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 我和岳坶双飞 扒开双腿猛进入

徐玖玖遗憾的看着那些烧烤,反锁了门,坐在客厅沙发上,才拨了过去。

那边过了一会儿才接起来。

“喂。”韩宇的声音是一贯的平淡。

 

却听得徐玖玖特别窝火,直接就开怼了。

“韩先生啊,你能不能别用这么贱嗖嗖的招啊,都什么年代了,来点新招数行么?你要是不会,就多看看电视剧学学,别让拆招的我,拆的一点都不爽啊。”

韩宇听的迷茫:“你在说什么?”

“呐,你这个态度就不对了啊。”

徐玖玖夸张的叹了口气:“算了,今天太晚了,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下次真的不要用这种老套的烂招了,特别没意思。”

“你到底在说什么?”韩宇更不明白了。

可惜那边没回应,甚至已经变成了忙音。

韩宇的脸皱的特别紧,他合上文件夹,揉了揉额头,才对陈秘书说:“去查查徐玖玖那里又出了什么事。”

二十分钟后。

韩宇一脸不爽的点着平板屏幕:“两天都有狗仔进到酒店里是么?”

“是的,但两次不是同一个人带的。”陈秘书恭敬的回答。

韩宇啪的把平板丢在桌子上,碾了碾手指,嘴角勾起冷笑:“谁的爪子伸的这么长,想阻止她往上爬?”

“第一次确实是丁丽洁的手笔。”陈秘书想了下,有些心虚的说:“这一次事情,还没查出来,这次的人更会隐藏些。”

“查吧,爪子太长是要剁掉的。”他是要她爬到顶峰,再摔的血肉模糊,而不是,早早就跌下来,成为尘埃。

想到徐玖玖以为是自己做的,还来责骂他,挂了他电话这事,韩宇突然就冒出火气了。

噌的站起来。

烦躁的走了几步,扫了眼手机,却又坐回去,继续处理文件。

陈秘书看着这样的韩宇心里有点慌。

韩总是出了名的笑面狐狸。

万年不变的微笑脸和永远冷冰冰的眼神是他的标志。

但是。

自从韩总有了夫人后,表情就越来越多,眼神也是越来越……气恼?

好像每次都被夫人气的牙根痒?

也,也是好事吧,至少有个活人样了。

韩宇开始查田敏背后的人是谁。

陆林这边,则敲着徐玖玖的门,亲自登门道歉了。

“这事都是我的错。”

他看着靠着门框,一脸没睡觉的徐玖玖,愧疚的说:“田敏是我的粉丝,也是我的学妹。

我是为了照顾她,才让她做的我助理。

但是她想象中的助理,跟实际上的不大一样,大概,她接受不了自己做杂务,才会有了报复心吧。”

“所以呢,跟我有什么关系?”徐玖玖冷笑:“刚刚的教训没得够,还敢来找我?”

陆林脸上的歉疚几乎瞬间消失,他嗤笑了声,才说:“你的性格和长相很不符呢。”

徐玖玖一撩头发,笑着说:“我就当你夸我了,谢谢。”

陆林是真的笑了。

“抱歉啊,白天我确实想利用你来着,本想跟你炒个CP,再给自己立个关爱后辈的人设,没想到反而给你惹了麻烦。”

“是你自己的意思?”徐玖玖略显错愕。

这不是韩宇的套路吗?

难道她搞错了?那她不就骂错人了么!

“啊?”陆林有些不好意思的搓了下鼻尖,才说:“那个,我经纪人也说,跟你炒个CP毕竟好,毕竟你长的这么我见犹怜。”

徐玖玖客气的拒绝:“长相跟性格,真的不是一回事,陆影帝,咱们维持好同事的关系就行。你也不想我金主,找你的麻烦吧?”

陆林脸色刷就白了。

能这么大咧咧的把金主挂在嘴上,要么是她没脑子,要么,就是金主确实厉害,能把一切消息压下去。

华信的高层啊……

会是谁呢?
A城西南方的大型别墅群,汇聚着这个城市最富有的那批人。

东北角一栋不算显眼的别墅,在这里稍微显得有那么一点寒酸。

比起其他十几户动辄近千平的花园,这栋连网球场都没有的,五百多一点的别墅,就像是硬挤了进来。

别墅二楼的小会客厅里一片狼藉。

散落的纸张上面被墨水打湿,又被高跟鞋踩过,沾的满地都是。

高跟鞋印的尽头,白晴雪站在那里,怒视着靠墙站着的瘦小男人。

“你再说一次。”

白晴雪精致的小脸,因为用力咬着后槽牙,突出来那么一块,本就显得神色狰狞。

她眼睛又瞪的特别大,眼白一下就多了许多,一眼看过去特别的阴森。

瘦小的男人瞄了她一眼,怯懦的说:“是华信那边拦的消息。”

蹬蹬蹬。

白晴雪快步走过去,抬手就是一巴掌:“你胡说!”

男人畏缩了下,并没有再说话。

“说!到底是谁!”白晴雪却不放过他,抬起手又是一巴掌:“你说啊!”

