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下面好紧好爽:公主被卖到妓院高H

夜色,是一个极其庞大而神秘的组织,秦世修,南菱,何念之都是其中的成员。

在进入夜色时,他们都被告诫过了,如果组织中的男女违反规定谈起恋爱,必然会受到严惩。这绝非是恐吓人的话,曾经夜色里有男女因为谈恋爱,到最后连性命都失去了。

“南菱……”秦世修眼底的神色柔和了一些,“南菱很抱歉,刚刚我说的话语气有些重了,你跟念之之间并不合适。”

南菱很认真的看着他,“世修,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可是,我已经认定念之这个人了,我跟他已经商量好,无论将来有什么样的结果我们都共同承担。世修,你知道吗,当爱情来的时候我真的不想计较后果。”

秦世修心底有些晦暗,他当然知道爱情来的时候人是不计后果的,如果不是因为喜欢她,不然十三年前的那个雨夜,他不会替她挡子弹。

宋家。这几天七夕的心情都不怎么好,只要一想到自己现在有了身孕,她就连吃饭的时候都在放空。

宋濂看了一眼失神的女儿,关切的说道:“七夕,这几天你是不是身体不好,我看你整天都闷闷的,要不要爸爸让人带你去医院看看?”

“爸爸,我不去医院的,不去那里。”七夕一听到要去医院,连忙冲着父亲摆摆手,父亲大人虽然疼爱她,但是要是知道她未婚先孕的话,肯定也会让他脸上无光。

宋濂皱了皱眉头,“七夕你干嘛这么紧张啊,我不过是让人带你去医院看看,只是去医院看看又不是去打针,你这丫头长这么大了还是怕打针,还是爸爸亲自带你去医院?”

“不用了爸爸,何况你最近那么忙,我明天自己会去医院的。”七夕脸上笑了笑。

“那好吧,有什么情况告诉爸爸。”宋濂只有答应,最近他为了连任市长的事情忙成一团,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关心家里的事。

第二天上午七夕便拉着沈蓉跟她去了医院。在去医院的路上,七夕对沈蓉说,“蓉蓉,待会儿我去医院检查了之后,就去做手术,把这个孩子拿掉。”

沈蓉惊讶的看着平静的七夕,“七夕,你真的决定好不要这个孩子了吗,毕竟这是条生命啊,你要不要跟那个让你怀孕的男人商量一下?”

“我已经想好了。不要了,我还年轻,还没有谈过恋爱就有了孩子,这样的人生顺序也太颠倒,至于那个男人嘛,天知道他在哪里。”七夕深呼一口气。

沈蓉想了想,说:“七夕,你现在还没有怀孕的事情告诉给宋伯父听吧。”

“没有啊,这件事情蓉蓉你先替我保密,谁也不能说。”

到了医院,七夕跟沈蓉去妇产科排队挂号,今天的七夕头戴一顶鸭舌帽,将帽檐压的低低的,就怕自己现在的样子被熟人看到。

挂完号她们就坐在医生的办公室外等着叫号,每个礼拜一的早晨医院的病人都特别多,尤其是妇产科的病人。七夕等待了好久都不见护士喊她的号,她索性站了起来,跟蓉蓉说了一声去上洗手间。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护士出来喊宋七夕的名字,可是七夕还没有回来,沈蓉连忙对护士小姐说:“我去喊我朋友过来。”

沈蓉去了最近的洗手间,却没有发现七夕的身影。

与此同时,七夕坐在住院部楼前的长凳上,心情有些乱,她刚刚从洗手间出来时,看到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在角落里哭……她刚刚做了流产手术,她哭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很狠心,对自己的骨肉竟可以这般残忍。

年轻女孩子的哭声让七夕很不安,有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该把这个孩子留下来。

然后她就没有回妇产科外等待叫号,而是坐在了这里。

这时她的手机响起来,蓉蓉打来的,七夕接了起来,“喂,蓉蓉,我马上回来,你在那里等着我。”

七夕收拾好东西准备往回走,在走廊的转角处,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

七夕赶紧向被自己撞到的男人道歉,一抬头,然后整个人瞬间石化了,这个人就是烧成灰她都不会忘记他长什么样。

秦世修一看到撞自己的人是七夕,倒是比她淡定多了,他微笑着打起招呼,“女人,好巧啊。”

七夕不禁对他翻了翻白眼,巧你妹的巧!

