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写得很好的糙汉文 公车上破了两个学生处

“你还有脸喝!”她冲过去把蛋糕卷摔在地上,用力踩成了渣渣,阴狠的说:“当初就应该把你扔的更远,饿死你!”

“可惜你没成功。”徐玖玖放下咖啡杯,直勾勾的看着她,缓缓的说:“白晴雪,可惜了,当年你没有把我饿死。”

她的目光深幽,漆黑的眸子里明明什么都没有,却似乎满都是暴风雪。

 

白晴雪被看的浑身发麻,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这一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她脑子里一片混乱,竟然在徐玖玖的注视下坐到对面椅子上,半天也不说话。

徐玖玖看着她苍白的脸,嘴角勾起:“把我扔掉的时候,你也就八岁吧?

你也是真厉害啊,还跑去幼儿园偷孩子,还知道逼迫司机闭嘴。

白晴雪,你说你这么有手段的一个人,这么狠的心,怎么就没办法得到韩宇呢?”

“我怎么没得到。”白晴雪想到自己做的事,不仅没有悔改,反而冒出了底气。她傲慢的看着徐玖玖,得意的说:“扔你也是你活该,谁让你妈妈是个贱人。”

“那是不是,现在我把你扔了,也是你活该,谁让你也是个贱人?”徐玖玖一步步逼近她,笑着问:“你说我把你扔到哪里好?深山里,河里,还是公共墓地?”

“你敢!”白晴雪心底发怵,徐玖玖长的楚楚可怜,可气势却阴森可怖,让她有些后悔,就这么单枪匹马的跟她见面了。

“我有什么不敢的,我背后是韩宇,是华信。要不然,我干脆把你丢到华信的施工地里,再假装意外,把你从塔架上丢下去?”

白晴雪被吓唬的多了,反而没刚刚怕了,她梗着脖子喊:“你别太嚣张!韩宇早晚会抛弃你的!”

“就算被抛弃,我至少拥有过,不像你……”徐玖玖笑眯眯的说:“女朋友都不是对吧,我真是奇怪啊,你有什么资格叫我来?你算个什么东西?”

“你脸皮可真厚,一个小三生的野种,也敢跟我叫板!”白晴雪指着她的脸,说:“你看你长的,真像你妈啊,一脸清纯的狐狸精。”

都听了十八年的骂,徐玖玖早就麻木了。

她太知道白晴雪的痛脚在哪里,轻飘飘的又捅了几刀:“可惜了,你连做狐狸精的资格都没有,谁让你倒贴十几年,韩宇都不看你一眼。”

“你闭嘴!”

白晴雪终于爆发,抓着桌子想要掀起来,可惜实木桌子太重,不仅分毫未动,她还断了两根指甲。

徐玖玖看着她捂着自己的手尖叫,笑着问:“挺疼的吧。”

“徐玖玖,我跟你拼了!!”白晴雪尖叫着扑了过去,她把自己受伤算在徐玖玖头上,整个人已经气到发狂,哪儿还顾得上什么形象。

徐玖玖端起咖啡杯,旋身往外一躲,白晴雪整个人就扑到了隔断上。

二楼是精致的希腊风格,最有特色的就是到处都贴了马赛克瓷砖,好看,但是危险系数也很高。

白晴雪用力过猛,半个脸都撞在瓷砖上面,挣扎着起来的瞬间,鼻血就流了出来。

“鼻子白做了。”徐玖玖噗哧一声笑了,笑完,却冲旁边的服务生摆手:“别看戏了,还不快叫救护车。

你们可得给我作证啊,我并没有动手打她。”

闹事都闹出血了,服务生早就慌了,匆匆忙忙跑去打电话。

白晴雪捂着自己的鼻子,抓起桌上的花瓶就砸向徐玖玖,吼着:“徐玖玖,你到底在嚣张什么?你跟你妈一样都是贱货,你比你妈更贱,你简直就是……”

徐玖玖看着额头发红,留着鼻血,指尖冒血的她,笑着走过去,轮圆了手臂一巴掌扇在她脸上。

把她扇的趴在卡座上,又过去拉着她的头发把她抓起来,再次轮圆手臂一巴掌打到她另外一边脸上。

白晴雪整个人都被打傻了。

“我贱?我是领证的大老婆,今天就算我把你打残了,那也是在打小三,你得受着知道吗?不喜欢,不乐意,不爽?那去跟你的韩宇哥哥告状啊,你看他理不理你。”

“贱货!”白晴雪大吼着扑过去,却被服务生拦住,她一边挣扎一边大喊:“徐玖玖你个贱货,你不要脸!”