接连被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打了三巴掌,男人也有了点火气。

他往旁边躲了半步,看着气到发狂的白晴雪,一字一句的说:“华信韩总拦的信息,他将网上徐玖玖的黑料全部撤下。”

“胡说!不可能是韩哥哥!”白晴雪再次抬起手。

瘦小男人眼中有阴霾一闪而过,他目测了下距离,看要怎么躲,才能让白晴雪打到墙上带棱角的装饰品。

“怎么了?宝贝。”

房门突然被推开。

这一巴掌最终还是没有落下去。

穿着大地色连衣裙的唐云心一脸紧张的走了进来。

她冲瘦小男人使了个眼色让他出去,同时抱住自己气到浑身发抖的女儿,轻拍她的后背。

门关上,她才不满的开口:“下次打人不要打脸,别忘了你的身份。”

白晴雪从她怀抱里挣开,喊着:“身份?什么身份!韩哥哥都不要我了!他都娶了那个贱人了!”

“闭嘴!什么贱人,这种脏话是你能说的么!

不过这么点事,你看你变成什么样?结婚怎么了,一天没有婚礼,一天不公开,就没人知道她徐玖玖是谁。

你不利用这个机会,把韩宇拉回来,反而在家里发脾气,我真是太惯着你了,让你一点不知道怎么面对挫折!”

唐云心骂完,白晴雪愣了好几秒。

就在唐云心以为女儿醒悟的时候,她却突然又爆发了。

“惯着我?你真的惯着我,就该帮我把徐玖玖处理掉!当初我就该杀了她,就不该让她活到现在。”

唐云心上前一步,捏住白晴雪的下巴,凶狠的说:“这话我再听你说一次,我就把你送出国去,免得你丢了白家的脸。”

白晴雪看着妈妈板着的脸,愣了下,眼泪就大颗大颗的往下落。

她的妈妈不爱她了,连妈妈都不爱她了。

唉。

唐云心叹了口气,把白晴雪抱在怀里,才说:“明明有的是办法对付她,你为什么非要跟自己过不去?”

“我没有,我只是……不!”

白晴雪猛的握住唐云心的手,激动的说:“我要自己对付她!

对,不该信别人的,我要跟她面对面,我要让韩哥哥知道,我比她强的多!”

唐云心想了想,并没有拦。

韩夫人那里她什么都打听不到,要不是有熟人看到,她都不知道韩宇居然已经跟人领证了。

韩家,过分了。

《齐韵传》剧组

徐玖玖跟男女一号的戏份已经拍的差不多了。

越是往后拍,赵导脸上的笑容越多。

跟她对戏的林宝儿,也越是明显的感觉到了徐玖玖的进步,也是越有后生可畏的压迫感。

好在虽然是一个公司,但她们一个长的娃娃脸走青春无敌路线,一个长的楚楚可怜走小白花路线,戏路和代言上应该都是不会撞的。

但林宝儿还是对她亲近不起来。

不仅是林宝儿。

全剧组都有意无意的躲着徐玖玖。

毕竟跟她接触被她作的人,多半都没有好下场。

刘露被开除了。

田敏也被开除了。

不管到底是谁算计谁吧,反正都没有好结果就是了。

小说文学

所以剧组里就连道具组看见徐玖玖,都宁可多绕点路,免得不小心撞到她,出点什么事,让自己被辞退。

没想到的是。

陆林却好像被打开了奇怪的开关,不仅没有避着徐玖玖,反而特别的热络了。

徐玖玖看着又凑到自己身边,还捧着玻璃碗吃沙拉的陆林,烦烦的冲他摆了摆手,嫌弃的说:“去那边坐着,你不懂避嫌?”

“懂啊,但我真的太好奇了,非常想知道你的金主到底是谁。”陆林啃着小番茄,叹了口气:“天天吃草,我简直要长角了。”

徐玖玖看着他这可怜兮兮的模样,嗤笑了声:“人设不要了?”

陆林错愕的看她一眼,又吞了个番茄才说:“你都没要,我要什么?

哎,说起来,你是我进圈这么久,第一个给我看真脸的。”

“哈?”徐玖玖懵懵的看着他。

陆林看着徐玖玖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由得叹了口气。

他的如玉公子是硬拗出来的人设,徐玖玖这小白花感,确实是因为脸啊。

这楚楚可怜,清纯动人又懵懂的眼神,看的人心里一颤一颤。

可惜啊。

接触了就知道,这人长的可怜兮兮,心却黑着呢。

何况背后还有个不知道是谁的高层。

就问你敢不敢动心?

不敢动,不敢动。

他干咳了一声,才继续刚才的话题:“人人都有面具论,没听过?”

“所以现在是你的真脸?”

“是啊。”陆林特别诚恳的点了点头:“世上哪儿来有那么多温润公子。

我一个贫民窟出身的小可怜,要不是脸好看,哪儿能有今天的地位。

还温润公子,呵,都是她们自己YY出来的,还得我去配合。”

“你想跟我交心?”徐玖玖指着自己:“你确定?不怕我坑你?”

