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轻一点别伤到肚子里的孩子:任我爽橹在线精品视频

宋七夕,你还愣着做什么,快去拿吹风机。”秦世修眼底滑出一丝不耐。

七夕连忙跳下了床冲进了洗手间,拿着吹风机出来,插了电源,很快就有热风出来,她拿着吹风机对着秦世修的脑袋一阵猛吹。

不一会儿的时间秦世修就皱起了眉头,“宋七夕,你在公报私仇!”

“我平时自己就是这么吹头发的,用最大风力吹的速度快一点。”七夕笑嘻嘻的看着秦世修的眼睛,“帮你吹得快一点你还可以早一点去睡觉。”

而后,七夕就听到秦世修这样说道。

“我不追求速度。”

“用低档的风力。”

“温柔一点。”

“如果你连温柔都不懂的话,那么我想我可以来教你。”

七夕看着秦世修的后脑勺做了个翻白眼的动作……

“别做小动作,你以为我看不见是不是?”

七夕瞬间石化,难不成这个可恶的男人背后还长着眼睛不成!

她嘴角挤出一抹笑容,“秦世修你多虑了,我怎么可能这么做呢。”

随后七夕开了低档的风帮秦世修吹头发,虽说谈不上温柔,但是力道比之前轻柔了一些。

帮秦世修吹完头发七夕以为他就会从自己房间里出去了,没想到他却是慢腾腾的从床沿站了起来,冷漠的目光打量在七夕身上。

“秦世修,你怎么这么看着我,我有哪里不对?”七夕自然的往后退了几步,希望跟他保持安全距离。

秦世修嘴角微微上扬着,“宋七夕,你没有穿内衣。”

七夕三秒钟之后反应过来秦世修的话,她睡觉时确实是没有穿着内衣的习惯,刚刚秦世修进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床上要睡觉了。

她身上还穿着不算薄的睡衣,连她身上没有穿内衣这个男人都能看出来,难不成他是透视眼?

当下七夕脑袋里是又羞又窘,而后她做出了一个令她自己也想不明白的动作,她踮起了脚尖捂住了秦世修的眼睛。

在七夕捂住秦世修眼睛的瞬间,他的嘴角还是呈现微扬的状态,脸颊感知着她掌心带来的柔软与温暖,还有随着她的靠近她身上散发着清澈好闻的气息,让他回忆起那一晚,她像是一支美好的白色百合盛放在他身下。

“宋七夕,你真是傻得可以,你以为捂住了我的眼睛我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秦世修低沉的声线迅速让七夕移开了手掌,她脸红红的看着他,道歉,“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那恐怕已经太晚了。”秦世修的手掌像是藤蔓一般的缠住了七夕的手臂,他拉她入怀,幽深的目光禁锢着她慌乱的眼神,“这一次是你先惹我的。”

他捧起她的脸,重重的亲了下去,他很容易寻到她的舌尖,探寻着她口中的香甜,他的手还伸到了七夕的衣服里。

七夕不断挥舞着双臂,拍打他的胸膛,找准机会咬下了贝齿,秦世修“嘶”了一声,放开了七夕。

“秦世修你再碰我试试!”七夕拿起枕头护在身前,一脸气呼呼的看着他。

“这可是你说的。”秦世修朝着七夕走了几步,就看到那个丫头已经跳上了床,抓起一旁的台灯气呼呼的看着他这个敌人。

“秦世修你再往前一步的话……”

“你就用台灯敲我的脑袋么?”秦世修双臂环着胸膛,眼底浮出一丝笑意,“你还是保护好你的台灯。”

说完这句话没多久,秦世修就转身离开了七夕的房间。

看到房门关上,七夕从床沿慢慢的滑落下来,双臂环着自己的双膝,心跳依旧跳动的很快。

秦世修回到自己的房间,他从书桌抽屉里的最里层翻出一个蓝色丝绒的盒子,他将盒盖打开,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条钻石项链,那是他一年前去南非执行任务时偶然间得到的,当他拿到这条价值连城的“托斯卡纳的星光”就知道它会属于南菱。

他计划在今年南菱的生日时将这条项链送给她,并向她表白,没想到在这之前南菱已经跟何念之在一起了。

当时从南菱口中听到这个消息时,他心里的失落感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尽管南菱现在跟念之在一起,但是他还是会把这条“托斯卡纳的星光”送给她。

托斯卡纳的星光散发出璀璨的光芒,秦世修眼底幽深的像是午夜的海水,良久他将盒盖关上,阻绝掉那太过耀眼的光芒。

七夕这一夜睡的都不是很安稳,第二天她早早的就起床了,没想到秦世修起的也很早,他已经坐在客厅里喝茶了。

七夕放轻了脚步缓缓的走下了楼梯,这时秦世修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向了楼梯上你蹑手蹑脚的某人,“宋七夕你过来。”

天知道七夕在这一刻多想多自己隐藏起来,她不情愿的走到秦世修面前,“秦世修你有事?”

