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张开绑在密室折磨 宝贝好大好涨水好多

抱着保温杯喝水的林宝儿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似乎完全不在乎这里的骚动。

这几天都没有下雪。

但今天的天气很阴沉,风也不小,吹在身上还是很冷的。

剧本上的这一幕,是姚佳人从花园借道,却冲撞了来采红梅的安妃,安妃趁机欺负她,用竹条抽打她的一场戏。

 

还是在上次的凉亭里拍。

只是这次跪着的人,变成了徐玖玖。

“姚佳人,你倒是胆大啊。”白晴雪的眼里闪烁着激动的光芒,她连后面的台词都没念,大喊一声:“给我打!”

“卡!”

赵导噌的站起来,凶巴巴的喊:“白晴雪,你怎么回事!那么长的台词被你吃了是么!不会背就张嘴数数,台词我后期找人给你配!”

对这个明显来找茬的投资商,赵导并不抱任何希望。

不砸了他的摊子就不错了,还演技呢,得了吧,想笑死谁。

“哦,知道了。”白晴雪嘴上答应,脸上却满是不屑。

她又不是真来拍戏的,演成什么样谁在乎。

她们说话的功夫,徐玖玖已经站起来了。

看着面前那几根木板,她冷笑了下,并没有多说。

“姚佳人,你倒是胆大啊。12344……”

再一次开始。

嗖!

演宫女的两个人,抓起地上的木板,就往徐玖玖的肩膀抽了过去。

徐玖玖眼睛一眯,抓住木板用力一拽,就把这女孩拽了个趔趄。

“啊哟。”女孩往前冲了几步,还是没站稳,撞在了柱子上。

她扶着自己的胳膊却不敢发作。

她做群演很久了,很清楚自己刚刚那一下,在导演等人看来有多么的明显。

“徐玖玖!你干什么呢,这里你就该挨打!”白晴雪立刻就发飙了。

“是该啊。”徐玖玖抓着棍子往地上敲,边敲边说:“但是不该往我脸上打,干什么,想我毁容?心思太阴险了吧?”

“你胡说什么!”

“就当我胡说吧。”徐玖玖三两步走到赵导面前:“赵导,这一棍下来,我恐怕就脑震荡了。

你也不想这部戏出人命吧?咱们换个道具怎么样?”

“把宫女换了。”赵导揉着太阳穴,对白晴雪的印象差到了极致。

他能容忍,是觉得白晴雪最多不过上去扇几巴掌,或者把人推到啊,抓着头发挠几下。

谁能知道,她心狠成这样,还买通了群演下狠手。

这一棍子要真敲下去,韩总那边他可怎么交代。

“赵导你什么意思!”

白晴雪看着新换的宫女,脸色差到了极致:“为什么换人?”

“刚刚的宫女受伤了。”赵导睁眼说瞎话:“哦,对了,这一幕的道具也不对,去拿个棉棒过来。”

本来么,这种戏里面的刀枪剑戟都是假的,棍子这种,也是把塑料布用透明胶带缠紧,再涂上颜料装的。

全凭演技和后期配音。

谁会用真棍子?

如今的演员多么娇气,万一真受伤,粉丝都能把他撕碎了。

“凭什么!!”

白晴雪大吼着冲下来,一把夺过徐玖玖手里的棍子,喊着:“凭什么换道具!

她演技已经很差了,再不用真实的道具,还能演出什么来!不真实的演技,什么用处都没有!”

她的失控让整个片场都安静了下来。

卢婧站在远处,去拽她的手的还没有收回来,心里已经开始后悔,白家到底是怎么教的女儿,狂躁,暴怒,还没有脑子。

这样的人,韩宇会喜欢才奇怪。

“你是导演么?”赵导的脸也阴了下来。

在华信的众多商业片导演里,赵启明不算是最顶

小说文学

尖的,但绝对是最为五斗米折腰的。

观众喜欢什么他就拍什么,观众喜欢哪个明星,他就签哪个明星。

完全迎合观众的口味,每一部的收视率都能拍到前三。

所以,他能接受这部戏有两个走后门的,不仅没有任何演技要求,还能做到笑脸相迎。

所以,当他知道俩人会闹起来的时候,干脆决定负负得正,一起夸,一起无视,一起装眼瞎。

但此刻,赵启明不想忍了。

白晴雪的态度实在太过分。

她是投资人没错,但不是这部戏唯一的投资人。

“你今天不用棍子,我就不拍!”白晴雪昂着下巴说。

“行。”赵导冷笑了声,说:“回棚里去,拍姚佳人和宝儿入宫的那一幕。”