“你这么激动,我得找你的韩宇哥哥来,让他控制一下了。”徐玖玖笑着,晃了晃手机:“你说啊,要是所有人都知道,你白晴雪介入我的家庭,你会沦落到什么地步?”
“你敢告诉他,你敢!”白晴雪喊着,却不再挣扎。

她不是韩宇的女朋友,从来就不是,如果韩宇知道她和徐玖玖闹成这样,她就再也没有机会和韩宇有什么关系了。

“为什么不敢?你欺负我哎,难道要我忍气吞声?白晴雪,二十年过去了,你当我还是那个会哭着求你们带我回家的小朋友吗?”

徐玖玖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晃了晃,说:“你说我要不要给韩宇打电话,让他来接我回家,顺便跟你聊聊天呢?”

“不要!”白晴雪趁服务员不注意,挣扎开,冲到她面前去抢她的手机。

“求,我,啊。”徐玖玖抬起手,高举着手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如她当年看自己的模样。

曾经年幼的自己,被洋娃娃一样精致的白晴雪,丢在了荒郊的土坑里,拼了命爬不出去的她,仰视着笑的得意的白晴雪。

那时候,她也是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得意的说,求我啊。

那么可怕的回忆,到现在想起来,还是能让她的心脏收紧。

可是今天。

她居然能比白晴雪高这么多,居然能这么轻易的打的她脸颊红肿。

仗的,却是韩宇的势。

是挺讽刺的,但也很解气,至少对白晴雪,或者说对洋娃娃的那种怕,是彻底的消散了。

“不可能。”白晴雪昂着头,拒绝她。

徐玖玖假模假样的叹气,往后退了几步,把手机拿到面前,说:“那我只能让他来接我了。

谁让我这个合法的妻子被欺负了呢?再说,刚刚帮你叫了救护车,要是到时候人家问,他这个熟人的回答,肯定比我更详细啊。”

“我求你!可以了吗!”白晴雪恨的咬牙切齿,却也不敢不听话。

她是真的爱着韩宇,从小就喜欢这个好看的小哥哥,才会在小哥哥家里出事以后,把那个贱人的女儿绑了,想要把她害死。

可是,十九年了,她一如既往的爱着他,他却从来没有给过她多一点点的关注。

换了一个又一个女朋友不说。

现在还娶了仇人的女儿?

不,他肯定不是自愿的,一定是被徐玖玖这个贱人逼·得!

徐玖玖看着她咬牙切齿的脸,更不准备放过她了。

她冷笑着,说:“你就是这样求我的?至少下跪才有诚意吧。”

“你别太过分了!”白晴雪抬手想打她,手轮了一半,就看到挡过来的手机。

那上面,是自己背的滚瓜烂熟的号码,韩宇的号码。

“打啊,骂啊,最好让他都听见。”徐玖玖笑着,看着挫败的白晴雪,说:“别停啊,你不是不怕吗?”

“我求你了,别告诉他。”白晴雪扶着墙,一点点的矮了下去。

噗通。

膝盖跪地的声音那么轻。

却又那么响。

像有千斤,砸在了白晴雪的背上,把她这些年的骄傲,砸了个粉碎。

“好,挂了。”徐玖玖退出拨号界面,对着她拍了一张照。

她把那张照片发给刚刚白晴雪打来那个号码,才说:“白晴雪,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但是,以后别在我面前晃,你对我做的那些,我没忘呢。”

徐玖玖没有多留。

她走了很久,白晴雪才慢慢的站起来。

她拿着自己的包,恍惚的往楼下走,却被服务生挡住,让她付损坏物品的钱,也让她自己去跟救护车解释。

好不容易走出去。

白晴雪才发现手机上又多出一段视频,视频里录的,正是她扑过去打徐玖玖的画面。

“啊!!”她大喊,把手机用力砸了出去。

徐玖玖,我跟你没完!

