跳如故,慌了起来。

她扭了扭身子,有意无意地轻轻磨蹭,令莫云澜本来就激昂的亢奋被这一阵乱蹭更滚烫。

洛情川小脸一红,吓得脸都白了。

“怎么?知道自己的地位价值了?”莫云澜冷笑。

身体里有股无比强烈的火从腹部燃烧,别的女人怎么挑他也没这么强烈的感觉。

没想到这个小妖精无措的模样,就让他喷发得疼痛,她成功把他的火挑了起来。

“我、我知道……”

洛情川微启的小嘴忽然被他狠狠封住,夹杂着烟草男人味入侵。

“唔、疼……”重重之吻让洛情川小嘴的皮都要磨破了般的麻辣。

他的身体好热,好烫。

莫云澜似乎在嫌弃她,忽然拿开手。他一双晶亮,染着兽欲的冷眸看着她,他挑情的在她耳垂呼出热气:“考虑好了没有?”

摇头,洛情川慌乱的摇头。

“我还没有考虑好!”

拒绝让莫云澜眉目一拧,精准掐住她手腕内侧脉博。

“疼……你抓疼我了。”扬起的手被他掐得吃疼,洛情川忍不住地疼得叫出声。

莫云澜把她一提,在她惊叫里把她整个人卡在他撑在墙壁的膝盖上。

据说腰力这么好的男人,那方面可是很强的……

越想身子越抖,越看他越觉得怕怕……

洛情川不敢呼吸,不敢说话,而他燃着欲火的眼睛一直都那么迫人盯紧她。

四周忽然好安静,安静到她很清楚听到他心跳的声音。

他的手忽然使力一扣,她痛得龇牙咧嘴,嘴角哼哼的叫着。

“噢,疼、疼……”真疼!

她皱着眉,美眸蓄着水雾,软软的嗓音低叫:“轻点,你轻点嘛!掐得我好疼。”

翘着小舌,她眨眼小声的抱怨。

“虽然我喜欢你,但我没什么耐性。”莫云澜低声警告。

她在企图挣扎寻找逃脱机会,他忍得难受。

情绪越来越不受身体控制的高涨,他连气息都在微微带着浓重的某种喘息。

掐捏着她优美的下巴,莫云澜目光像一把钢锥,寒光刺人心脾。

娇嫩的肌肤经不起他这般劲道肆虐,洛情川大眼可怜兮兮看着他。

她眼泪盈眶,泫然欲泣,红唇紧抿。

“小妖精,你可真会磨人。”莫云澜的身体很热,他忍不住含住她小嘴,用力的吻下去……

突如其来的霸道和可怕,让洛情川呆愣住,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感觉到她青涩的反应,莫云澜冷眸微眯。火热狂野的吻忽然轻柔了下来,就像是恋人之间缠缠绵绵的亲密那般,小心翼翼。

对一个交易礼物吻得这么温柔缠绵,那不是他莫云澜会做的事情,也不可能做出来……

他从来,不会吻任何女人,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已经破坏了他的规则!

被他骤然放开的洛情川身子失去控制,还没有从他这个吻中回神的她脚下一软,整个人软绵绵倒向地板……

等她自己察觉的时候,已经来不及稳住

小说文学

身子。

洛情川吓得花容失色,小嘴控制不住的发出尖叫:“啊……”

瞬间,她觉得自己一阵轻飘飘的在半空翻转。一双有力、安稳的臂膀揽着她纤腰,将她整个人安全的往怀里带去。

“啊……”

洛情川小脸一红,知道是这个男人将她给抱住,想到刚才他们的举动,她不由自主的便发出娇吟。

“我又没有把你脱光做点什么,你叫得这么销魂做什么?”