“你去厨房把早餐做了。”秦世修淡淡的说了一句。

“你想要吃早餐的话让林妈给你做就是了,我又不会做。”七夕看了看厨房的方向没有看到林妈的身影,这时秦世修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别看了林妈不在家里,她回乡下去了,在林妈回来之前这段时间家里的家务活跟早中晚三餐都由你来做。”

“秦世修,你还可以说的再过分一点,负责任的告诉你吧,在家务跟做饭上面我是一点天赋都没有,你要是想让这个家变得跟战争现场一样,我倒是可以帮忙的。”七夕嘴角咧出一丝清澈的笑容,然后她开始在自己的包包里翻什么。

秦世修看到七夕从自己的钱包里翻出一张二十块钱来。

“秦世修,这二十块钱给你,给你买早饭吃。”说完七夕就拿起包包跑向了客厅门口,“我早上学校还有课就不陪你了,再见!”

秦世修看着七夕跑开的背影,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她竟然给钱给他买早饭吃,这算什么事。

七夕一早去了学校,她站在女生宿舍楼下等着蓉蓉下来,看到蓉蓉从大门口走出来,七夕朝她挥挥手,“蓉蓉。”

七夕一路小跑到沈蓉面前,“蓉蓉,昨天的事情我应该向你道歉,我没想到江晨会是那样的反应……”

“七夕你别说了,这件事情不怪你,江先生不喜欢我也不是你的错,再怎么说我也要谢谢你帮我约了江先生,让我认清楚了一个现实。”沈蓉垂眸笑笑,她无暇的脸上带着几分苍白。

“蓉蓉,这件事情你也别放在心上,江晨的审美有点特别,他放弃你是他的损失,你值得一个更好的男人拥有你。”七夕不知道该怎么跟蓉蓉说自己跟江晨很早之前就认识的事情,她总觉得此刻她说的越多错的也就越多。

“未来的事情谁知道呢,走一步算一步吧。”沈蓉无奈的耸耸肩膀,“七夕这件事情就先不说了,你吃过早餐没,没有吃的话我们就一起去食堂吃早餐。”

“走吧走吧,我还真的没有吃早餐。”七夕揽着蓉蓉的手臂,两个人笑嘻嘻的朝着食堂的方向走去。

吃完早餐七夕跟蓉蓉去上表演课,一堂课下来已经临近中午,蓉蓉约了人就先再走了,七夕一个人在校园里闲逛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七夕。”

七夕转头一看,就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南菱,她穿着白色的长裙,怀中抱着几本书,清纯的样子就像是刚步入大学的女学生。

七夕微笑的跟南菱打招呼,“嗨!南菱,这么巧竟然在这里碰到你。”

“刚刚我看你背影的时候就觉得挺像你的,没想到真是你,我刚去艺术系见老师的,现在准备回去了。”

微风吹来,吹起南菱的长发,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花香,七夕看着眼前的她不禁想,南菱她真的很漂亮,更何况她还这么温柔,一定会有很多的男人喜欢吧。

“七夕你也是一个人吗?”

“嗯,我上完课了,准备去吃午餐。”

“反正我也是一个人,不如我们一起找地方吃午餐!”

七夕很爽快的答应了,她带着南菱去了一家很好吃的私房菜馆,这间菜馆位于电影学院外面几百米的小巷子里,地点虽然隐蔽,但是因为口味好还是引得蛮多的学生过去吃的。

私房菜馆的老板娘热情的接待了七夕跟南菱,“七夕,还是那几样菜吗?”

七夕问老板娘要了菜单递给南菱,“南菱,这边的每一道菜都非常好吃,你随便点都不会有错的。”

南菱笑着接过了菜单,开始点菜。

“七夕,你的朋友都很漂亮啊。”老板娘看了南菱一眼,笑着跟七夕说道。

南菱点完菜将菜单还给老板娘,老板娘跟七夕她们说了一些话便下去准备午餐了。

“七夕,明天是我的生日,到时候你跟世修一起过来玩。”午餐的时候南菱这样对七夕说。

“好的啊。”七夕脸上的笑容有些不自然,让她跟秦世修一起去参加南菱的生日派对,这让她有些迟疑,不过看在南菱的面子上七夕还是答应了,毕竟她只是讨厌秦世修而已!