气出的彻底的徐玖玖高

小说文学

高兴兴的回了韩宇家,可一进门,她脸就耷拉下来了。

客厅左边的餐厅里,周薇正坐在韩宇的对面,满脸的笑意,周身散发慈母光辉,一筷子一筷子的给他夹着菜,边夹菜,边温柔的让他多吃点

小说文学

这待遇。

徐玖玖真的没有享受过,是被夹过菜,但这种笑容,这种慈母的感觉,她长这么大都没有享受过。

她一步步走过去,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玖玖,你回来了,我去给你盛饭。”周薇笑的灿烂,站起来就要往厨房走。

徐玖玖扫了圈桌上的菜,嘴角慢慢的勾起。

菜是真清淡啊,清炒菜心,白斩鸡,芥蓝炒牛肉,一点辣都没有。

可她徐玖玖明明是个无辣不欢,吃不了清淡菜的人啊。

她看着那些菜,却觉得有人用针板往她身上拍,浑身都刺疼刺疼的。

徐玖玖看着端米饭出来的周薇,看着桌上吃了一半的菜,突然就笑了:“妈,这其实是你的心愿吧?

你是想利用我,利用岳母这个身份,大大方方的进韩家,是不是?”

周薇的手一顿,低下头把米饭放好,拘谨的站着,怯怯的说:“是,是韩宇让我来的,他说明天带我去医院,我这个咳嗽也该治了。”

“我让你治,你说宁可死了去陪你的老相好。他让你去,你就忘了老相好了啊?”徐玖玖气笑了。

太讽刺了。

她觉得自己这些年做的事情,全部都太讽了。

躲什么躲,辍什么学,赚什么钱,养什么家!

人家在乎么?人家稀罕么?人家心里她半点位置都没有!

徐玖玖长长吐出一口气,看着安静吃饭,似乎什么都不在乎的韩宇,笑着问:“韩宇,你就把周女士借来住这里啊?

你对得起你亲妈吗?你就不怕孙琦阿姨半夜站在你床头?”

“玖玖,你不要这样。”周薇的眼泪哗啦啦就落下来了,呜咽着说:“你别这样对妈妈,妈妈只是舍不得你。

而且,以后你们有了孩子,妈妈也要帮你们带孩子啊。你怎么就不能,像韩宇一样孝顺呢?”
孝顺?

她是在说自己不孝顺?

“诛心啊。”徐玖玖咯咯笑了,点了点头:“我懂了,韩宇,厉害,你是真厉害。这戏好不好看啊,好看您还不快点给我这位妈打个赏?”

韩宇终于放下碗筷。

他擦了擦嘴,才扭头看向徐玖玖,眼神平静,语调轻松:“我已经给你找到了新工作。

徐玖玖,你是个外型很出色的人,不该埋没自己的才华。

我已经帮你找好了经纪人,签到华信旗下的娱乐公司,你很快就会成为一个光彩四射的明星。”

徐玖玖冷笑一声,才说:“怎么,又是你爸的遗嘱?”

这话听着,像骂人似的。

韩宇皱了下眉,才开口:“不,这是我的愿望。”

的确是他自己的愿望。

现在的徐玖玖太淡漠了,能拿捏她的只有一个周薇,可周薇早晚会伤透她的心,那时候的她,依旧会脱离控制。

但是。

让她进入演艺圈,让她见识灯红酒绿,让她感受过被人追捧的感觉,她才会开始有渴求,有欲·望。

等到那时候,再把给予她的一点点剥夺,那才真的能让她难受一辈子。

通常。

一个明星出道会经过很多的步骤。

常规的步骤是,先进公司培训,以练习生的身份熬上三五年,一点点的露脸,积攒名气,抓住个机会猛推上那么一把努力火起来。

新近流行的是,利用网络炒作自己,先变成网红,去拍个网剧,挤进这个圈子以后,再重复上面那个步骤。

科班毕业的人好一些。

上学的时候就能拍戏,师兄师姐导师都算是人脉,混在一起都搭上线,去各大导演的戏里磨炼磨炼。

然后再重复上面两个步骤。

另外一种。

是徐玖玖。

“这剧本你好好看看,女二号,可不是随便谁都能演的。”