耳边的嗓音还是一样冷漠,但却多出一种让人小心肝砰砰砰乱跳的邪魅味道。

洛情川抬起小脸朝他望去,没想下一秒她身子就被他推开,从他怀里直接抽离。

看着眼前冷漠的男人,刚才在她心间的那一丝异样也就回到了冷酷无情的现实,心跳也变得正常了。

人家不过是想要玩弄她罢了,怎么可能是好心的救她呢?他这样冷漠无情的人,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举动。

洛情川在心底深呼吸,将脑海中对他的旖旎驱散,有些无措的看着他冷漠完美的侧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的答复,该给我了吧?”

答复……

做他买下来三天三夜的暖床人吗?

洛情川眼眸一沉,心里压抑的快要无法喘息。

如果她拒绝,他会不会惩罚无情无义的父亲他们?还是将这些怒气发泄到她身上?

“对你,我给的容忍已经很多,不要得寸进尺!”莫云澜一哼。对一个别人送上门交易的物品,他已经给了她足够宽容的条件。

“我……拒绝!”

洛情川咬着下唇,抬起脸坚定的回答!

莫云澜眯眼:“确定拒绝?”

“是!我很确定的拒绝!他们不值得我为他们这样做!”他们对她的伤害已经够多了,她再傻也不会在做这种犯贱的事!

“那你可知道你现在拒绝,就要付出同等代价。没有让我动心的筹码等价交换,我是不会接受你的拒绝,明白?”

果然,天下是没有免费午餐的。

她想用拒绝让这个男人惩罚父母亲的无情冷漠,但却无法逃掉这一句拒绝的代价。

如此,看起来不管她拒绝还是点头,结果都将不会有任何改变。

她,还是一样要陪这个男人三天三夜,做着最低贱的奴,无法逃离的命运……

是她太天真了,才会想得如此单纯。

洛情川小手紧紧的握着,她用力咬紧牙关,嫣红的唇瓣也已经被她咬得沁出一片淡淡的红色。

“怎么?玩不起?承受不来后果就不要随便开口拒绝。”莫云澜冷眸一沉,掌心抬起她小脸,强制性的让她没有办法咬紧牙关流血。

洛情川不甘心的沉默,咬得越发的紧。

几乎没有任何考虑,莫云澜俯首,狠狠吻下来。

洛情川整个人仿佛在云端里漂浮,脑袋里一整片轻飘飘的空白。

她鼻息之间全是这个人特别的麝香男性味道,虽然很冷,却有种让人说不出来的舒服感。

他应该是用了清爽型的古龙香水味吧?味道真好闻,淡淡的,却很符合他的身份和气质,很有品位……

洛情川眨着眼眸,对上他一双深邃无波的冷眸,莫名打了一个颤抖,赶紧低下头不敢在继续与他对视。

怕是一不小心,连魂魄都要被他吸走。

“不说话?”

洛情川继续秉承沉默是金的精神。

“不说话就是默认,既然默认,那就脱衣服履行交易吧,我现在就要你!”莫云澜一哼,甩手坐到黑色沙发里等待她主动去服侍。

果然是冷漠的人,洛情川知道,她没有选择了。

进退都一样,结果并没有因为她勇敢的拒绝有任何改变。

“别苦着一张脸!我可没有逼迫你。这样的你一点价值也没有,也勾不起我任何兴致!”

“我……知道了。”洛情川绞着双手,轻声点头。

“那就来吧!三天后我就还给你自由之身,在我没有开口之前你的自由没有人敢干涉!”

也对!

或许她真应该认真思考这件事情,既然进退都没有路,这个男人的三天三夜倒是最好的选择了。

三天后他们就形同陌路,她也能得到自由之身。

“放心,我从来不会强人所难,三天后我会给你满意的答案。”

他会这么好心吗?

洛情川眨眨乌黑的清澈大眼,直勾勾看向这个男人。她觉得,她不应该相信他的话。

“当然,我可以说一是一,但你也得乖乖旅行你的承诺!一般发现你越轨,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果然……是不会安好心的。

她就知道,他从来就不会让她失望。

这不,他赤果果的欲望马上呈现在他冰冷无情的脸上,一点遮掩都没有。

洛情川抱着自己,才发现掌心下的自己未着寸缕,单薄的睡袍早就被他撤掉了。

海风从窗口吹进来,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冷?”