旁观的林宝儿挑了挑眉,压住眼底的不满,笑着说:“好,我先去换衣服。”

今天明明该拍她和徐玖玖,结果却被白晴雪这个白富美给拦住了,这她就忍了,但这里,明明还能再拍一场她和徐玖玖的戏,让徐玖玖换衣服就好。

结果却要回棚里,要再换一次衣服。

真是。

她努力到现在,不是让这些关系户踩的!
“不许走!”白晴雪直接挡在了赵导的面前:“今天必须把这一幕拍了!”

“你还不如说,你今天必须把我给打了呢。”

徐玖玖长叹一声,瘪了瘪嘴说:“赵导,不然你们先回去,让白小姐把我打了再说。

我看她今天这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啊,与其让她挡住所有人,不如让她把我打一顿出气算了。”

这话说的本来就婊里婊气。

再加上徐玖玖本来就小白花的脸,现场的气氛立刻就有点微妙了。

不过再微妙,也并没有觉得她多么的过分,只是觉得,她想利用这样的方式来躲过这场打。

唯有周哥。

暗戳戳的躲在角落,露出一张看戏的脸。

躲?

他这个作精艺人才不会躲呢,要么,也不会让他躲着不去劝,来满足她的计划了。

“徐小姐这话就严重了,我们家晴雪不过是想把戏演好,你也知道,这戏有她投资的部分,她当然不想戏出问题。”卢婧紧紧抓着白晴雪的手,拽着她不让她扑过去。

她笑着跟赵导道歉:“抱歉啊赵导,晴雪的性格有点过分较真了。

您看,现在景都布好了,这时候回棚里不是浪费了前面大家的努力?

您也别生气,就按你说的,把道具换了咱们继续。”

赵导脸色阴晴不定,在心里掂量了下白氏的分量,又坐回摄像机旁边,沉着脸说:“拍吧。”

白晴雪不是真的没脑子。

只是面对徐玖玖的时候太容易生气,会气到没了理智。

现在回过神,就发现自己已经把剧组的人都得罪了。

虽说她不在乎这场戏,但这剧组是华信的,万一有人到韩哥哥那边乱说,对她还是不好的。

“是啊,是我太较真了。”她冷笑了声,转身就往亭子里走。

卢婧清楚她的性格,也没让她道歉的准备,能让这位大小姐低头,就已经是她能做到的极致了。

很快。

徐玖玖又跪在了地上。

白晴雪看着她,表情特别的畅快,但刚好跟角色符合,反而还觉得,她演技还不错。

“action!”

“123,1234545……”

这一次白晴雪连台词都省了。

凶狠的喊完之后,指着徐玖玖就让宫女去打。

这次的宫女是老熟手,很清楚怎么打人不疼,看起来还很有气势。

那一下下打过去,徐玖玖连眉头都没皱,喊疼的模样也假的跟之前的演技完全不符。

赵导很是无语。

但想想自己刚在她肩膀上摸到的东西,决定当作不知道,赶紧拍了就算。

大不了,等把白晴雪这尊大神送走以后,单独把徐玖玖拎出来补拍。

“等一下!”

白晴雪突然站了起来。

她阴恻恻的笑着,摘了手上的镯子,走向了徐玖玖。

“姚佳人啊姚佳人,今日你犯到本宫的手里,怕是……呵呵呵呵。”她笑的更加张狂,抬起手冲着徐玖玖的脸用力挥了下去。

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一巴掌不扇,今天的事情不算完。

所以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徐玖玖本来还想等赵导喊声“卡”,可那巴掌都要落下来,却还是没有人挡着。

行吧,既然是你们默认了可以搞事情。

那她就不辜负大家的期待了。

徐玖玖做出紧张的表情,往旁边一趴。

嘭!

这一巴掌实在用力,即使打在后肩的衣服上,声音也好像扇在脸上一样大。

“啊!!”