秦世修倒是

小说文学

不恼,弯腰将七夕掉在地上的包包给捡起来,这时他发现了从七夕包包里掉出来的妇产科的等号单。

他眉头轻轻一皱着,她来看妇产科?

虽然心里有疑惑,还是笑着将七夕的东西递给她,玩笑似的提了一下,“难道你怀孕了?”

七夕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一口说中了,为了掩饰情绪她冲了他一句,“你才怀孕了呢!”

“原来你真的怀孕了。”秦世修很肯定的说道,他研究过人说谎时的微观表情,对于七夕这种欲盖弥彰的说法他轻轻的给予反驳,“丫头,你最多就20岁吧,小丫头学大人偷尝禁果,这么年轻就怀孕了,啧啧啧,太不乖了。”

七夕鄙视的看着眼前说话不要脸的男人,她确实是怀孕了,她也确实没到20岁,谁让她偷吃禁果的,还不是你这个不要脸的。

“就算被你猜到了又怎么样,这件事情不关你的事,你给我滚开,我不想看到你。”七夕试图往旁边走,秦世修拦住了她的去路,“虽然你不想看到我,但是我想你需要我的帮忙。”

“我不需要你的帮忙。反正这个孩子我也不想要。”

“不想要这个孩子?原来你今天来医院是来打孩子的,你难道是一个人来医院做手术?”

“对啊,我一个人就可以决定这个孩子要不要留下来,不需要问其他人的意见。”七夕此时已经被这个男人激怒了,她的本意是不想打掉孩子,此刻她被这个男人弄得心烦意乱,干脆乱说一通。

秦世修双臂环胸,淡淡的说着:“确实,你打孩子确实不用问我的意思,你不是说你一个人来医院做手术,做人流手术好像需要人签字,我帮你来签字好了。”他说的跟真的一样。

七夕的目光此刻简直可以用凶狠来形容,这个不要脸的男人竟然要杀他自己的孩子!

“这位先生,你再拦着我的路,信不信我会报警抓你,说你骚扰我?”

宋七夕看着秦世修扬了扬手机。

秦世修微眯着眸,迷人的目光扫过宋七夕脸上每一寸,“噢,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怎么报警抓我?”

 

一个小时后。

宋七夕跟秦世修出现在雨花路派出所,办案的民警在接到宋七夕的报案电话后,直接开着警车将他们两人带回了局里。

“是谁报的警?”

“是我报的警,这个男人骚扰我。”宋七夕瞄了眼身旁的秦世修。

“你叫什么名字?”

“宋七夕。”

“那你呢?”民警看向了一旁的秦世修,只见他身体随意的靠着椅背,就像是来警局视察工作似的,民警敲敲桌子,“严肃一点,我正在报案呢。”

秦世修的身子依旧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他没有讲话,这让民警有点不高兴,“问你呢,叫什么名字?”

秦世修顿了一下,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宋七夕,“你是不是,还不记得我的名字?记住了,秦世修。”

“关我什么事!”

“会关你的事!”

民警有些恼,“你们还在闲聊!有没有尊重下我这个警察!”

这时,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恭敬的接起,“局长……”

民警出去接电话,房间里只剩下七夕跟秦世修两个人,他们两人谁也没有先开口。

良久,还是秦世修打破了安静的气氛,“你报警说,我骚扰你?”