原本就觉得凉意逼人,但听到莫云澜这句话的时候,洛情川才知道这种从心底窜上来的寒意,比任何冰雪冷风都要令人觉得骇然。

“不……”冷字还没有发出去,她肩膀里一暖,身上也多了几分淡淡,好闻的温暖气息。

洛情川低眉,望着香肩里多出来的黑色西装,心里除了暖意流淌,更多的是无法遏制的一种颤抖。

 

她真的很害怕这个男人。

他就像是一个谜,你不能去猜测他,否则将会迎来他狂风暴雨的肆虐。

“女人有时候别倔强。”放下手,莫云澜冷哼。

洛情川吸吸鼻子,嗅到了来自他身上一种令人感觉很安稳的气息。

他别着侧脸,轮廓精致完美,菱角分明。明明是看起来如此高冷无情的人,为什么他身上有一种温暖的味道呢?

是她太缺那种感觉,所以就因为他这个小小的举动,心里起了翻天覆地吗?

不……

不是的,她心里很清楚这个男人对她而言很陌生。这算是他们第二次见面,还是用这种不堪的交易见的面,她不太懂人情世故,却也知人间冷暖心自知的道理。

她没有理由相信这个男人对她有半分好心好意,他不过是想要她心甘情愿被他玩弄三天三夜罢了!

洛情川深深呼吸,背对着那个挺拔冷漠的背影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说。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愿意留下来就留,不留走人!我不缺女人,也不需要用强迫手段去得到一个女人……”

听到他不带半点温度的话,洛情川收回心里翻滚的情绪,抬起眼角涩生生看了看他侧脸。

“不要跟我罗嗦!”

“我……”

洛情川握着小手等了三秒,男人再也没有问她,转身往外面走了出去。

她想叫住他,却不知道该叫什么,叫住他又要做什么。

她已经拒绝了不愿意陪他三天三夜,他也真的没有强求,这看起来是一件她很满意的结果,对吧?

这就是她要的,心里却比刚才还要来得紧张不安,这到底是怎么了?

洛情川裹紧身上还带有男人淡淡温暖气息的黑色西装外套,丝滑的料子与她细嫩的肌肤轻轻磨砂,竟有种令人心中酥麻的暧昧感。

愣了愣,她有些无措。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洛情川赶紧将自己的情绪调整好。没多久,门边站着重新返回来的男人。

“这是你的衣服,记住,下次想死可没有人会救你!”莫云澜将衣服放下,淡漠一哼走出门。

呆呆望着很有质感的白色及膝无肩套裙,洛情川小手轻轻触摸,翻开牌子一看,竟是货真价实的香奈儿春夏新款……

记得去年姐姐过生日的时候,父亲就送了姐姐从头到脚一身的香奈儿,她那时羡慕极了。

这一套最新爆款的款式和面料都是她非常喜爱的,简单清爽,大气却又时尚休闲,非常迷人。

嘴角有些讽刺勾了勾,洛情川放下裙子,并没有穿上。

吃人嘴软,一个道理。

要是她接受男人这么高贵的施舍,一定也会付出翻倍的代价。

望着窗外万家灯火闪烁,洛情川心头有一丝凄凉,身上的西装任她抱得再紧,忽然也暖不到她的心了。

等门再度被人推开的时候,她转身,对上男人冷冷的深邃眼眸。

几乎是下一秒,洛情川就主动避开男人直勾勾的视线。

他身上有一种凌厉的气势,凸显出他气质与霸道的同时,也让人觉得非常有压力。

“不穿?还是看不上?”

“不,不是……”听到他冷淡的质问,洛情川不想生出事端,赶紧摇头回答。

“那为什么不愿意穿?”

“我……只是不能接受你这样贵重的礼物,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能不能将我原本的衣服还给我呢?”

