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下一下的顶了进去 开会时在桌下帮他含

此时老李先前被赵小美勾引起的躁动还未消退,站着的时候看不出来,但这一坐下后,那裤裆里鼓起来的一大团就显的十分显眼。


王芳身材娇小,比老李矮了一个头,微微一低头就看到了老李的反应,顿时以为是她故意露出的上身起到了作用,心里欣喜连连。


她可是一直都想着跟老李发生点什么,立刻顺势装作身体不稳倒在了老李怀里,笑吟吟的道:“老李,你还说不想再找个老伴呢,看看,这都憋成什么样了。”

 文学

说话的时候,王芳的手已经顺着老李的肚子往下摸去。


老李虽然很想找个女人发泄一下,但绝对不是王芳这个娘们,放荡的动作一把将她推开,道:“芳芳,你这是做什么,让村里人知道还不得戳我得脊梁骨。”


然而,王芳却以为是老李不好意思,心说这乡下人可真有意思,不但没有松手,反而迅雷不及掩耳的抓住了老李裤裆里的东西。


老伴走了那么久,老李忍的了,她王芳可忍不住,抓住老李裤裆里的东西之后,她媚眼如丝的道:“老李,你紧张什么,这大晚上的哪里有人会看到,虽然你今年五十多,可妹子知道,你身体壮的很咧。”


由于常年下地干活的缘故,虽然老李脸上看起来比较沧桑,但身子骨却格外硬朗。


虽然被王芳抓住身下让老李觉得舒服,但他不喜欢王芳这种货色,深吸了一口气,刚想再将人推开,这时王芳却突然整个身子都贴在了他的身上。


毕竟多少年没碰过女人,王芳身体还那么丰满,特别是胸前那两团,软和的像刚出锅的大馒头,撞在老李胸口,让他的心跟着一抖。


“芳芳,别这样,小美还在呢。”老李皱着眉头,想伸手去推,可下方紧接着就传来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原来王芳的手已经从他的腰间伸了进去,毫无阻隔的抓上了他的那活儿,还轻轻的活动着。


王芳也有些惊讶,知道老李身体壮,但压根没想到那玩意也那么大,尤其是手握住之后竟还在不断的跳动。


“真的好大,弄进去肯定舒服死了。”王芳下意识的夹了夹双腿,对老李那玩意儿不禁更加渴望起来,手情不自禁的滑动起来。


虽然老李很讨厌王芳,但不得不说,此时的动作却让他很舒服,尤其王芳还特别懂男人,动着的同时,还抓着老李的手放到她胸前。


“唉,芳芳你这是做什么,让小玲知道算咋回事?!”老李半推半就的享受着。


这时候老李的心里其实多少有些松动了,因为无论是王芳的手,还是王芳的那两团都让他很是舒服,可王芳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老李愤怒了……


“咋的,怎么说我王芳年轻的时候也是城里的一枝花,让你这乡下的老汉弄,那是你老李家祖坟冒了青烟。”


老李平时和和气气老好人一个,但是自尊心极强,一听这话脸立马拉下来,一把将王芳推开,毫不客气的将她轰了出去。


王芳的事对于老李来说就是一段小插曲,但却让老李内心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越来越想要找个女人发泄身体的渴求。


王芳他万万是看不上的,反倒是赵小美,本来还能压制住的邪念,一天天的愈发浓重,像一个小虫子似的,不断的在他心里爬来爬去。


但是接下来的几天,老李却没有再碰上那天晚上的好时机,正当他为此苦恼不已的时候,这天一大早,赵小美突然来到他的房间。


“李叔,能给我点钱吗?”大概因为刚起床的缘故,赵小美俏脸上透着一股迷人的嫣红,从领口望进去,还能看到一抹诱人的白嫩。


“你要钱做什么?”老李一边从口袋里拿钱,一边疑惑的问。


开始赵小美还不愿说,但要的数目比较大,在老李追问下,这才扭捏的道:“李叔,我好像病了,想去镇上看看。”


这几天小宝宝一直都是赵小美在带,哭闹的时候免不了要吃她的奶,开始只是胸前那饱满有些不舒服,可也不知道怎么的了,小孩吃的次数多了,有时候大腿根总会流出一股黏黏的东西,所以她怀疑自己病了。