“那你们明天晚上早点过来,顺便我还可以跟你说说话。”

七夕微笑的点点头,然后她问了一句,“南菱,你跟秦世修认识很久了吗?”

“差不多十几年了,七夕,世修虽然看着挺不好相处的……”

七夕听到南菱这么说的时候,她很自觉的点点头,是啊,这个男人太不好相处了,秦世修早上还想拉着她给他当女佣呢。

南菱没有看到七夕的表情,于是她继续说道:“世修其实是个外冷内热的人,跟他相处你就会发现他是个很重感情的人,既然他选择跟你在一起,他就会用心待你的……”

七夕笑笑不说话,心里莫名的在想,她们在聊同一个男人吗,好像不是吧。

吃完饭七夕带着南菱走出了小饭馆的门,老板娘还亲自将她们送到门口,目送她们走了一段距离她才转身回去干活了。

 

从小饭馆走到外面的大路需要经过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巷,没想到七夕带着南菱刚走进小巷,两流氓模样的人就拦住了她们的去路,一前一后将她们堵了起来。

其中一个男人手中拿着明晃晃的刀子,“亮子,没想到这两个女人还挺漂亮的呢,可惜我们只劫财不劫色。”

那名被唤作“亮子”的男人谨慎的看了看四周,“老大,我们快点速战速决,这个地方不太保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过来人了。”

“听你的速战速决!”拿刀的男人很凶的看着七夕她们,“还不快把你们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不然的话我就拿着刀把你们的小脸蛋给画花。”

七夕虽然平时跟秦世修吵架的时候还几分底气,但是现在别人手中可是拿着刀,她还是挺在乎自己的小命的,出点小钱破点灾她还是愿意的。

“南菱,你不要害怕啊,我保护你。”七夕往前走了一步将南菱护在身后,然后她开始低头翻自己的钱包,她刚把钱包拿出来,钱包就被人抢了去。

抢七夕钱包的不是流氓,而是南菱,南菱她冲着七夕一笑,“七夕谢谢你的好意了,还是我来保护你吧。”

七夕惊愕的看着眼前那张清纯的脸,“南菱你说什么?”

南菱晃晃手中的钱包,“我说,我保护你啊。”

七夕还没反应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她就看到南菱以凌厉的姿势,几下子就制服了那个拿刀的男人,并扭住了他的手臂将他扣在墙壁上,南菱温柔的对那人说,“你们还学别人抢劫吗?”

她将刀尖抵着那人的脸颊,“还是我来画花你的脸好了。”

“不要不要,我还要靠这张脸吃饭呢,美女你放过我吧,我有眼不识泰山才会学人家抢劫,这时我们第一次出来混,下次不敢了,你就放过我们一次。”

“如果再被我发现你们还作案的话,那恐怕就不是画花脸的事情了。”南菱轻轻一扔,便将那把刀准确无误的扎进了不远处的树干上,男人只听到一阵冷风从耳旁刮过,他身体一颤便坐在了地上,“再,再也不敢做抢劫的事了。”

南菱的这一动作彻底震撼另一个流氓,他根本不顾自己的老大撒腿就逃了。

南菱看到这一幕,嘴角溢出一抹笑容,她拍去手上的灰尘,回头看了眼呆若木鸡的七夕,“都解决了七夕,我们走吧。”

“嗯,走吧。”

七夕回头看了眼那把扎进树干的刀,虽然她刚刚是亲眼所见南菱轻轻一扔,那把刀就扎进了树干里,可是她还是有点不相信这时这么柔弱的南菱所做出的事情,南菱那么温柔竟然会做这种事情,这太不可思议了!

南菱,著名的服装设计师,曾在国外屡获服装设计大奖,这一次她回国创立了自己的服装品牌……简,并拥有自己的独立工作室,这是外人所能查到的南菱的资料,外人所不知的是,她是神秘夜色的成员,外表清秀可人,身手比一般的男人都要好,对付几个小流氓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

但是对七夕来说,刚刚的那一幕对她来说也很震撼。

此刻七夕正坐在南菱的工作室里,她手捧着一杯暖茶,脑海里还在回想着刚刚的那一幕。

南菱从外面取了几件刚做好的礼服进来,她喊了七夕几声都没有应答,“七夕你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啊!”