忐忑的洛情川没有等到男人的答案,而是听到空气中传来‘噗’一声。

她迅速抬起小脸,看见男人将她非常喜欢的裙子揉成一团,直接仍入垃圾桶里了……

洛情川小脸一白,怎么都没有想到男人竟然冷漠到这样的地步!

“下船。”莫云澜淡淡丢下两个字后便走出大门。

“我……等等……”

洛情川羞愤的咬着下唇,开口叫住离开的男人。

她这个样子怎么下船!

就算是还披着他的西装,根本是连她的大腿都遮不住,走出船肯定成为大家欣赏的目标。

这种丢人的事情她实在是做不出来。

莫云澜并没有停下脚步,任由她在身后不停的叫他,无动于衷。

该死的!这么狂拽酷炫!

眼看他就要走到船廊尽头下去见人,着急的洛情川拔腿就跑上去,来不及挡住他,她从他身后用力拉住他衬衫,两手狠狠一扯……

“撕拉!”

没想她用力过猛,一下就将他的衬衫拉得变形,扣子都被拉掉了。

空气中忽然安静。

洛情川小手如触电一样快速缩回来,一双乌黑眼眸傻傻看着转过来的那张迷人脸庞,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更让人羞涩的,是男人胸口的衬衫裂开,若隐若现露出他古铜色的精装胸肌,看起来相当性感诱人……

他身材一定很好,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完美精壮吧!

“这么迫不及待撕裂我衣服……”

“我不是故意的,也没有想要脱你衣服……”

“解释就是掩饰,只可惜我现在对你没有兴趣了!”莫云澜一甩手,将她小手推远。

洛情川:“……”

她没有想对他做什么!

“能不能……给我一件衣服?”

“你求我?”

听到他无情的话,洛情川握紧小手,小脸白了白。

“已经迟了。”

“什么意思?是……再说我恢复自由了吗?那……”

“洛广益从此在商界除名,而你……”莫云澜一哼,停住了话。

“我怎么样?”

听他说一半话,在关键时停住,洛情川只好小声反问。

“你将成为洛广益下一个牺牲品!说不定洛广益会把你卖给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

“不可能,我已经看清楚他们的真面目,我没有这么傻……”洛情川大声的反驳。

莫云澜薄唇微勾:“呵呵……”

“你笑什么?”

洛情川被他冷淡的笑和欲言又止的眼神弄得很不安,以为是他和无情的父亲又做了什么交易,将她当成筹码。

如果是这样,她亲手毁掉自己也不会让他们的想法如愿!

这种耻辱只接受过一次就足够,更何况她现在什么都完全了解。要还被他们利用出卖,傻傻的什么都不反抗那她也真没有必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干脆自己一头撞死算了。

“没笑什么,你想多了。你也可以相信你自己的能力,不会被别人利用!虽然我觉得现在的你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莫云澜哼完话就转身离开,看也不看惊呆的洛情川。

小手里还抓着从莫云澜衬衫上拉下来的一颗精致复古扣子,洛情川眼睁睁看他就这么消失在眼前,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个男人……他的心是石头做的吗?怎么可以如此铁石心肠……

想着待会下船后被人围观的窘况,洛情川就一步也移不开。

莫云澜,你可真狠心!

可是情况再糟糕,也容不得她不下船,因为莫云澜再次上来的时候,整个人冰冷得令人不寒而栗。

他穿着白衬衫与黑色休闲裤,就站在她对面,深邃狭长的冷眸直勾勾,却不带半点温度的刺向她。

这种眼光,似乎在无声的说着他都不要她了,她还死赖着厚脸皮不愿意下船。

深呼吸,洛情川握紧小手,在他盯紧的目光中大步走出去!

谁爱看就爱吧!反正她名声已经臭了。

上次的卫生间丑闻她已经身败名裂,这次算得了什么。

已经打定主意离开的洛情川不再搭理莫云澜,冷冷清清的与他擦肩而过。

就在她准备踏步下去瞬间,手臂被人用力一拽……

“啊!”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洛情川一时没有任何防备,整个身子直直往后面摔下去!