白晴雪尖叫着从徐玖玖身上拔开了手。

她的手心,这会儿都是细小的针眼,一个个的血珠渗了出来,很快就血红一片。

而徐玖玖被她打过去的位置,这会儿也露出细小的针尖。

变故来的太快,谁也没有想到。

卢婧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她冲了过去,抱住白雪晴的腰,拦住了她,又喊片场的医生过来抱着。

白晴雪气的要死,却被抱住挣扎不开。

她抬起脚就往那边踹:“贱人!徐玖玖你这个贱人!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小说文学

,你等着!”

她挣扎的时候,难免会去掰卢婧的手。

手心的那些伤就更严重了,从渗血珠,就变成了大滴的血往下流。

“啊呀!”

周哥尖叫着扑过去,手里还拎着一份暖宝宝。

“这是怎么了!玖玖你没事吧?不是说用道具打的吗?怎么会动手?

白小姐你这就不对了,怎么往我家玖玖的护具上招呼呢?那边是有道具的呀!”他语气夸张,声音高亢,三两句话就把事情扯开了。

本来就是。

白晴雪主动打的人,却被人家身上的护具伤到,这……

明明是自找的吧。

白晴雪本来还很生气,被周哥这一冷嘲热讽,反而冷静了下来:“徐玖玖,你是故意的吧。

你早就觉得我会动手,才故意穿这种衣服在身上!你准备了多久?这种衣服很难买吧!”

她是想把罪名栽到徐玖玖的身上。

比起她想打徐玖玖一巴掌,这种穿一身倒刺的行为更过分。

毕竟跟徐玖玖对戏的可不是她一个。

谁知道下一个会是谁受伤呢。

“万能的某宝很多啊,别说是马甲了,就连鞋子,手套和帽子都有哦。

要链接么,我发给你?”徐玖玖这一脸诚恳,几乎要把白雪晴气疯。

她猛的拽开卢婧的手,冲向了徐玖玖,那血淋淋的手再次抬起,又一次,想往徐玖玖的脸上扇。

距离很近,徐玖玖那边也没有能躲的位置,这一巴掌是妥妥要扇到她脸上的。

但她忘了周哥。

他拉着徐玖玖的手臂一拽,就把人护在了身后,并且,空出了一个位置。

白晴雪用的力气很大,根本就刹不住自己,继续往前冲了好几步。

刺啦。

绣花鞋可不算好穿,尤其是这种滑溜溜的石板地面上。

白晴雪这一冲,重心不稳的结果,就是直接劈了个一字马。

“啊!”

“嘶。”徐玖玖忍不住吸了口冷气,啧啧两声,才说:“卢婧还不赶紧把你家大小姐扶起来,这么用力的劈叉,大腿肯定拉伤了,看着就好疼啊。”

“徐玖玖!徐玖玖!徐玖玖!”白晴雪一声喊的比一声大,气的眼白都是红血丝,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的。

“哎,哎,哎。”徐玖玖却笑嘻嘻的,她喊一声就应一声,巴不得气死她一样。

“都看什么呢!”赵导大喊一声,“把人往医院送啊!”

他头疼。

这一个个的,怎么都这么不省心呢。

闹出这种事,今天的戏也就不用拍了。

赵导干脆给整个剧组放假,把人都撵回酒店去了。

他欲言又止的看着徐玖玖,却还是沉默了。

他其实是知道徐玖玖穿着什么的,摸肩膀的时候就摸到了。

但他在白晴雪扇巴掌的时候,选了站在白雪晴那边,现在就实在不好意思,再指责徐玖玖什么。

全剧组都能看出来,白晴雪的刻意针对。

他总不好让徐玖玖故意忍着吧?

回了酒店,徐玖玖脱掉铆钉帖马甲,笑嘻嘻的看着有白晴雪血迹的地方,冲周哥得意的挑眉:“你手段不错啊,这下她好久都能来剧组闹事了。”

“我不是故意的!”周哥忐忑的走了几步,指着徐玖玖:“你别乱跑啊,我去跟你金主报备一声,白家的千金啊,天哪,麻烦大了!”不知道是周哥的小报告有用,还是白晴雪确实摔的太重,第二天她并没有来剧组。

这一天所有人都过的很平静。

大概是因为有个真能惹事的人做对比,大家反而觉得徐玖玖很好相处了。

甚至在她和林宝儿拍戏的时候,都能明显的感觉到,林宝儿比之前要和善的多,至少没了那种故意压戏欺负人的感觉。

大概是……

觉得大家都是被大小姐欺压的小可怜?