宋七夕不禁倒吸了口气,她防备的看着秦世修,“怎,怎么了,我就是这么对警察说的,你刚刚不也听到了。”

秦世修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双手搭在七夕的座位上边缘,将七夕禁锢在自己的双臂间,幽深的目光包裹着她怔住的眼神,“既然你说我骚扰你的话,那我就帮你把这个莫须有的罪名给坐实。”

话落的瞬间,秦世修吻上了宋七夕的双唇,当下七夕的脑海里几乎是一片空白。

七夕的瞳孔里映出秦世修闭着眼吻自己的样子,她看到这个男人有着长长的睫羽,眼睑下有一层淡淡的阴影,竟有几分温柔的错觉。

她竟然觉得这个男人的吻,让她觉得很舒服,有几秒钟不想推开他的冲动。

民警接完电话回来,一走到门口就看到这样一幅画面,秦世修正在亲这个宋七夕,而宋七夕却没有推开他,他们俩亲吻的样子跟一般的情侣无异。

“咳咳咳,你们完事了吗?”民警轻咳了几声,大步迈了进去。

宋七夕连忙推开秦世修,脸红红的看着他,“你干什么!”

秦世修看到宋七夕的脸红成了苹果,他笑着捏捏她的脸颊,“我干什么,刚刚你不也是挺乐在其中的。”

她哪里有乐在其中……七夕脸上一阵烧,她撇开他调笑的目光,转头看向民警,“我报的案子可以了结了吧,先把他关个几天再说。”

“不忙。”这时秦世修发话了,“警察先生,刚刚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吧,难道你也认为是我骚扰她吗,要是我在骚扰她,她早就该推开我,喊人了。”

民警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也觉得她刚刚挺开心的。你们刚刚表现的像情侣。”

“你眼光还是不错的。”秦世修拍拍矮他一头的民警肩膀。

“你们在胡说。”看着眼前一搭一唱的两人,七夕几乎要跳脚了,汗,她刚刚哪里有很开心,最多她只可以说是被某人迷惑了而已。反正她是坚决不同意自己刚刚挺开心的,“给我重新换个警察来做笔录,我怀疑你们是一伙的。”

“胡乱给别人下定义可是不好的,七夕。”秦世修用很温柔的语气喊她的名字,宋七夕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她刚刚是耳朵听错了吗,他竟然喊自己七夕。

秦世修走到七夕身旁,右手自然的勾住了她的肩膀,“算了吧七夕,我们还是别闹了,别给国家工作人员添麻烦,有什么事情你还是回去跟我闹。”

宋七夕木然的看着这一幕,脑海中不禁滑出一个问号,这个男人现在唱的是哪一出,还有他是演技纯熟的演员吗?

“宋七夕,出来一下,有人找。”女警官出现在办公室门口。

女警官将七夕带到了局长办公室外,她敲了敲门让七夕进去。七夕走进办公室,就看到宋濂跟慕之华坐在沙发上喝茶,她有些吃惊自己的父亲怎么会在这里,不过脸上还是微笑的打起招呼来,“爸爸,慕叔叔。”

宋濂并没有看女儿,而是回头对好友说:“之华,我想跟七夕聊一下,可以将你的办公室借给我一下?”

“当然可以,我正好出去办个事情。”慕之华经过七夕身旁时,轻声对她说:“七夕丫头,有什么话好好跟你爸爸说,别让他生气了。”

等慕之华关门出去后,宋濂这才发话,“七夕你过来。”

“爸爸。”七夕在宋濂身边坐下来,感觉气氛隐约有些不对。

“七夕你今天上午去过医院了?”宋濂看着女儿的眼睛,像是事先已经知晓了一切,吓得七夕一句话都不敢说。

“七夕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有话瞒着爸爸?”

“是……不是……爸爸我哪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啊,我身体都挺好的……”

“七夕……你还想瞒着爸爸多久!”忽然,宋濂的声音提高了起来,“七夕你还是要爸爸亲自把话说开?”