该死的!

莫云澜霸道不讲理的动作让给洛情川心头一怒,再被他抱住那一秒,她扬起小手狠狠的用力朝他俊美无俦脸上煽去。

这巴掌,是给他这个目中无人和欺压她的报酬!

“打我?吃豹子胆了?”捉住她柔若无骨小手,莫云澜脸上夹杂着暴风雨朝她劈下。

“打你又怎样?你该打……”

“嗯哼?”

洛情川被他冷哼压倒在护栏,半个身子都悬空的危险。

她能感觉海风从下面吹开,只穿了小裤裤和他西装外套的她顿时觉得好凉,就像是什么都没有穿一样,被他凶猛的压制。

“别……别用力,我会掉下去的。”刚才生气鼓起来勇气在半个身子掉出去之时,再也提不起来了。

洛情川颤抖着身子,在莫云澜凶狠而掠夺动作里被臣服,小声的对他开口。在不停手,她真要掉下去喂鲨鱼了。

“这下知道乖乖听话了?刚才不是很厉害?”看到她楚楚可怜的哀求,莫云澜却并没有放开她,而是更过分的附身。他薄凉的唇,就停留在她因为害怕而微微颤动的唇瓣三厘米处。

他的气息热热,痒痒佛到她毛孔里,非常非常的痒,有点酥酥麻麻的感觉。

“在求我一次啊,看我会不会大发慈悲,放过你!”

“不是……要下船吗?大家都下去……”洛情川克制着发抖的身子,脚尖也不敢离开路面,一旦离开,失去重心位置,她绝对会摔下海里!

她虽然很生气,但是跟他讲道理是完全行不同的,这个男人绝对不会听她的话,乖乖放她。

她狠狠咬着下唇,就在男人眯眼瞬间,她抬起膝盖用力撞向他敏感部位。

“有点小野性,更让人喜欢。女人一旦没有了傲骨,就只是别人床上的发泄品了。”

下一秒,莫云澜如她打的算盘一样,松手。

“啊……”

洛情川身体失去安全依靠,往后倒下去,吓得她魂飞魄散。

但是莫云澜这次没有在接住她,更不会出手帮助。

洛情川知道他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看她在危急时刻做出什么反应……

一咬牙,洛情川伸出手,小手软绵绵抱住莫云澜脖子,缠绕着他,总算是安全着地。

两脚一站稳,洛情川立马放开抱住莫云澜的手。

“呵呵,主动送上门的,还想逃掉?”

不妙……

这个男人行事作风绝对不能用常理来衡量。他最喜欢新鲜刺激,还出乎意料!

所以洛情川没有站稳,就被莫云澜反扑,压倒船廊墙壁上。

这是……要壁咚吗?常常听人描述被什么人压墙壁咚是一件很刺激,很浪漫的事情……

但此刻……

她可一点也不觉得是浪漫,相反的心里还觉得非常害怕。

轻轻眨眼,洛情川小心翼翼对上他深邃得望不到底的精锐眼眸。

“先生……唔……”话没有说出口,就被他吻住了。

身子被他提起来,跨坐到他强健有力的腿上,就在海风习习的船廊里撕心裂肺的狼吻!

洛情川青涩得如同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哪里是这一头凶残霸道的狼王对手,只有被吃的份。

一旦被他吻得脑袋一片空白,她整个世界都是这个男人的气息。

久久,洛情川感觉有人在动她。

她转动眼珠,身边确是两服侍她换衣服的女孩。

洛情川神经一紧,完全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小姐,衣服已经穿好了,请你随我们下去。”两名女仆完成任务,便是轻声细语的开口说道。

洛情川有些受宠若惊退后两步。

被两个年纪差不多的女孩低头弯腰,对洛情川来说万万要不得。

“是我们两人的服侍让小姐你不喜欢吗?饶命……请小姐饶命……”