七夕这才回复了思绪,“南菱我还在想刚刚的事情,我只是很好奇你这么恬静的女生竟然身手这么厉害,简直震撼到我了。”

南菱将手中的礼服挂好,而后在七夕面前坐了下来,“原来七夕你在想这个事情啊,没什么好震惊的,我以前高中时学过咏春跟跆拳道,还拿过全国武术组的冠军,刚刚事情是小意思。”

七夕的嘴巴简直可以含的下一颗鸡蛋,“南菱你这么说的话我更加要佩服你了,在我的印象里学武的女生会少了温柔的感觉,而且身材也会变得很强壮,你却将女神跟女侠的范维持的刚刚好。”

“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啊,现在好多年也不练习了,只记得一些防身的本事了。”南菱委婉的说着,毕竟他们的那个世界太过复杂了,相信世修也不会跟七夕说的,“七夕有时间的话我可以教你一些女子防身术,以备不时之需。”

“那太好了,我太需要防身了。”嗯,她需要防秦世修那个可恶的男人!

南菱被七夕说话的表情给逗笑了,“七夕你真好玩,相信世修也是爱上你的这个性格吧。”

“还好了。”七夕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要是让南菱知道她跟秦世修领结婚证的真正理由,恐怕她就不会这么说了吧。

随意的跟南菱聊了聊天,七夕起身准备回去了,南菱叫住了她,“七夕,我有礼物送给你。”

只见南菱手中拿着几件样式简约精美的礼服,她笑盈盈的看着七夕,“七夕,这几件都是我亲自设计制作的小礼服,你可以挑选一件你喜欢的,我送给你。”

“这些礼服都看着很漂亮,我怎么好意思收呢!”

“如果你把我当朋友的话,就一定要收。”

南菱邀请七夕挑选礼服,七夕看中了一款纯白色,裙摆是百褶设计的小礼服,她问南菱:“我可以挑这一件吧。”

“当然可以!我原先设计的时候就是想把这条裙子送给你的,没想到你一挑就把这条裙子给挑中了,看来我们之间还是很有默契的。”南菱将那条白色裙子递给七夕,“明天晚上你可以穿着它来我的生日派对,相信一定会很适合的。”

七夕拎着礼服袋走出了南菱的工作室,对她来说这一天经历的事情还真不少,早上差点被秦世修当成厨娘使唤,差点被流氓抢了钱包,现在还得到了南菱送她的礼物,看来她今天一天的收获还算不错。

回家路上经过面包房,七夕下车去买了几袋面包,然后开车回家。

黄昏下的别墅群,有种安静的美感,当七夕看到庭院里停着秦世修的车时,她心里咯噔了一下,他这么早就回来了?

她的步伐刚踏进别墅大门,就看到玄关那摆着秦世修的鞋子,她心底顿时哀嚎一片。

呼……七夕努力的呼吸了一口空气,调整

小说文学

好心情走进了客厅,只见那讨厌的男人在客厅里坐着,在他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一叠厚厚的文件。

看样子秦世修今天是没去上班,直接在家里办公了。

七夕看到他在看文件,自动让自己不存在,轻轻朝着楼梯走去。

“宋七夕,我这么大个人坐在这里你看不见?”身后传来秦世修冷漠的声音。

他的话自动让七夕的脚步停顿了下来,七夕调整出自己的笑容,转身,看向沙发上的男人,“秦世修,我回来了。刚刚看到你在忙,我就没好意思打扰你。”

“是不好意思打扰,还是你不想看到我?”秦世修放下手中的文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朝着七夕这边走来。

这个男人真是明知故问,既然都知道答案,何必再问她呢,七夕心里嘀咕着,脸上却溢出了笑容,“当然是不好意思打扰你啊,看你这么日理万机的样子,我怎么好意思来打扰你,我还是很有自觉性的。”

这时,秦世修发现了七夕手中拎着南菱服装品牌的包装袋,他轻轻挑了挑眉,“你今天见过南菱了?”

“见过了,她今天去我们学校,正好我们碰到了,我带她去吃饭,走到巷子里时我们还碰到了抢劫的流氓……”

“有没有事?”秦世修眼底深了一些。

“我没有事。”七夕有些纳闷,自己一个大活人站在他面前,他居然还问她有没有事。

“不是问你有没有事,是问南菱。”

“噢,原来你是问南菱啊,南菱的身手很好,她几下子就制服了那个流氓,如果今天没有她在的话,恐怕我的钱包就保不住了。”

听到七夕这么说,秦世修放松了些。

“宋七夕,你手中拿着的另一个袋子里装着什么?”