当赵小美把这些也说出来后,老李原本躁动的心头像是被点燃了一团花,暗道这哪是病了,分明是被小孩的嘴吸动了情。


不过心想着再跟赵小美发生点什么的老李并没有说出实话,犹豫了一会后,他脸上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是得看看,不过镇子的医院可贵了,李叔年轻的时候当过几天行脚医生,要不先给你瞅瞅?”老李犹豫了一会,脱口道。


赵小美心思单纯,老李这话也有道理,而且去找医生,免不了要看自己患病的地方,多少有些让人难为情,而老李是她李叔,就没了这么多的顾忌了。


“嗯,那就先让李叔看看,你看不了我再去镇上。”


大白天的,经常有人上门,显然不太合适,于是老李就把时间放到了晚上。


说来也是巧,当晚老李来到赵小美的房间,赵小美刚好把胸前那饱满给小宝宝吸过,下边某个部位正痒的难受,看到老李出现就像是看到了救星。


“李叔,你现在快给我看看,我好难受。”大晚上的不会有人来,见老李已经把大门上了锁,赵小美毫不迟疑的说道。


既然是看病,自然免不了要看看患处,虽然这个人是长辈级别的,可真要脱裤子的时候,赵小美还是又羞又燥。


但相对而言,赵小美更担心自己的病,见老李点头后,就将手伸向腰间,把裤子慢慢的往下褪了去。

老李心里清楚,赵小美是自己的邻居,这么做绝不不该,但看着眼前的诱惑,邪念最终还是战胜了理智,眼睛死死的的盯着赵小美往下脱裤子的动作。


赵小美虽然常跟老李一起下地干活,但皮肤却白皙的像牛奶一般,那裤子仅仅褪到一半,才隐约看到里边那件小内内,老李的呼吸立刻变的急促起来。


而赵小美,虽然被老李这么盯的有些羞涩,但手中的动作并没有停顿,相反因为紧张还快了几分,没一会就露出修长的腿,以及包裹着神秘地方的小内内。


当然,这时候赵小美的脸也红了起来。


“哎,我这么做真的好吗?”老李心中暗叹一口气,可眼睛却死死的盯着赵小美两腿间的小布片,细看之下,上面似乎还有几滴湿润的痕迹。


“小,小美,都脱了吧。”老李暗暗咽了口口水。


“嗯。”


赵小美哪里会怀疑老李的用心,应了一声,伸手将最后一件小布片也褪了下来,迷人之地毫无遮挡的暴露在老李眼前。


注意到老李盯着她神秘地方的灼热目光,赵小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好像更痒了起来,以为是病情加严重了,轻轻的将腿稍稍分开一些,羞涩的道,“李叔,你快帮我看看吧。”


赵小美的催促对老李来说简直是一剂催化剂,他深吸一口气,慢慢的将脑袋凑了过去。


多少年了,老李还是再一次这么清楚的打量起年轻少女下边那娇嫩的地方,而且这个人还是他的邻居,除了一小部分愧疚之外,更多的是一种亢奋的刺激。


就那么盯着看了一会儿,受够了寂寞的老李狠了狠心,决定恶人当到底,抬头看向赵小美,违背良心的道:“小美,你这怕是被感染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你妈年轻的时候也得过一次这种病,是李叔帮她治好的,不过……”


如此厚颜无耻的话也让老李有点内疚,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不过这病光吃药不行,需要配上一种特殊的按摩手法,不过李叔还记得,只是需要用手碰你那里,不知道你能接受不?”


脱了裤子让老李看,赵小美就觉得极是难为情,要是再让老李用手碰,那不得臊死,但想到自己的病,对老李又百分百的放心,赵小美咬着嘴唇点点头。


“嗯,我能接受。”赵小美看了一眼老李,又赶紧低下头,羞涩的说,“能把灯关了吗?”