洛情川都没有说任何话,这两个女仆就哆嗦着跪下来求饶。

这……感觉让人好尴尬。

“我很喜欢,但是你们也不用这样,我跟你们走下去就是,先起来吧。”怕他们两个人还继续跪,被人撞见说不定指责她为难下人呢。

“谢谢小姐不杀之恩!”两名女仆站起来道谢。

“下去吧!”不想跟他们纠结在这里浪费时间,洛情川只好自己先迈开步子走下去。

下了专属的房,走到下面便是精致的船厅,厅外还有非常精致浪漫的双人小桌子。

不愧是私人豪华船艇,一眼看过去应有尽有,连装修都是偏向欧式浪漫风格。

洛情川正看的出神,就被人在身边叫:“小姐请随我来。”

“好……咦,不对!我要走的地方是下船出口,不是往里面走!”发现女仆带她走的地方不对,洛情川开口提出疑问。

“总裁请小姐过去喝一杯暂别酒,小姐你是不想过去,拒绝吗?”女仆脸色没有任何波澜起伏的反问。

又是拒绝!

洛情川不敢想象这一拒绝,又要掉入男人什么陷阱。

想来想去,她还是决定去见见那个男人,顺便质问他到底还想纠缠多久才点头让她下船!

女仆带着她转了一圈,最后停在靠近窗边的专属双人桌。

“小姐,就是这里,总裁在里面等你。”

“谢谢!”洛情川点头道谢,不用女仆开门,她用手推开门走进去。

一眼就看到酒红沙发上……躺着一个男人。

洛情川一愣,眨眨眼,她再仔细一看,竟然发现这个男人不是莫云澜,不是那个跟她有冲突的男人。

难道来错地方了?

不对,刚才带她过来的女仆,就是莫云澜吩咐去给她穿衣服的那两个其中之一,错不了!

但是这个男人的确不是莫云澜,千真万确的不是!

不管是瞪大双眼看几次,洛情川都十分肯定这个男人她不认识。

尤其是气质,这个男人看起来柔和了太多倍。

走进来也已经快三分钟,酒红色沙发上的陌生男人一点动静也没有。

洛情川想了想,既然是这样,那她现在离开吧。

她打定主意正要离开,就在下一秒,男人忽然睁开眼,一双清澈碧绿的眼睛非常有穿透力看着她。

好漂亮的一双蓝眼睛,这个男人竟然是个混血儿……

两人就这样呆呆的四目相对,没有人说话。

“你谁?”

“对不起,我们不认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洛情川点点头道了一声抱歉,就去拉门想退出去。

没想打开的门外……是一白衬衫黑休闲裤,冷漠、强大的男人。

真是太糟糕了!

洛情川心底暗暗叫道,门外的男人动了。

他一步步逼过来,她无路可退……

“等一下!”洛情川着急的站定,不反抗。

莫云澜微微皱眉,看了受到惊吓,小脸白里透红的小女人,薄唇微勾。

然后他就这样与她擦肩而过……

洛情川傻眼,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呢。

“哈哈……有趣!”

一声大笑传来,洛情川才回神,就看见莫云澜已经走到酒红色沙发旁边。

“滚出去!”

在洛情川和男人眼神注视之下,莫云澜居高临下对着躺在床上的人冷冷一哼。

“……”

场面安静得好诡异。

下一秒,洛情川利落迈开脚步,此时不走等合适……

“你!给我留下!”

洛情川背后凉凉的,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僵直在原地,实在是让人不知如何是好。

“你,可以滚出去了!”

洛情川看不到莫云澜的动作,但是她身后却想起了脚步声,耳边,传来一道戏谑的笑。

“小美人儿,今夜好好服侍他。他今天火气非常大,那方面可是很凶残的,祝你们一夜春宵到天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太阳资讯网--新鲜、资讯第一门户 » 男朋友尺寸大什么体验;新白洁性荡生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