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盖弄潮全文阅读,啊嗯嗯哦再深一点用力快嗯好爽三对鸳鸯一张床 顾景庭林亦可免费阅读小说在线 疯狂爱爱爱

许是阴天的缘故,屋子里很暗,床头凳子上凌乱地摆放着大小不一、粗细不同的杯子。

奶奶靠在床头喘着粗气,中间间杂着几声咳嗽。那咳嗽声连带着她的头和整个身子抖动着,给整个小屋里增加了一丝生的气息。她用拳头捶打几下胸脯,伸手端起床头凳子上的茶杯,皱了下眉头,又放了下去,重新瘫在床头上,闭上眼睛,两滴泪从眼角滚落下来。

 

我蜷起两个前爪,向上拉直整个身体,探头看向杯子,那杯子底儿正翻着白眼儿瞪着我。我扭头看向奶奶,泪珠不见了,却只在脸上的褶子处闪着晶亮。

我眨了眨眼睛,眼眶一热,鼻头酸胀得厉害,我抽吸一下憋了回去,轻轻伸开前腿趴在了地上,整个身体躺在地上的时候,我想到了“大白”临死前的姿势也是这样,我甩甩脑袋,想甩掉大白的影子,干脆一个骨碌爬了起来,把脑袋放到两条腿上,然后用眼睛看

被老外一个接一个上

着奶奶,耳朵听着四周的动静。

奶奶依然闭着眼睛,气息不像先前那

文学

么粗重——睡吧,睡着就不难受了。我用眼睛检查下被子,正好搭在胸口,能再往上一点儿就好了,可我不敢去动,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守在这里,安安静静地等待子夜到来。

我变换下姿势,眼睛却没有离开过奶奶,一只蚊子落在了奶奶的鼻头上,她微微皱了皱眉头,我的心头一紧,灵魂便飞了出去,顺着她的鼻息进入到她的鼻腔。

那鼻腔像极了风筒,里面的气体足有50多度,好家伙, 散发出的燥热能把整个鼻腔四壁的肉烤熟——“咝咝”细微声中充斥着焦糊味道。那蚊子也似乎觉察到了这团热气,在鼻头上不停地倒腾着脚,或点动,或线移,在皮肤上搔挠着。

“阿嚏”,一个喷嚏,蚊子跑了,我的灵魂也随着飞沫直接贴在了屋子的上空,天哪,我怎么回到我的体内啊,难道我必须要等到子夜吗?

奶奶用手揉一下鼻头,“老喽,连个蚊子也欺负我。”

她哆嗦着伸出手向着杯子摸了两下,皱皱眉头,像是想起了什么,手臂瘫软下来。她瞟了一眼床前不远处的我,“大白啊,你要是个人该多好啊,我还能给你说说话。老头子走了,儿子也有五年多没回来啦......”

她的语调像断了线的珠子

文学

,零星散落下来,像单手指敲击键盘发出的音色。突然,她捂住嘴,那哭声、咳嗽声、喘息声在她的手中混合成一种低沉、雄浑的声音撞击着我的灵魂,让我恍惚回到了蜗皇宫。

02

夕阳,如醉酒的少女,在黛色山峦间跌跌撞撞,时隐时现;又如粉嫩的新娘,在青灰天空上娇羞一脸,晕染点

女人的秘密流水地方

点;亦或是披着红纱的舞娘,在天边鹅黄处轻歌曼舞,恣意随性。

蜗皇宫外,大钟声声,在撞击中雄浑悠扬。娲皇宫内,香气缭绕,在袅娜中飘散四溢。

“白泽,你真的要去吗?她不过是在你被雷电击中失去法力后,给了你一个馒头。你在她眼里,和普通的小狗没什么差别。”

女娲娘娘摸着我的头,语气轻柔得像洒在蓝天下的

长篇连载小说

白色丝线,像是问我,又像是说给给自己。

我抬起头,盯着女娲娘娘的脸——她眼睛看向更远处,眉头微微皱着。以前我可是从来不敢看的,也许是我的选择让我胆子大了起来,也许是我想让她看到我的坚定。我特意喊了娘娘,好让她把注意力集中到我这儿。

“我知道,也许你说的没错,可她老伴早就去了,她的儿子自从走出村子后几乎没有回来过,就在今天,连唯一陪伴她的大白也去啦。”我双手合十。

“好吧。”她缓缓起身,转过身子背对着我,语气依然那么轻柔,“你去了会失去法力,只能在子夜时分才能拥有一个时辰的法力,这个时间段内你可以幻化成人形,为她治病,但每用一次法力,你的寿命就会短一年。你记住了吗?”

“我记住了。谢过娘娘。”

许久,听不到声音,我抬头看到了奶奶——她正拿着铁钎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下整出一个长方形坑,把大白的尸体抱起慢慢地放进去,然后把土填回到坑里,直到鼓起一个小土包。

“大白啊,别怨我,我这心里也不好受。”说罢,她抓起围裙角儿擦着。

我抬起前爪碰一下奶奶的裤脚儿,她身体僵了一下,扭头看到我,眼睛使劲眨了眨,瞪大的眼睛中闪着晶亮的东西,抱起我放在腿上,轻轻地摸着我后背上的毛,嘴里念叨着“我的大白回来啦,我的大白回来啦!”

我打个哈欠,看着她的眼睛,伸出舌头舔舔她的手,她的眼睛变成了弯月牙。就这样我取代了大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金太阳资讯网--新鲜、资讯第一门户 » 欲盖弄潮全文阅读,啊嗯嗯哦再深一点用力快嗯好爽三对鸳鸯一张床 顾景庭林亦可免费阅读小说在线 疯狂爱爱爱

评论