七夕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塑料袋,而后她上前将那个袋子递到了秦世修面前,“这是我刚刚在外面买的面包,给你晚上当晚餐吃。”

秦世修定定的看着七夕递过来的袋子他没有接过去,只是看着七夕冷笑了一声,“宋七夕你就打算让你的丈夫晚餐吃的这么寒掺。”

小说文学

秦世修我纠正你一点,你只是我法律上的丈夫,并不是我真实的丈夫,我回来的路上能给你买面包已经算不错了。”秦世修不接这个面包袋子,七夕就硬是将这个袋子塞进了他手中,“不用客气,你晚餐慢慢吃。”

说完七夕就跑上了楼梯,秦世修看着她逃跑时的背影,眼底深沉一片,拿着面包袋子的指尖渐渐收拢了起来。

隔天便是南菱的生日,傍晚的时候秦世修下班回来接七夕,当他看着穿着白色小礼服的宋七夕从楼梯上缓缓走下来的样子,眼神竟是一怔,没想到这个女人打扮起来还是很好看的,比他公司里的那些女影星好看多了。

七夕抬起目光便跟秦世修的目光撞到了一起,秦世修不动声色的移开了目光,他说:“宋七夕,这就是南菱送你的礼服?”

七夕点了点头,而后她就听到秦世修说了这么一句,“还是礼服好看。”

七夕疑惑的拧着眉头,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当然秦世修不会告诉她话里的意思,他直接转身走向了门口,“我们出门了。”

“真是个莫名其妙的人。”七夕努努嘴巴跟上了秦世修的步伐。她弯身坐进了车里,系好安全带一抬头就看到小格子里放着一个蓝色丝绒的盒子,她拿起打开一看,眼底溢出晶澈的笑容,“这不是很有名的钻石项链,叫‘托斯卡纳的星光’!”

“你竟然知道这个?”

“别小瞧人好吧,我也是有一些见识的,相传欧洲有一个很大国家的伯爵,他为了跟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特意让人制造了这条钻石项链,后来伯爵甚至为了跟那个女人抛却一切身份地位带着她私奔,后来男人死于一场瘟疫,而这个女人戴着他给的项链想念了他一生。这条名叫‘托斯卡纳的星光’的钻石项链象征着矢志不渝的爱情跟一生的想念,秦世修没想到这条项链在你手里。”

秦世修听着七夕讲的故事,脸色渐渐深沉了下来,他蹙着眉头看着车前方,“宋七夕,把项链给我放回去。”

“放回去就放回去,我又不是想要这条项链,只是借我看一眼嘛。”七夕将蓝丝绒的盒子盖上,塞进了小格子里。

对于秦世修来说刚刚的那个故事对他来说是天大的讽刺,他当然知道‘托斯卡纳的星光’背后所存在的故事,他对南菱有意,但南菱却对他无情,他甚至想今天在南菱生日的时候将这条项链送给她,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件很一厢情愿的事情。

车内的气氛莫名其妙的凝固了起来,既然秦世修不说话了,那么七夕也选择不说,她索性靠着车座观赏起窗外的景色来。

去往南菱所居住的地方这一路的风景还是不错的,七夕选择这一路看风景而不要看秦世修那张冰冷的脸。

傍晚时分,金黄色的光笼罩着南菱位于山间的别墅,她所住的地方就像是童话里的城堡。

白色的别墅外面种满了各种各样的植物,有一些是七夕叫不出名字,但是却分外美丽动人。

七夕从车里下来,眼神所经过的地方都是一处风景,她不得不赞佩起南菱的品位来,人长得这么漂亮,就连居住的地方都这么梦幻。

秦世修在车里坐了一会儿才准备下车,下车之前他将那个蓝丝绒的盒子装进了西装口袋。

“世修……”

秦世修朝着七夕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他一回头就看到了韩晨风,他嘴角扬起了笑容,“韩大哥真是稀客啊,没想到你也会来祝贺南菱生日。”

“南菱妹子生日,作为大哥的我总是要来看看的,不过我今天晚上公司有事不能多呆,但是给南菱妹妹送份生日礼物的时间还是有的。”韩晨风微笑的迎上秦世修的目光,他们两个人的身高都有一米八七的样子,两个人对面而站,夕阳金黄色的光落在他们的身上,竟有几分温暖的感觉。

“世修,听说你在罗马那边的任务完成的很顺利,还没有祝贺你,什么时候我们兄弟俩约着喝酒。”韩晨风拍了拍秦世修的肩膀,视线落到了不远处的七夕身上,“她就是你的新婚妻子宋七夕?”