华信娱乐给她安排的经纪人叫周佳伟。

刚刚29岁,不算资深,据说带出过一个影帝,两个二线男星,也算是公司里数得上名的金牌经纪人了。

只是。

喷着宝格丽木香男士香水的他,却掩饰不掉唇上姨妈色口红的风S。

女人都不敢轻易涂的颜色,他倒是用的很顺手。

娘炮的一比。

“好的,周哥。”徐玖玖接过剧本,里面她要演的戏份,已经用荧光笔画出来了。

很细心啊。

剧本不算厚,徐玖玖也看的很快。

《后宫·齐韵传》是一部打着大女主旗号的后宫宫斗戏。

虽说是大热IP改编,但这剧情有点俗套。

她演的女二号姚佳人,跟女主角齐韵一样,都是进宫选秀的秀女,俩人同住在一间屋子里,生性活泼的姚佳人耐不住无聊,就拖着齐韵偷跑去了御花园。

在花园里看到从树上掉落的小鸟,姚佳人脱了鞋子挽起裙摆就捧着小鸟,把它放回了树上的鸟窝了。

正准备下来的时候,却听到齐韵喊了句“参见王爷”。

姚佳人一听这里有外男就慌了,脚下踩空就从树上跌了下来,正好,就被这位睿王给抱在了怀里。

她对他一见倾心。

睿王只觉得她轻浮,反而对帮她说话的齐韵心生好感。

但姚佳人的心却已经落在了睿王的身上,一再的跟自己的好姐妹齐韵说,她不想被选中,她希望能落选,希望能被睿王带走。

结果。

她们两个都被皇帝选上了。

姚佳人回了寝宫痛哭流涕,被教导嬷嬷看到,罚她跪一夜。

半夜齐韵偷了馒头来看她,这时候的俩人,还是可以共患难的姐妹。

但是睿王对齐韵有情啊!

看剧本名字就知道,人家俩才是真正的男女主角啊。

那就巧遇嘛。

反正几十页的内容都是俩人撒糖加暧昧,没她这个女二号什么事。

到了后来啊,姚佳人发现自己的闺蜜跟男神好上了,受不了这个打击就走上了黑化的不归路。

这一路刷级打怪,从皇帝的嫔,升为三妃之一,也就花了三年。

这期间当然也免不了欺负欺负抢了她男神的好闺蜜。

却因为她的欺负,让皇帝一直没有宠幸齐韵,也让齐韵在宫里的存在感越来越低。

才能在皇帝驾崩的时候,轻而易举的被睿王偷出宫去。

后来啊。

她因为无子而留在宫里,却亲眼看着刚刚登基的睿王,和被他封后的,换了个身份的齐韵。

情绪崩溃之下,她用三尺白绫解决了自己。

她的存在么,大概就是让齐韵知道,友情不是绝对的,后宫里处处都是陷阱。

这个女二号姚佳人,在剧本里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怪,出场被打几次,让齐韵升级再彰显一下真善美就行。

新帝登基她就领了饭盒,总体算下来,顶着个女二号的名,但实际上戏份还真的不算多。

不过这种因爱生恨的悲剧性人物,演的好了,是很讨观众喜欢的。

“看完了?”周佳伟看徐玖玖合上剧本,实实在在的劝:“等会到了片场,记得谦逊点,你毕竟是空降的,难免会有人看不顺眼,第一天可别惹事啊。”

“好,知道了。”

徐玖玖拍了拍剧本,笑着说:“这剧本不错啊,难为韩宇了。”

想到那天她一口答应当明星后,韩宇那震惊,憋屈,又窝火的表情,她就忍不住暗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太阳资讯网--新鲜、资讯第一门户 » 肉写得很好的糙汉文 公车上破了两个学生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