连着三天,都是拍她和林宝儿的部分,加上之前拍的那些,她俩同框的戏,今天算是彻底结束。

“卡!”赵导满意的笑着说:“不错不错,今天就拍到这里了。”

地上趴着的徐玖玖立刻就站了起来,打了个寒颤,就往周哥那里跑。

接过他递来的热牛奶捂着,缓了一会儿才说:“真冷啊。”

“辛苦了辛苦了。”周哥把准备好的羽绒服搭在她身上,说:“姚佳人眼睁睁看着新后入宫这一幕拍完,还有个上吊的戏,到时候就……”

“我跟白晴雪的部分可还没拍呢。”

徐玖玖叹了口气,悻悻的说:“安妃可是姚佳人黑化以后打的最久的一个怪,俩人只要同框,就是我挨打的画面。

之前那一幕我躲过去,但后面的呢?

还有让我摘带刺的玫瑰,拿会过敏的果子,构陷我跟护卫有一腿大冬天绑柱子上泼水的戏哦。”

周哥越听心里越没底,压低声音说:“要么我去跟赵导说说,单独拍你的?到时候抠图啊。”

“你当我是影帝啊?我哪儿来那么大的地位。”

想到周昊,徐玖玖脸色更差:“别说,泼水那一幕还有周影帝呢,这俩人一联合,我肯定要倒霉。”

“没事,我想想办法,这一幕躲不过去,就在室内拍绿幕,泼温水,不会让你在寒风里吹的。”

周哥见多识广,太清楚怎么不让自己艺人受罪。

也太清楚,怎么把普通的一幕戏,拍的困难重重。

“嗯。”徐玖玖也没推辞,本来就不是必须受的罪,何必委屈自己。

徐玖玖和林宝儿今天的戏份都结束了,俩人卸了妆出去,刚好在停车场遇到。

周哥打了声招呼就去开车,比起身边还跟着助理的林宝儿,徐玖玖显得很是孤单。

林宝儿看了她一会儿,往她那边挪了一步,低声说:“你没有必要得罪白晴雪。”

“我知道,但我已经得罪了。”徐玖玖笑着扭头,看着穿着牛仔裤,白色羽绒服,系着大围巾把脸挡了一般的林宝儿。

她确实挺可爱的。

娃娃脸看着少女感十足,额头细碎的头发,更是让人有种毛茸茸小动物的感觉。

站立时偶尔会垫一下的脚,看人时慢慢眨眼睛的动作,以及不经意嘟了一点点的嘴,每一个小动作,都在极力表现她的可爱和稚嫩。

但是。

那双圆圆的杏眼却明显不再纯净,一看就知道,是经过很多事的成年人了。

也就是PS和打光厉害,屏幕上的她眼睛总是亮闪闪的,看起来元气十足。

和真人面对面的时候,就会明显感觉到她眼底的疲惫。

林宝儿被徐玖玖看的浑身都不舒服,明明笑眯眯的,却总觉得她眼睛里有其他意思。

好在她的保姆车来了。

“我先回去了。”她说完就直接上车走了。

这边车开走,那边周哥也过来了。

徐玖玖一上车,周哥就问:“看你们的气氛很奇怪啊,你不会连林影后也得罪了吧?”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能惹事?”

“嗯。”周哥点了点头,看着自己艺人板着的脸,马上改口:“对了,我把白晴雪这事告诉了陈秘书,他说明天会来片场看看。”

“你又不怕别人说我有金主了?”

周哥抬手就想往徐玖玖的额头上戳,却被她躲开。

他收回手,哼了声,说:“说说能少一斤肉吗?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免得到时候白大小姐把人都笼络了找你麻烦。”

“周哥真好。”徐玖玖笑眯眯的道谢。

但周佳伟却总觉得,她的笑容不那么真心。

就好像她刚躲自己的亲近,大概,并没有把他当自己人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太阳资讯网--新鲜、资讯第一门户 » 把腿张开绑在密室折磨 宝贝好大好涨水好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