秦世修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韩晨风弯了弯唇角,“听说她还在电影学院上学,年纪还那么小,你可要把她看好了,省的她到处给你找麻烦。”

“韩大哥放心,宋七夕这个丫头还是挺稳重的,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她还是有分寸的。”秦世修看着不远处的七夕专心致志的研究起花朵来了,“韩大哥不必操心,你担心的那种情况不会发生的,‘夜色’的事情宋七夕并不知道。”

韩晨风点点头,“那就好,有些秘密最好是一辈子保存,活人的嘴巴靠不住,只有死人的嘴巴才是最牢靠的。”

“我知道。”秦世修面色深重的说道。

“对了世修,还有一件事情你要提醒下南菱跟念之,不要忘记了夜色的规矩,如果让组织知道他们两个人有什么特别情况的话,到时候没人能保的了他们。”

韩晨风说的话再明显不过了,他是想借秦世修的嘴巴告诉南菱跟何念之他已经知道他们俩在谈恋爱的事情了,如果他们不及时的刹车,他会将这件事情报告给组织。

秦世修承接下韩晨风如暗夜般的眸光,然后他说:“韩大哥,南菱跟念之已经是成年人了,想必他们不会明知故犯,恐怕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是不是误会世修你说了也不算,只有南菱跟念之心里知道了。不过我相信一句话,纸是包不住火的,事情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毕竟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我也不想看着他们出事。”韩晨风拉开了车门,弯身坐进了车里,“那世修你就帮我提醒下南菱跟念之,我还有事情要忙。下次见。”

车窗缓缓闭合,阻绝开韩晨风没有温度的目光,很快他开车离去,秦世修看着他的车消失在大门口这才转身向着七夕走去。

“宋七夕,你在犯什么花痴?”

秦世修冷漠的声音不由的让七夕蹙起了眉头,她转过身看着身形修长的男人,真想把自己的手包朝他的脑袋扔去,不过只是想想,今天的她穿的这么温柔淑女,总要把衣服的气质跟人的气质统一起来,她朝他微微一笑,“秦先生你的中文肯定没学好,这不叫犯花痴,叫欣赏花。”

秦世修微扬着眉头,“那你欣赏完花的话,我们可以进去了。”

宋七夕耸耸肩膀,“我早就看好花了,刚刚看到你跟那个韩晨风在讲话,我就故意多了点时间花,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

“你刚刚也看到韩晨风了?”

“看到了,只是我不想跟他讲话就当着看不见。”

七夕率先走上了台阶,她回头看了秦世修一眼,“那个韩晨风比你还讨人厌。”

“呵!宋七夕,我谢谢你对我的夸奖了。”秦世修随之也踏上了台阶,大长腿很快就追上了小细腿,他按住了七夕的肩膀,在她耳边轻声一句,“宋七夕,记得你今晚的角色吧……秦世修的妻子。”

在秦世修没有任何温度的目光下,七夕唯有点点头。她在想自己什么时候才可以不用看到秦世修这张脸呢。

今晚南菱的生日派对,只是个温馨的私人性质的活动,她请了七夕跟秦世修,她工作室的一些同事,还有一个人就是江晨。

当江晨姗姗来迟的出现在派对上,他在人群里看到七夕的笑脸,嘴角瞬间涌出了笑容,在见过南菱之后他便朝着七夕的方向走了过去。

“嗨,七夕,这么巧,竟然在这里都能看到你,我还想着说今天晚上去找你的。”

七夕也微笑的看着江晨,“是蛮巧的,有几天没有见到你了。”

见七夕的刘海有些凌乱,江晨贴心的帮她整理发丝,“看来我们这辈子的缘分深重,我到哪里都可以碰到你。”

“江晨你……”七夕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一只手臂落在了她的肩头,她一回头就看到秦世修的脸。

秦世修勾住了七夕的肩膀,甚至还将她往自己怀里带了带,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密切似的,他看向对面的江晨,“江晨你好啊,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你了,没想到我们的缘分也是蛮深厚的,竟然在这里都碰的到。”

江晨似乎是被眼前的场景给怔住了,他脸上的笑容瞬间被疑惑所取代,“七夕,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太阳资讯网--新鲜、资讯第一门户 » 啊轻一点别伤到肚子里的孩子:任我爽橹在线精品视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