老李知道赵小美这是害臊了,没想到这丫头虽然不懂男女之事,倒还知道羞耻,心里暗暗笑了笑,伸手将灯关掉了。


屋里黑了,虽然看不到赵小美迷人的风景,但老李也轻松了不少,缓慢的将手朝赵小美那神秘的地方伸了过去。


赵小美未经人事,刚接触到老李的手指,身体立刻颤粟了一下,不过一想到老李这是在给自己治病,就咬着嘴唇一动也不敢动,配合着老李的按摩。


老李的动作并不大,只是在那娇嫩的地带周边轻轻按摩,但饶是如此,没多久赵小美就有些受不了的样子,浑身都热了起来,口中更是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几声轻吟。


这样的声音对于沉寂许久的老李来说,简直是致命的诱惑。


当感受到赵小美那里渐渐湿润起来,老李的脑子也彻底燥热起来,那邪恶的念头就像疯长的草,怎么也抑制不住。


“反正小美以为我是在帮她治病,就算做些什么,她也不会察觉出来的吧?”


老李裤裆里胀的不行,这个念头冒出来之后就像是一根藤蔓在他脑子里迅速蔓延开来。


终于,纠结片刻后,老李实在忍的难受,趁着缓口气的工夫,像是入魔了似的偷偷解开拉链,掏出了里边那巨大的家伙,同时轻轻分开了赵小美的双腿。


事到如今,老李心态自然而然的也发生了变化,心想反正不是自己的亲闺女,与其便宜别人,倒不如便宜自己。


心态的变化,更激发了老李内心深处的邪恶,见赵小美身体又有些不自然,他直起身,压抑着兴奋道:“小美,你是不是也难受?”


不等赵小美回答,老李就掀开赵小美的被子,“你边帮李叔,李叔一边帮你最方便了。”


姿势的变化,令赵小美感觉特别的羞耻,可是老李说的没错,是真的很难受,心里微微迟疑了一下,身体立刻软了下来。


跟老李猜想的一样,这么一会功夫,赵小美那娇嫩的地方便又布满了露珠,那温润的水汽,让老李迫不及待的想要弄进去。


咽了咽口水,就在老李正要进一步动作的时候,忽然门外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李叔,快开门,是我!”


对这声音老李再熟悉不过,正是自己的保姆胡小兰。


胡小兰今年二十四,人长的漂亮,特别是生过宝宝之后,身材不但没走形,反而像个熟透的水蜜桃,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成熟的风韵。


从小老李就看着胡小兰和他的老公陈爱民长大,早就把两个人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对待了。


不过胡小兰不但不浪,反而特别矜持,娶到这么好的媳妇,村里人没少羡慕她老公陈爱民。


不过这时候胡小兰突然回来,对于老李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如果被她被撞到自己跟邻居赵小美瞎搞,怕是以后在这个家没法抬头。


所以纵使憋的很难受,老李也不得不跟赵小美分开。


赵小美虽然不懂男女事,但也明白被人撞到会被说闲话,在老李起身的时候,红着脸钻进被子里。


每次保姆回来,首先要看的就是小孙子,老李猜想这次肯定也不例外,于是迅速穿好了衣服,隐晦的嘱咐了赵小美一句,然后起身打开房门。


果然,回到家的胡小兰在找宝宝,刚从老李房间出来,就跟从赵小美房间出来的老李撞上了。


“小兰,这大半夜的你怎么回来了,你老公呢?”看到保姆,老李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此时,胡小兰身上穿着一身工作时的黑色小西装,里头是一件白色的衬衣打底,由于刚生过宝宝的缘故,那两团饱满硕大在衬衣的包裹下呼之欲出,还能闻到淡淡的奶香味。


“嗯,我休息两天,想宝宝了就回来了,我老公还在城里。”


对于老李这个老实人,胡小兰平时很尊敬,也不避讳的当着老李的面脱下了外套,或许有些热,又解开了衬衣上的颗扣子,依稀露出那道深邃的事业线,白皙迷人。


如果说稚气未脱的赵小美让人有征服欲,那么眼前的胡小兰无疑是能把男人魂都勾走的女人。


“这样啊。”


老李的目光不着痕迹的在胡小兰饱满处略过,因为刚跟赵小美暖昧过,下边竟跟着弹跳了一下,吓的老李赶紧微微弯起了腰。


还好,胡小兰心里一心惦记着宝宝,并没有注意到老李的失态,笑了笑走进赵小美的房间。


只是,刚走进赵小美房间,胡小兰就皱起了眉头。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太阳资讯网--新鲜、资讯第一门户 » 他一下一下的顶了进去 开会时在桌下帮他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