“能坑什么啊,炒CP不还符合我经纪人的意思了。”陆林撇了下嘴,瞄到徐玖玖阴沉的脸,讪笑了声,赶紧摆手:“我逗你玩呢。

就是觉得跟你待着自在的多,所以凑过来跟你聊聊,这剧组里吧,就没谁能撕掉面具好好相处的。”

“哦。”徐玖玖兴趣缺缺的应了声。

她可没功夫当影帝大人的情绪垃圾桶,找心理医生还要按小时计费呢。

“我说真的。”陆林把沙拉碗放在旁边,一手指天一手按胸口:“我就是觉得你不会坑我。”

徐玖玖定定的看着他,却也只看到他眼里的真诚。
“噗哧。”

陆林忍不住就笑了,嘴里的番茄还喷了点出来。

“抱歉抱歉。”

他一边用手乱擦,一边因为憋笑一个劲的抖肩膀。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就是看你那么严肃,我实在是觉得逗。”

他看着好像要发飙的徐玖玖,抓着饭盒就蹿到了一边,摆出个投降的姿势,大声说:“玖玖我错啦,我再也不敢了!”

他俩凑在一起,本来就有人不时的偷偷张望,这会儿陆影帝这么大的动作,就给了他们光明正大看的理由。

陆林往某个位置瞄了眼,笑着又坐回徐玖玖身边。

他轻咳了一声,低声说:“不逗你玩了,我是有正经事要跟你说的,这部戏的女三号换人了。”

“换呗。”徐玖玖挑了挑眉,并没有当回事,也不觉得这事和自己有关系。

陆林没有在意她的冷漠,继续说:“这戏的女三早就定了其他公司的人,合约都签好了,谁知道对方前两天突然拿了笔毁约金出来,一口咬定有事不能拍。

她这边刚毁约,马上就有人捧着钱来顶替了女三的位置。

消息这么灵通,估计就是她让之前那位毁约的。”

陆林看徐玖玖依旧淡淡的表情,坏笑着丢了个大雷:“据说是冲着你来的,你真不怕?

女三号安妃哦,姚佳人后宫最大的那个对手。

基本上所有的巴掌都是她扇的,所有要跪的戏都在她面前,什么夹手指,扎针,泼热茶,跪瓷片,应有尽有。”

徐玖玖看着陆林那夸张的表情,笑了笑,盯着他之前看的方向,轻飘飘的说:“陆影帝,拿我当了半天的炮灰,一个道听途说的消息就够了么?”

“什么炮灰,我怎么会…&

小说文学

hellip;”

陆林下意识的要反驳,但看着徐玖玖那通透的似乎什么都知道的眼神,后面的话就都说不出口了。

他讪笑了下:“这不是形势所逼吗,竞争这种东西总是无处不在的。”

“哦。”徐玖玖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又转身看着他:“我还以为,你是真的想跟我做朋友。”

陆林愣在了原地。

这一回眸,让他的心猛的一跳,似乎心脏跳出胸膛,被她攥在手里了一样。

“疯了吧。”他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苦笑了下。

心动?

对这样看似楚楚可怜,实际霸王花的女人?

他是活腻了?

陆林消息确实很准。

第二天中午,女三号就进组了。

还是特别熟悉的那位。

“哟,徐玖玖,好久不见了啊。”

白晴雪带着三个助理,大张旗鼓的拦住了准备进场拍戏的徐玖玖。

四个人,呈半圆形,挡在了徐玖玖的面前,算是把路给彻底堵住了。

徐玖玖看着一身DIOR高定黑白西装,蹬着十厘米高跟鞋,扎着高马尾,还把眼线尾端高挑,努力摆出御姐样,却撑不起气势的白晴雪,勾起嘴角笑了笑。

她故意露出个讽刺的笑容,又很快的敛去,然后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波光粼粼的看着她,柔声说:“没有呀。

我们不久前还见过的啊,要么,我发个视频给你,你回忆一下?”

一听视频。

白晴雪就想起之前对着她下跪时受的侮辱。

她脸颊发烫,呼吸急促,手猛的抬起,想要往徐玖玖那张楚楚可怜的脸上抽。

“干什么!”

周哥跑过来,拽着徐玖玖的手臂往后一拉,躲过这一巴掌。

然后挡在徐玖玖的面前,皱眉看着白晴雪,问:“想打人?你谁啊!”

“白小姐是这部戏的女三号,也是投资人之一,还是白氏企业唯一的千金。参与这部戏,是为了积累和演艺界有关的经验,方便以后创立自己的娱乐公司。”

开口的人叫卢婧,是白母安排过来帮助白晴雪的人。

她脸上挂着倨傲的笑容,环视四周,看向徐玖玖说:“徐小姐,无论您和白小姐之前有什么龌龊都好。

同在一个剧组,还是和睦相处更好一些,您说是吗?”

比起故作御姐的白晴雪,卢婧的衣服要更休闲一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太阳资讯网--新鲜、资讯第一门户 » 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 我和岳坶双飞 扒开双腿猛进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