见七夕不说话,宋濂继续补充道:“七夕你怀孕了。”

“爸爸……”宋七夕震惊的看着父亲,“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七夕,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反正我就是知道了。”此刻宋濂的表情变得非常严肃,有几分市长大人要发飙的征兆,七夕抿紧了嘴巴不知该如何应付接下来的状况。

“七夕你预备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七夕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宋濂目光深了深,说:“七夕,我给你两条路,一,打掉这个孩子。二,跟这个让你怀孕的男人结婚……”

“爸爸……”七夕难以置信的看着父亲,她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玩笑的意思,“爸爸,这两条路我都不想选,有第三种选择吗?”

“七夕,你看爸爸的样子不是在跟你开玩笑,要么不要这个孩子……”

七夕眼前浮现了医院洗手间外的那个年轻女生的脸,女生打掉孩子之后非常后悔的表情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爸爸,我不会那么做的,我不想让自己将来后悔。”

“那好,七夕你就跟这个让你怀孕的男人结婚。”宋濂一副没有商量的余地跟七夕说道,最近他为自己连任市长的事忙的不可开交,他是不会让自己的政敌以这个为弱点来攻击自己。

“爸爸……”七夕柔软的喊了父亲一声,“爸爸,你不要逼我好吗?这件事情是我做错了,我会自己一个人承担的。”

“七夕,不要任性,你只是一个女孩子,那个男人需要为你承担起责任。”宋濂也不想逼自己的宝贝女儿,只是现在是关键时期。

“爸爸,老实告诉你吧,其实那个让我怀孕的男人我也不知道他在世界上的哪个角落里,我也找不到他。”七夕别开眼不去看父亲,生怕自己的谎话被父亲一眼识破。

这时,宋濂走到电脑前,滑动了几下鼠标,“七夕,你过来看,让你怀孕的男人是不是他?”

七夕紧张的走了过去,电脑上的画面正定格着……秦世修捏着她的下颚,唇覆在了她的唇上。

七夕的脸色瞬间红成了苹果,父亲怎么会有这个视屏……不过细想想也不难猜到,警局的每个房间里都安有监控,刚刚她跟秦世修在房间里的画面想必父亲都看的一清二楚。

“爸爸……你误会了,我不认识这个男人,这是个误会……”七夕连忙解释起来,脚步随之往后退了几步,从小到大她几乎每一次在父亲面前说谎都是失败的。

当然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七夕,你每次说谎的时候眼睛都会下意识的眨一眨,从小到大你都改不了这个小动作,还要骗爸爸。”

“爸爸,就算这个男人是让我怀孕的人但是也不能证明我要嫁给他,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个火坑,我跟他无法相处的。”

“你不喜欢他?”宋濂眯着眸子看着女儿。

“当然不喜欢他!”七夕将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得。

“哎,那你们还做出这个事来……不提了七夕,现在爸爸来帮你解决问题,你既然不喜欢这个男人,那就不要这个孩子了,七夕你才20岁,人生才刚刚开始,有了孩子也会拖累你的,不要也罢。”

宋濂拿出自己的私人手机,按下一个号码,“林医生,我是宋濂,有一件事情要麻烦你……七夕你……”

七夕将宋濂的手机抢了过去,“爸爸,那个男人我是不要的,孩子我是要的。爸爸我现在已经成年了,我可以对自己的人生负责,爸爸这件事你就让我自己决定,好不好?”

“女儿啊,你让爸爸说你什么好。”宋濂摸摸七夕头顶的发丝,无声的叹了口气。

这时,办公室的门忽然开了,一袭修长的身影站在门口,光影雕琢着秦世修俊美的脸庞,他的唇角浮起一抹迷人而自信的笑容,“宋七夕,我们结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太阳资讯网--新鲜、资讯第一门户 » 岳的下面好紧好爽:公主被卖到妓院高H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